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必須成為一個整體,一個封閉的世界”

 

有機的統一性、無功利性和簡短性。“統一性”說的是,一首散文詩無論多麽復雜,表面上多麽自由,它必須成為一個整體,一個封閉的世界,否則它可能失去詩的特性;無功利性說的是,一首散文詩以自身為目的,它可以具有某些敘述和描寫的功能,但是必須知道如何超越,如何在一個整體內、只為詩的意圖而起作用,換句話說,一首散文詩沒有時間性,沒有目的性,並不展現為一系列的事件或思想,它在讀者面前呈現為一個物,一個沒有時間性的整體;一首散文詩不進行脫離主題的道德等的論述或解釋性的展開,總之,它擺脫了一切屬於散文的特點,而追求詩的統一和致密。

 

戈蒂耶:“他能夠抓住不可表達的東西”

 

戈蒂耶說:“應該承認,我們的詩歌語言還沒有準備好表達多少有些罕見的、詳盡的東西,特別是有關現代的、日常的或者豪華的生活的主題,盡管新的流派為使其靈魂、柔順而做出了英勇的努力。《小散文詩》(指《巴黎的憂郁》)來得及時,彌補了這種無力......波德萊爾突出了他的天才的可貴的、精致的、怪異的一面。他能夠抓住不可表達的東西,描繪漂浮在聲音、色彩和他的思想之間的轉瞬即逝的那些細膩的差別,這些差別很像阿拉伯式的裝飾圖案或者樂句的主旋律。——這不僅僅是面對物理的自然,也是面對靈魂最隱秘的運動,面對反復無常的悲傷,面對神經官能癥的有幻覺的憂郁,這種形式適於表現這些東西。《惡之花》的作者(波德萊爾)從中得出了奇妙的效果,人們驚奇地看到,語言時而通過夢的透明的薄紗、時而通過陽光的突然的清晰(這種陽光的清晰在遠方的藍色的缺口畫出了一個傾頹的塔、一片樹、一座山巔)而讓人們看到一些描繪不出來的東西,直到現在,這些東西並沒有被語言簡化。使風格能夠表現未被偉大的詞匯分類者亞當[1]命名的一系列東西、感覺和效果,這將是波德萊爾的榮耀之一,如果不是他最大的榮耀的話。”[2]至於《巴黎的憂郁》從出版到今天,一直受到詩人和批評家的推崇,這裏不及細表。總之,波德萊爾雖然不是散文詩的創始人,但他是第一個把它當作一種獨立的形式並使之趨於完善的人。

 

[1]:《聖經·創世紀》上說,耶和華上帝造了“一個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耶和華上帝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樣走獸,和空中各樣飛鳥,都帶到那人面前,看他叫什麽。那人怎樣叫各樣的活物,那就是他的名字。” 

[2]:轉引自帕特裏克·拉巴特《波德萊爾的小散文詩》,第196-199頁,伽利馬出版社,2000年。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