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37)

最後, 如果像總是理應追求的那樣稍示同情, 將最起碼的公正做到, 並且考慮到阿洛伊斯所受的教育多麽惡劣, 那麽, 說到底他並不是那麽差勁, 而且他離家越遠, 也就變得越好, 因為沒有人在外地再把他看成是未來的紅衣主教或海軍上將。他不管怎麽說, 參軍一年半就當上了下士, 即使考慮到即將到來的戰爭有利於晉職提升, 做到這一點也仍然令人欽佩。他進軍法國時, 被晉升為中士。而他就以這一身份, “風華正茂”地在一九四一年六月出席了格魯伊滕公司的慶祝大會。關於在這個晚會上萊尼重又舞興大發一事, 並沒有什麽可靠的材料, 只有一些傳聞和耳語。二者性質不同: 有善意, 有惡意, 有嫉妒, 也有老處女式的。從晚上八時至淩晨四時假定奏了大約二十四支至三十支舞曲, 萊尼和阿洛伊斯在午夜過後離開了舞廳, 那麽——如果把傳聞和耳語壓縮到適當的平均值——萊尼很可能跳了十二次。不過, 萊尼在這假定的十二次中, 並非大部或幾乎全部, 而是通通和阿洛伊斯一個人跳。連她父親, 連老霍伊澤, 她都不肯賞光跳一次——不, 她只同他一人跳。

除了一枚勛章和一條武裝帶在普家的玻璃櫃里外, 還有一些照片。照片上的阿洛伊斯那時是個英俊小夥子, 戰時這種小夥子不僅可以登上畫報的封面, 而且也能在畫報發表上面引用過的那種散文, 和平時期甚至也是如此。按照洛蒂、瑪格蕾特和馬爾婭所知道的有關他的全部情況( 既有直接提供的, 也有經過萊尼簡要轉述的) , 再加上霍伊澤的證詞, 顯然阿洛伊斯是這樣一個小夥子: 他行軍三十公里之後依然神采奕奕, 胸前掛著一支子彈上膛、保險打開的自動步槍, 解開鈕扣的軍服上衣掛著第一枚勛章, 在他率領的隊伍前面走著, 進入一個法國村莊, 確信已將其佔領, 他帶領部隊經過仔細搜查, 確信村里既無放冷槍的人又無妖婆女巫之後, 就徹底洗了個澡, 把內衣和襪子換了, 然後再自願摸黑步行十二公里( 不夠聰明, 應事先在村里仔細尋找一輛可能被丟棄的自行車——也許只是被那塊假惺惺的標語牌“搶劫者格殺勿論”嚇怕了) ; 他勁頭十足地獨自一人出發了, 因為他聽說在十二公里外的那個小鎮上有女人, 原來進一步觀察, 是幾名年紀大的妓女, 她們是一九四○年德國首次色情浪潮的犧牲品, 她們喝得醉醺醺的, 將大量本職工作做了, 累得筋疲力竭。當值勤衛生員向我們這位配角透露了一些具體統計數字, 並叫他向那些可憐的未老先衰的女人“看一眼而不承擔義務”之後, 他就往回走了十二公里, 一事無成( 這時他才想到花費力氣去尋找一輛隱藏的自行車是值得的) , 深感辜負了自己那好聽的名字, 在走了共計五十四公里的路程之後立即躺下, 死死地睡上一小覺。可能在天剛破曉時就起來“創作”, 繼續行軍, 將其他的法國村莊佔領。

同他萊尼跳了大約十二次( “你只得讓他去, 他跳得棒極了!”——洛蒂霍伊澤語) 。她到了夜里一點鐘左右, 在他的誘惑下跟他鑽進了附近一條已改為公園的要塞壕溝。

不用說, 這件事將種種猜測、推理、爭論和分析引起了。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