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4)

才一會兒功夫,浪人們已經招來同志十數人,來勢洶洶地要求會面。

事實上,家老田中也想了解這些尊攘浪人們的情況,便將他們請進二十張榻榻米大的底間裏。

浪士們一坐下來,開口便是質問會津藩的立場,究竟是主張開國佐幕派?還是支持尊王攘夷派?對於浪士們咄咄逼人的質問,會津藩卻一個個像牡蠣似的,閉不開口。這是因為事先已經受到藩主的指示,不宜隨意發表政見。

然而,又不能一直悶不吭聲,於是,田中土佐故意以濃厚的會津腔說道:“敝藩地處偏僻,對於國家局勢究竟應該如何才是,實在不甚清楚。倒是很想籍這個機會,聽聽各位的高見,也可作為我們學習的參考。”

田中一直重覆上面的話,可是卻像是在對牛彈琴。

“咦?”

不清楚田中到底說了些什麽?

“到底在說什麽?”

終於,浪士裏的備前浪人野呂久左衛門按捺不住,從腰間掏出短刀,一副極不耐煩的表情,將刀鞘頻頻敲擊著榻榻米。

“無禮的家夥!”會津方面,個性急噪的小室金吾,也忍不住口出訓言。

雙方的爭執,就因這句話挑起。

野呂立刻拾起大刀,一躍而起。

“有種到外面來!”

“誰怕你!”金吾也跟著站起。

這個時候,在場的所有會津藩士全都起身而立,浪士團也各自手握著劍,雙方形成劍拔弩張的對峙局面。

突然,像是等待這一刻的到來似地,一旁的紙門被唰地推開。

“各位,請冷靜點!”

走進來的,正是大庭恭平。不用說,這當然是會津方面早就安排好的戲碼。

只見大庭左手拿著鐵制的大刀,說道:“鄙人是奧州白河藩脫藩浪人一色鮎藏,偶爾路過此地,正巧和各位下榻同一旅館,不知道各位是否可以暫緩爭吵呢?”

浪士們不禁被大庭從容的氣勢給懾服,一一退下。

“你是會津人嗎?”

“我已經說過,我是奧州白河的浪人。”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