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蕪《我詛咒你那麽一笑》(4)

這事以後,小孩子們一看見這位印度人走來,便遠遠地站著,笑嘻嘻地喊過得果了,有時還故意蹲在地上,拍著兩手,學他前次下蛋的樣子。這位被叫做過得果的印度人呢,就只有不好意思地,難為情地笑著。

後來,他偶然知道我是懂得一點子英語的,便在買東西的時候,就叫我來解決他的難關。比如他一進店門,就喊著:

“姐馬!  姐馬!  ”

馬上覺得不生效,便趕忙找著我喊: “Hen!  Hen!  ”

經了我的說明,才把緬甸話的“姐馬”和中國話的“雞母” 連系起來,而他要的東西,也就毫不費力地得到手了。

因此,一有關於外交上的事情,他總要來拜訪我這位掃馬糞的夥計的。而我也有時要跑到他那里去借點書來看看,像緬甸神話印度故事那一類的英文小冊子,他是藏有好些的。


在我們老板統治下的這個小王國里,我也漸漸能在外交上站得一點子地位了。老板娘和她的大女兒呢,也慢慢地由我的從中翻譯,就逐次懂得好些由那位過得果所說的緬甸名詞了。有些時候,竟然不要我的斡旋,也能夠把過得果的外交,馬馬虎虎地應付過去。

至於我們的國王,這位老板呢,在語言這一課程上,卻只有永遠地做了個劣等的學生。像老板娘就盡可以教會他的擺夷話和野人話,而且滿應該說得很流利的,但他卻除幾個擺夷話的名詞而外,什麽也不會說。見了店中過夜的擺夷女子,就僅會放些“黃腔”。像有些晚上,遇著她們煮好了飯,沒有把院子 里臨時搭成的野竈撤去,他便氣呼呼地叫了起來:

“小‘蒲騷’你們磚也不弄開,就去‘景好’嗎? ”

弄得那些圍在油燈下面,正在吃飯的女孩子們,莫明其妙地擡起頭來,怔怔的望著,筷子不動地銜在嘴里,直到他的大女兒拍達拍達地響著木拖鞋跑來,笑著說,這是講小姑娘們磚也不弄開就去吃飯的意思,大家才笑了起來,有的竟然笑得飯也噴出。


老板便在嘩笑聲中“媽的”罵了一聲,就紅著臉躲開了。 說到過得果和他直接發生了外交時,那就非找我不行了,因為到現在連他喊著“記著呀,你們記著呀”那一個緬甸人叫雞蛋 的名字,都還弄不清楚哩。

有一個深夜,我已睡著了,卻被老板輕聲地叫醒 (往夜總是大聲地呼喝著的) ,我就趕快翻爬起來,抓著床邊照常放好的風雨燈,預備點燃著。因為我以為由山里接到馬場的竹澗,大約又被落葉塞住,山泉不能流來,馬又沒有水飲了。這須得提著風雨燈,爬上山坡的林里,走到泉邊去清理一下子的。像這事情,隔不幾夜就會發生,所以風雨燈總常常放在床邊的。老板見我要點燃風雨燈,就阻止我說:

“不,不,……印度人說什麽? ……嚇嚇,不曉得他要什麽? ……這真是討厭的事情,嚇嚇。”


老板用好聲音央求著我,又像在獨自一般,印度人要的什麽,他仿佛早已會意一點了,但又不願對我表明似的,只是嚇嚇地微笑著。

把我從甜美的床上叫醒,卻並非為了職務上應做的事情, 我是怪不舒服的,然而,聽著是在央求,也只得尾著去了。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