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金《迷失的雨季》烏拉圭,入境難

採取自由的方式旅行,有苦有樂。申請到烏拉圭去,便是很苦的一份經歷。

烏拉圭在新加坡沒有設立大使館,所以,我是到了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才著手辦理去烏拉圭的入境簽證的。


早晨十一點,阿根廷的天氣熱得教人難以支撐。烏拉圭大使館,辦理各類手續的人出奇的多,排隊等候了半個小時,才輪到我們。

胖胖的女職員,問明了我們擬逗留的期限後,要我們出示來回票子。向她解釋,我們打算乘搭渡輪去,但是,在沒有取得簽證前,如何能夠貿貿然的去買船票呢?

「不行!」她斬釘截鐵地說:「按照規矩,一定得先出示票子,才能發入境准證。現在才十一點多,你們趕快去買船票,買了再倒回來辦理簽證好了。我們的大使館開放至下午兩點,還來得及的。」


截了輛計程車,匆匆趕到市中心一家代理船票的旅行社去。顧客如雲,滿室人氣。心急如焚地等了好一陣子,才排到了隊伍的前頭;但是,賣票員一聽到我們要買星期二晚上的船票,立刻便搖頭說道:

「我們只賣星期一、三、五的票子,其他天數的,你們必須到別處去買。」

我的汗水成串成串地流下來,心裡焦躁不堪。實在沒有碰過比這更窩囊的事兒了。問明了另一家代理社的地址,便雙腳如輪地趕到車站去搭車。

 

很幸運的,這間代理社空晃晃的,沒有顧客,態度溫和的女職員,取出我們所要的船票,然而,在撕下賣出以前,她居然要求我出示到烏拉圭去的入境簽證!我愣了一會兒,才結結巴巴地告訴她:一取得船票,便去申請。詎料她竟搖了搖頭,慢條斯理地說:

 

「不行,按照規矩,我們必須先看過簽證,才賣船票。」

我一聽,氣便來了;對著那張無辜的臉,我爆發似地喊道:

「這是什麼鬼規矩!大使館說要先買船票才發准證,你這邊卻又說要先看簽證才賣船票,讓我整個早上奔來跑去的,兩頭不著岸。這不是分明把外地人當傻瓜來戲弄嗎?」

她呆了半晌,再開口時,聲調卻依然是溫和的:

「既然沒有船票大使館不肯發簽證,我們又不能先賣船票給妳,不如現在我代表公司替妳寫一封信,證明妳確向我們訂了船票;等妳取得了簽證,再倒回來拿船票,好嗎?」

 

「大使館肯接受妳的公函嗎?」我半信半疑地問。

「我想沒問題的,通常由我們代旅客提出申請,都是立刻便拿到准證的。」她信心十足地答。

 

就這樣,我如獲至寶地捧著那封信,趕回大使館,取得了入境簽證,又回旅行社,買到了船票;在當天晚上,出發到烏拉圭去了。

儘管在出發前吃了這麼些苦頭,但是,在烏拉圭逗留了短短的時日後,我卻強烈地感覺,即使再麻煩點,也還是值得的。因為──它實在是個罕見的人間樂土!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