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國王在獵場上拿起來

一個酒杯,任何一個酒杯傾飲,——

又象是隨後那酒杯的主人

把它放開,收藏,好似它並不存在:

 

命運也焦渴,也許有時拿動

一個女人在它的口邊喝,

隨即一個渺小的生活,

怕損壞了她,再也不使用。

 

放她在小心翼翼的玻璃櫥,

在櫥內有它許多的珍貴

(或許那些算是珍貴的事物。)

 

她生疏地在那裏像被人借去

簡直變成了衰老,盲瞶,

再也不珍貴,也永不稀奇。

 

1906,巴黎

馮至 譯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