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聞“半清曲”。一旦遇上了,才發現無暇分析,這劍術為何如是稱呼。“曲”,指的是歌曲、樂曲呢;還是咄咄逼人的劍鋒,能正能斜,能直能彎?而“半清”,清者是那一半?不清者又是那一半?

江湖是越來越難混了,道上的人個個像禪師。

可見我無心戀戰。暗香疏已在發招,我竟然還在感慨身世,胡思亂想。一切都發生在千鈞一髮之際,這個時刻的好奇心很要命。可是,江湖不就是玩命的地方嗎?我這麽個玩法怎麽說也算一種個人風格。禪機處處。


還是做讀者的好,沒生命危險,還可以舒舒服服邊喝茶邊吃包子耍嘴皮炫學問。而且,喜惡分明又不必引經據典,口沫橫飛才顯豪情。

然而,此刻的暗香疏可不是理論家,更不是在坐禪。劍已結結實實出鞘,以理詮事以德服人,已不適合他此刻的角色。雖然他的劍力柔韌已臻於化境而嫻靜無聲,一點也不唬人,其狠勁卻說明他是來真的。一個大男人取了個娘娘腔的江湖名號實在令人無法接受,我素來並不特別把他放在眼裏,可是“半清曲”已來到眼前了,還是暫且閃他一閃。

他神速平刺的左手劍抖得讓人眼花繚亂,銀光環圈忽大忽小忽伸忽斂,一時弄不清何者劍鋒何者幻影,分明是要鎖死我上盤七穴。看出對手的居心就好辦,先避其鋒芒,不投懷送抱可免肉身血災。心裏頓時輕鬆三分。

吸口氣稍為鎮靜觀察其破綻,一看明白了,急於制造聲勢下馬威的人,往往顧不了掩飾本身的弱點。這是一份自信,就算讓人看見了,也是一派你有本事就來破吧的架勢。自信得夠久,不出事,反而像是取得了請君入甕之效,這樣的案例積分多了,江湖就會像神明那樣崇拜他。有人敬仰他化弱點為優勢,超越了個人命運,免遭虛無吞噬;也有人說這一點虛虛實實,是千年兵法的真髓。被崇拜得夠久,沒緋聞,不貪腐,自然有人在古樹旁懸崖上給他造座廟。但我比他更自信,所以看那破綻看得特別清晰,就像特大號的箭靶,幪上眼睛也能射中。讓他廟還沒建成就砍下那株古樹。


偏偏好為人師兼好管閑事的影若飄,不知何時坐在大樹梢大叫:“暗香疏小心,他要反守為攻了!”她顯然看出了暗香疏的虛處,也看出了我已經看到了那虛處,而且是十拿九穩的哪一種。我平時就對這影若飄很有意見。原名叫張滿妹就叫張滿妹好了,所謂江湖中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樣貌氣質文藝武功都普通,幹嘛取個讓人產生不必要的誤解的名號?

得了,暗香疏劍尾急顫搶攻,雖在我的把握之中,但百轉旋梯後又是千層浪,碉堡守得再穩固也得格外提神,可不好鬧出個意料之外。影若飄喜歡當球評在一邊指手畫腳,由得她吧。

可是沒一會兒,她居然又喊:“暗——香——疏!你這招‘半清曲’真優美,妳從頭來過再進攻一次好嗎?我剛才沒看清楚。”她的聲音本來就讓人避之三舍,現在又把“暗——香——疏”三個字喊得令人毛骨悚然,介於曖昧的矯情與受到怪物襲擊之間,暗香疏和我一聞頓時一起凝固了,一切恩怨似乎也在那一瞬間煙消雲散,如夢初醒地彼此面面相覷。


我年紀稍長,要有長者風範,所以先開了口:“切磋武藝,是莊嚴的事,生死也得在紅顏知己面前發生才浪漫………”我看了看影若飄,回過頭來繼續說:“她是妳的知己嗎?”他一整天現在才露出笑容說:“兄臺也未免太小看在下了。今天就此作罷,我和你也夠落魄的,連個專業一點的觀眾都沒有………”


於是,我們很有風度地雙手作揖一個躬身各自離去。

留下張滿妹繼續坐在大樹上嘶喊:“喂——喂——,妳們就這樣走啦,我可救了你們一命。你們男人是怎麽回事;說打就打起來,說不玩就不玩?”
我沒回頭,我相信暗香疏也沒。但我可以想象他的臉上也是輕蔑地一笑。江湖,不是官場,不歡迎半吊子的旁觀者。(19.5.2020)

Views: 2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