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女性美

現在輪到山川君唱了。山川君今年二十二歲,在一個麵包公司工作,我們當中唯有他不是學生。他為了多賺一點外快,每天晚上來打工。這個人極老實。老實到了接近“笨”,接近“可憐巴巴”的程度。他眼睛小,鼻子小,腦袋也很小,別人戴著都挺合適的工作帽到了他頭腦上——仿佛成心欺負他似的,總是連眉毛帶眼睛都罩住。他幹起活來特別慢,板是板,眼是眼。人家三下五除二就幹了的事,到了他手里非費上好一番功夫不可。為此整天挨主任的訓,挨同伴的埋怨,往往滿頭大汗地完成了一件工作後接著就吃一頓批評。可他從不會生氣,也從不跟人記仇,任憑怎麽挨,幹起活來照就還是他那個板他那個眼。

一次在更衣室,我看見山川工作服兜里露出來個油膩膩的卷成個卷的筆記本,打開一看,里面全是用他那笨拙的筆跡記的每一道菜的做法,程序。例如:卡路比庫巴:香油一勺半,包括店長在內,沒有一個人做過這樣的筆記。誠然對於聰明人來說,一道菜的做法學上一兩次,實踐上四五回就不成問題了。然而一個“笨人”卻不甘落後,以自信的認真和努力去完成工作,不是尤其值得尊敬嗎?打從那天起,我對山川就產主了幾分敬意。

 

山川正在唱歌,唱得很不錯,很有感情。他對我說過,他非常喜愛音樂,只可惜沒有條件學習。他的家在日本的邊遠山區。

松下君登臺表演了。今天他沒背吉他來,可謂一件憾事。不過音樂一響他還是拉開了彈吉他的駕式,並且兩個胯骨隨著音樂的節拍左右的扭擺起來:

“你就是我的心,

你就是我的魂,……”

 

他閉著眼,緊鎖著眉,咧著嘴。他不是在唱歌而是在“喊”歌。為什麽要故意把聲音扯得這麽難聽呢?又為什麽要擺出這麽一副痛苦不堪的表情來呢?唱這種歌到底有什麽意思呢?我真不明白,也毫不欣賞。無病呻吟就免不了裝腔作勢,裝腔作勢就免不了讓人討厭。不過松下挺能代表這麽一部分日本表年,他們有著他們的所謂“追求“。有一次松下面問我:

“你們中國的女人是不是不准穿袒露的衣服?”

“誰說的?”我沒弄明的他的意思,“無領衫,短裙都穿呀。”

“那麽,能露出這個地方來嗎?”他拍拍自己的胸,又拍拍自己的屁股。

“幹嗎要把那些地方露出來喲?”我反問。

“美呀!那是女人最美的部分。”

 

對於這種無聊的問題,我決定不予回答。不吭氣,他又開口了:

“我們日本人認為,能把這部分露出來的女人,最偉大!”

“胡說!我就不相信每個日本人都像你一樣。”我立刻反駁。

 

“對,”店長在一旁搭了腔:“松下君只代表他自己,我就不贊成他的看法。”

“瞧!”我白了松下面一眼。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