艾蕪《我詛咒你那麽一笑》(6)

老板依舊現著大不滿意的樣子,但也不說什麽話,就把手電筒交給我,很快地便抽身轉去,那樣子,宛如是在說,倘若和那些擺夷姑娘弄不上手而又鬧起來了的話,那是不關我的事的,因為這是你自己甘願做的哪。

於是,這一件丟臉的不愉快的工作,便全放在我的肩上了。但我這時的心上,卻非常地平靜,因為應付這事的計劃,已經一下子布置在腦子里了。走到那些擺夷少女睡的房間門口,我驀地站住了,立在洋鬼子的面前,靜靜地問:

“What  do  you  want? ”


意思是想使他小小生點氣,故意裝做不懂的神情。“I want a girl—beautiful girl.”

雖然仍舊是不靈活的口音,但卻變成急迫的懇求的語氣了。仿佛一個誠實的可愛的孩子,在大人面前要糖,而現出歡喜的光景在說:

“我──我要一塊糖──好吃的糖。”

並且 Boy 那一個使我不高興的稱呼,也取消了。“All right!  ”

我冷冷靜靜地笑了一笑,便帶著謙和的口氣,簡切地說一聲,就帶著他去找好看的姑娘去了。


旅客住屋的門和壁,就是全山谷人家的門和壁,都是苦竹片子編成的,第一取其縫隙多,容易通風透涼,同時也因為遍坡遍山叢生著矮樹竹林,便於砍取,且好修造茅屋的原故。我掀開了竹笆門,手電筒的白光,就引了我們進去。屋子里原是用竹子做的大床,組成連間鋪的樣式,緊靠著竹笆子的壁頭。擺夷的男男女女,就通通亂躺在上面。不過,兩人之間總是隔有一挑雜貨擔子的,彼此的身子都各有秩序地伸著,誰也不會挨擠誰的。她們都靜靜地睡著,響著甜美的酣睡的鼻音,沒有一個醒了的,擡起吃驚的頭來。幸福的旅人喲,我們這兩個闖入者,要來踏碎你們的好夢了。這樣歉然地想著,足步便自然而然地輕了起來。但看著這位醉了的歐洲紳士笑欣欣地咂著嘴的貪饞神情,背皮都打起冷噤來了。

事情已到這步田地,是無可如何的了,只有開始尋找美麗女子的工作。然而凡是遇著盤毛辮子,纏黑綢帕子的少女的頭, 我就很快地把電光擺開,不讓這位饞涎欲滴的紳士瞥見,只是半帶報告半似鄙夷地說一聲:


“Old  woman!  ”


遇著圍有尺把高黑紗帕子的中年婦人的頭 (擺夷女人大約是處於熱帶的原故吧,三十來歲的光景,便蒼老起來) ,就把電光在那不十分好看的面孔上,停個一二分鐘,且使他注意地說道:

“Here  is  a  girl.”

這位歐洲紳士便將又尖又長的鼻子,伸了下去,但在朦朧的醉眼中,也漸漸地鑒別出來這是不夠美的。鼻子里哼出一聲NO,就失望地擡起頭來。隨即憂郁地低聲唱著:

“Where is she? My sweet girl……”

照見包著黑布帕子的男子的頭,電光便在那粗糙的臉部上面,遊戲三四分鐘:讓這位心急的紳士飽飽地看個夠。同時利用他那醉了的胡塗心情,便略帶打趣的調子問:

“Is she beautiful? ” “No. No. No. No. No. No.”

鼻子里發出一串獸也似地叫聲。隨即抓著我的肩頭亂搖,粗暴地笑著,強烈的酒氣,直沖我的鼻子。“Ha—Ha—Ha,Chinaman!  Ha—Ha—Ha.”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