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陀《果園城記》《葛天民》(5)

“他們幹什麽老不肯放過你呢?” 

“你知道有臭味的地方就有蒼蠅,老弟。這只怪地面太窄,所以有些人就被踩在地下;至於我,我就得給擠到天上去了。”葛天民笑著站起來,轉轉身子,忽然作個虛張聲勢的手勢說: 

“你等著瞧,有一天我給他們巴豆吃!”

 

當我們這樣談著話的時候,一個小販在墻外胡同里大聲吆喝著: 

“熟棗啊,紅的熟棗啊!” 

對我輩四海為家的人,還有什麽是比這種叫賣聲更親切更令人惆悵的呢?當我們回到長遠離開的某處地方,忽然聽見以前就在小胡同里聽慣了的叫賣聲,也許十年二十年過去了,我們發現它沒有改變,原來小城市的生活也沒有改變。

 

可能是叫賣聲引誘了葛天民先生的饞涎,或者提醒他了,他踞著腳尖從葡萄棚上掐下一串葡萄。 

“嚐一嚐這個吧,老弟?” 

葛天民把葡萄放在我前面,然後他深深的喘口氣。

 

“這就是那一年試驗的那一種嗎?” 

“啊,正是試驗的那一種。” 

葛天民自嘲的笑著,他說他當了十二年的農場場長,幸虧自己家里還留著這種葡萄。

 

我們繼續坐在葡萄棚下面,小販過去以後,周圍又歸於平靜。這城里的生活仍舊按照它的老規律,乏味地慢吞吞進行著,太陽轉到西面去了,我們可以想像它是每天就這麽著轉到西面去的。陽光透過葡萄棚,溫柔的從縫隙中漏下來,在對面合歡樹上,幾隻麻雀快樂的在吵鬧,墻壁和院子中間的魚缸的陰影長長的映到地上。花園門口忽然出現一個人。

 

“葛場長在家嗎?” 

“在,在。”葛天民滿口答應。 

那人高傲的像個催科衙役,板著臉用絕對不打折扣的腔調說: 

“縣黨部馬委員的少爺有病,請你去一趟。” 

“好,我馬上就來。”

 

請醫生的走了。我打量葛天民,從他臉上竟看不出有一點憤懣。桌子上攤著一本書,拿起來看時,原來是石印的“笑林廣記”。 

“真是葛天氏之民哪!”我站起來說,把書放到原來地方。 

“喲,喲!別提了。”他滑稽的向我擠眼。“快成割頭民了。”

 

我們笑著離開他的診所或是說花園。葛天民誠懇的希望我能在果園城停留幾天,他說他將弄一條船,溯流而上,到一個什麽村子去看戲。假使可以這麽稱呼,他應該算是個小小的“混世家”。他是別人的父親,別人的丈夫,會應付任何風浪,將來很可能活到八十五歲,然後安靜的死去。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