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37)

聖上道:“征取西洋,次用副總兵官一員,掛征西副元帥之印,朕還取得有坐龍金印一顆在這里,是哪一員肯去征西,出班掛印?”又問了一聲,還不見有人答應。聖上道:“適來欽天監照見‘帥星入鬥口,光射尚書垣’,司禮監是個鬥口了。今番副元師卻應在尚書垣。你們六部中須則著一個出來掛印。”道猶未已,只見右班中閃出一位大臣,垂紳正笏,萬歲三呼,說道:“臣願征西,臣願掛副元帥之印。”聖上把個龍眼觀看之時,這一位大臣,身長九尺,腰大十圍,面闊口方,肌肥骨重。讀書而登進士之第,仕宦而歷諫議之郎。九轉三遷,踐樞陟要。先任三邊總制,屹萬里之長城;現居六部尚書,校八方之戎籍。參贊機務,為鹽為梅;中府協同,乃文乃武。堂堂相貌,說甚麼燕頷食肉之資;耿耿心懷,總是些馬革裹屍之誌。正是:門迎珠履三千客,戶納貔貅百萬兵。原來是姓王名某,山東青州府人氏,現任兵部尚書。聖上道:“兵部尚書,你肯征進西洋麼?你肯掛副元帥之印麼?”王尚書道:“小臣仰仗天威,誓立功異域,萬里封侯。小臣願下西洋,小臣願掛副元帥之印。”聖旨道:“著印綬監遞印與他,著中書科寫敕與他。”王尚書掛了印,領了敕,謝了恩,竟回本班而去。有詩為證,詩曰:


海嶽儲精膽氣豪,班生彤管呂虔刀。

列星光射龍泉劍,瑞霧香生獸錦袍。

威震三邊勛業重,官居二品姓名高。

今朝再掛征西印,兩袖天風拂海濤。


聖上道:“征取西洋,要用左先鋒一員,掛征西左先鋒大將軍之印,朕取得有站虎銀印一顆在這里,哪一員任左先鋒之職,願掛大將軍之印?”也一連問了幾聲,不見有個官員答應。怎麼問著個征西,偏再沒人肯答應?原來“下海”兩個字有些嚇怕人,故此文武官員等閑不敢開口。聖上又問上一聲,只見殿東首班部中閃出一位老臣來,履聲玷玷,環佩凈凈,原來是英國公張某,直至丹墀之內,三呼萬歲,稽首頓首,奏道:“微臣保舉兩員武官,堪充左右先鋒之職。”聖上道:“朕求一個左先鋒且不可得,老卿連右先鋒都有了,這都是個為國求賢,深得古大臣之體。但老卿保舉的是甚麼人?”英國公道:“他兩個人都是世胄之家,將門之子。執干戈而衛社,每參盟府之勛;侍孫武以為師,深達戎韜之略。一個虎頭燕頷,卷毛鬢,落腮胡,長長大大,攀不倒的猛漢;一個銅肝鐵膽,回子鼻,銅鈴眼,粗粗奤,選得上的將軍。一個武藝高強,一任他大的鉞,小的斧,長的槍,短的劍,件件皆能;一個眼睛溜煞,憑著些遠的箭,近的錘,飛的彈,掣的鞭,般般盡會。一個站著,就是李天王降下凡塵,手里只少一把降魔劍;一個坐下,恰如真武爺坐鎮北極,面前只少一桿七星旗。一個人如猛虎,馬賽飛龍,抹一角明幌幌,電閃旌旗日月高。一個威風動地,殺氣騰空,喝一聲黑沈沈,雷轟鼙鼓山河震。一個是姓張名計,定遠人也,現任羽林左衛都指揮之職;一個姓劉名蔭,合肥人也,現任羽林右衛都指揮之職。這兩個武官下得西洋,掛得左右先鋒之印。”聖上道:“依卿所奏。”即時傳下兩道旨意,宣上羽林衛兩員官來。羽林衛兩員官即時宣上金鑾殿。萬歲爺龍眼看來,果真的不負英國公所舉。旨意道:“著印綬監各遞一顆站虎銀印與他,著中書科各寫一道先鋒敕與他。”兩員官各掛了印,各受了敕,各謝了恩,各回本衛而去。有詩為證,詩曰:


英傑天生膽氣豪,先鋒左右豈辭勞。

鬥牛並射龍泉劍,雨露均沾獸錦袍。

九陛每承皇詔寵,雙眸慣識陣雲高。

此回一吸鯨波盡,歸向南朝讀六韜。


英國公也回本班而去。聖上道:“征取西洋,還用五營五員大都督,各掛征西大都督之印,還用四哨四員副都督,各掛征西副都督之印。印綬監有印在此,你們班部中不論文官武將,但有能征進西洋者,許即時出班掛印。”道猶未了,殿東首班部中又閃出一位老臣來,履聲王吉稭,環佩凈凈,原來是定國公徐某。他直至丹墀之內,三呼萬歲,稽首頓首,奏道:“三軍之命,懸於一將,用之者不得不慎。今日征進西洋,事非小可,五營四哨又非一人,依臣所奏,許文武各官保舉上來取用。”奉聖旨:“依卿所奏,許百官即推堪任正副都督的幾十員來看。”這些文武百官奉了旨意,議舉所知五府都督,說道:“考核將材,本兵官的事。”打一個躬:“請兵部尚書定奪。”兵部尚書說道:“今日此舉,時刻有限,未可造次,須是你本官舉薦。”打一個躬:“請五府侯伯定奪。”定國公道:“今日選將出征,事務重大,難將一人手,掩得天下目。這如今或是哪一員堪任正都督,或是哪一員堪任副都督,先許五府侯伯指名推來,次用六部官簽名保結,次後本兵官裁定參詳,請旨定奪。如此再三,庶幾用不失人,前無僨事。”文武百官齊聲道:“老總兵言之有理。”即時間府中推出一員,部中簽名保結,本兵官裁定參詳。一會兒府中又推一員,部中簽名保結,本兵官裁定參詳。再等一會兒,府中又推一員,部中簽名保結,本兵官裁定參詳。再待一會兒,府中又推一員,部中簽名保結,本兵官裁定參詳。三推四保,五結六詳,七裁八定,頃刻里把個長單填遍了。也有推了沒保結的,也有有保結過不得本兵官的。又推又保,又過得本兵官的,約有二十多員。百官俯伏丹墀,稽首頓首,奏道:“臣等舉保堪任正副都督的官員姓名,開具揭帖,進呈禦覽,伏乞聖裁。”奉聖旨有點的是文武百官,欽此欽遵。

即時間奉聖旨點了的銜命而來,拜舞丹墀之下。見朝已畢,當駕的說道:“五營五員大都督,站立丹墀中左側。四哨四員副都督,站立丹墀中右側。”鴻臚寺唱名,印綬監交印,中書科付敕。只見五營五員大都督,一字兒站著丹墀中左側,四哨四員副都督,一字兒站著丹墀中右側。鴻臚寺站在班首唱名,說道:“第一營第一員大都督,姓王名堂。”便應聲道:“有!”掛了印,領了敕,謝了恩,竟投階下而去。”第二營第二員大都督,姓黃名棟梁。”便應聲道:“有!”掛了印,領了敕,謝了恩,竟投階下而去。”第三營第三員大都督,姓金名天雷。”便應聲道:“有!”掛了印,領了敕,謝了恩,竟投階下而去。“第四營第四員大都督,姓王名明。”王明應聲道:“有!”掛了印,領了敕,謝了恩,竟投階下而去。”第五營第五員大都督,姓唐名英。”唐英應聲道:“有!”掛了印,領了敕,謝了恩,竟投階下而去。有詩為證,詩日:


少年乘勇氣,五虎過烏孫。

力盡軍勞苦,功加上將恩。

曉風吹戍角,殘月倚城門。

共掛征西印,鯨波漾月痕。


五營五員大都督過了,就到四哨四員副都督。鴻臚寺又唱道:“第一哨第一員,姓黃名全彥。”應聲道:“有!”掛了印,領了敕,謝了恩,竟投階下而去。”第二哨第二員,姓許名以誠。”應聲道:“有!”掛了印,領了敕,謝了恩,竟投階下而去。”第三哨第三員,姓張名柏。”應聲道:“有!”掛了印,領了敕,謝了恩,竟投階下而去。”第四哨第四員,姓吳名成。”掛了印,領了敕,謝了恩,竟投階下而去。有詩為證。詩曰:


族亞齊安睦,風高漢武威。

營門連月轉,戍角逐煙催。

青海聞傳箭,天山報合圍。

今朝攜劍起,馬上疾如飛。


聖上道:“征取西洋,還要用指揮官一百員,千戶官一百五十員,百戶官五百員,著兵部尚書逐一推上來看,以便鑄印與他。”

卻不知聖上取到這些官有何重用處,卻不知兵部尚書取到哪些官上來復旨,且聽下回分解。

Views: 4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