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39)

天快黑時, 最後, 阿洛伊斯表示決心“不顧腐朽的資產階級道德, 手拉手, 堅定不移地去見父母”( 費普法伊弗語) 。萊尼沒有吭聲, 只是根據其“鄙夷的神色”來看, 對這種說法她並不以為然。阿洛伊斯很難客觀地斷定, 究竟是有點裝腔作勢, 搬出他當年主演《佛蘭德的獅子》時的臺詞呢, 還是因為“事情純潔清白”( 令人難堪地他當著萊尼的面對他的姑姑這樣談整個事情) 他內心產生顯然是一種理想主義的色彩了? 顯而易見, 他完全是在說空話或吹大牛, 不難想像, 傾向於塵世唯物主義、具有菩薩心腸的萊尼會皺眉頭, 如果聽到這種言論。不管你相信不相信這個可疑的姑姑, 反正她是這樣說的, 她當時覺得萊尼不太願意同阿在床上或石楠叢中再過一夜了, 當阿出去上亭子間廁所時, 萊尼從口袋里掏出了他的休假證, 對假期之長她失望地聳了一下小鼻子。這次介紹的情況有一點肯定不對: 萊尼的鼻子並不小, 長得很端正, 線條優美。

 

由於阿洛伊斯毫無拐走萊尼或采取類似行動的意思, 他們“在那里一聲不吭地坐著, 把我的咖啡全都喝光了”, 這時已經很晚了, 只好去見自己的家人。叫人難堪的是, 他們先去了普法伊弗家。自從老普法伊弗“奉調進城”以後, 普家就住在很遠的效區。老普法伊弗好不容易才掩飾住了自己的勝利喜悅, 費力地擠出一句責備的話: “你怎麽能對我老朋友的女兒這樣幹呀!”普夫人只是乾巴巴地說了一句“這可不像話”。當年十五歲的海因里希普法伊弗說, 他還記得清清楚楚, 他們一夜未睡, 一面喝咖啡和白蘭地( 普太太的評論: “我們可花了不少錢吶。”) , 一面仔細籌劃著婚事。萊尼對此不置一詞, 尤其是因為根本沒有征求她的意見, 她最後竟睡著了, 而別人還在商訂計劃, 甚至連住宅的大小和陳設都詳細討論了( “少於五個房間, 他是決不會打發走女兒的——他應當為她這樣做嘛”, “至少也得是桃花心木的”, “也許他最後會給自己或至少給女兒蓋一幢房子”) 。

後來, 天快亮時( 全都根據海因里希普法伊弗的介紹) , 顯然“萊尼”存心讓人惱火, 將一副妓女的樣子裝出, 一連抽了兩支香煙, 深深地吸一口, 再從鼻孔里噴出煙來, 嘴唇塗得紅紅的”。在鄰居家打電話叫來一輛出租汽車( 這次是普法伊弗先生說: “我們可花了不少錢吶。”多少? ——筆者) , 格魯伊滕家大家乘車去了, 到那里——由於萊尼仍然拒不開口, 從這時起就依據女證人范多爾恩的介紹了——“還早得很, 不到七點半”。夜里格魯伊滕太太沒有睡好( 空襲警報和她的教子庫特初次得感冒) , 這時還在床上躺著用早餐( “咖啡、烤麵包和橙醬, 您可知道, 一九四一年要搞到橙醬有多難哪——可他為她盡到了心”) 。

“她回來了, 萊尼——‘又在第三天復活了’, 這是我對她的印象——馬上跑到她母親面前把她相擁抱, 然後走進自己的房間, 請我給她送去早餐, 而且——您信不信——她在鋼琴前坐下彈起來了。格魯伊滕太太‘也起來了’, 我只好隨她——您明白我的意思吧——從容不迫地她梳妝打扮起來, 圍上她的披肩——一件非常漂亮的老式披肩, 巴爾克爾家總是傳它給小女兒——走進普法伊弗夫婦正在等候的起居室, 客客氣氣地問: ‘請問, 您有何見教? ’接著, 首先發生了一場由於用‘您’稱呼而引起的爭論: ‘哎呀, 海倫妮, 怎麽你突然用您稱呼我們呢? ’格魯伊滕太太說: ‘我記不得對您稱呼過你啊!’接著普法伊弗太太說: ‘我們來為我們的兒子向令嬡求婚。’格魯伊滕太太哼了一聲, 沒有說什麽, 就去給公司打電話, 請人去找她丈夫, 找到後立即叫他回家。”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