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陀《果園城記》《葛天民》(4)

於是我們自然而然的談到農場。我說: 

“我最後一次來果園城的時候,你正在試種無核葡萄。” 

“你記得準是無核葡萄嗎?”

 

葛天民挺調皮的望著我。 

“你試種過各種植物,可是這一回的確是葡萄。” 

“哦!不錯,葡萄!”

 

葛天民對葡萄似乎挺有興趣,下意識的挪動著凳子,向我湊過來說: 

“你來的時候經過農場嗎?” 

我從車站下來是經過農場的。

 

“那麽葡萄呢?你看見葡萄沒有?”他興奮的問我。 

“我沒有看見,”我告訴他葡萄田好像毀了。 

一種驚駭混和著失望的感情使葛天民的眼睛又大又空虛,興奮立刻從他臉上消失了。

 

“還有桑園──桑園也毀了?”他接著問。 

“桑園也毀了,”我說。“現在是一片空地。” 

葛天民沈重的呼吸著,盯著我直發楞,好像他沒有聽懂。隨後他轉開臉,失神的望著空中,望著那棵合歡樹。試想這多奇怪,這個農場的老場長竟不知道他的桑園和葡萄田!我開玩笑說:

 

“那一天我沒有看見你,我想你向自己請假了。” 

“請假了?” 

葛天民從夢境中醒轉來。終於,他領會了我的意思,做個鬼臉說: 

“是的,請假了。請長假了!”

 

我們怎麽想得到呢?這個長期不支薪水的農場場長,為人淡泊而又與世無爭,常用各種稀奇古怪的小樹周旋於紳士之間,老愛給病人吃甘草和麥門冬的人,我們總以為他將平平淡淡做場長做到死的,誰知道後來農場經費有了著落,當他正準備擴充的時候,他得到暗示,為著保存面子他只得自動辭職。他說他請假快五年了。 

我們不必談印度槭葉樹和土耳其禿頭小麥了,也不必談無花果和波斯菊了。接著我們談醫道。老葛醫生死了,葛天民子承父業,我忘了提了,他的大門口一直就掛著「祖傳內科”的牌子。說老實話,你一輩子不認識他這個醫生,決不會少活三年。葛天民是個好庸醫,他怕用巴豆,甚至怕用常山,在他的藥方里最常見的是枸杞子、麥門冬、生地、熟地、黨參、番紅花。可是縱然如此,果園城的老爺和紳士們仍舊愛請他去看病,因為他隨請隨到,他的藥保險,頂重要的是照例可以不給他診費──看好病,有的人逢年過節給他送兩盒點心,已經算天大的面子。

 

聽到這種種消息誰都會氣憤不平。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