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林·走向最高處界碑(中)

半個月後,參與搶救李建群的戰士李維義、邵維寧終因腳部嚴重凍傷,各截去了一個腳趾。

現在,李建群每次上山,總要繞道二十多公里,給救命恩人們帶上幾把鮮菜、三五個蘋果。

缺氧的滋味海拔5000米的高度最缺什麽?氧氣。

每張黑紫的臉都在張大嘴喘氣,每個人的指甲、耳垂、嘴唇都呈現出奇怪的藍紫色,每個新到來的士兵都要使勁嘔吐。

主動從內地部隊要求上昆侖的軍校大學生陸弘宇說,上山前我想:咱農民的兒子啥苦沒吃過?山上能苦到哪兒去?一上到海拔5000米,不行了,人上不來氣兒,所有的思維都會發生斷裂,所有的雄心一時灰飛煙滅,這時腦子里只剩了一個問題:我能活下去嗎?缺氧的痛苦難以用文字表述,這里的氧氣量只有海平面的一半。空喀連三班戰士魏丕來突然渾身抽搐,瞳孔放大,幾乎感覺不到呼吸了。排長楊國棟火急火燎地叫上車,抱著他就往山下送。路上,輸氧管上的水瓶結冰了,楊國棟扒開棉襖,把胸膛貼上去暖冰。

10天之後,魏丕來不顧醫生開的“不宜再上山”的證明,扒著卡車回連隊了。連隊像歡迎英雄一樣歡迎了他。

慢慢地,他們在5000米的海拔高度行走也如履平地了。在昆侖山上呆了12年的志願兵孫合合,如花的青春歲月悄悄逝去,他卻說:“現在世界上沒有我吃不了的苦了。因為守山,我還兩次上了中央電視臺的新聞聯播,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機會的。我想好了,明年我復員時,一定要跪在連隊門口,給昆侖山磕三個響頭,感謝它把我變成了男子漢。”

《紅蘿蔔歌》讓人掉淚隨記者一起登上海拔5380米神仙灣哨卡的,是三十里營房醫療站的一隻“燕子”——維吾爾族女兵努爾畢燕。

女兵是昆侖山上最受歡迎的人。哨卡為了款待“燕子”和記者盡了最大努力,兩個大盤子里各盛了四個菜,一邊全是鮮菜,一邊全是罐頭。我們能忍住不往外吐就不錯了,眼前哪怕是山珍海味也咽不下去。努爾畢燕也一籌莫展。飯從頭吃到尾,沒有一個兵去碰一筷子罐頭菜。他們吃膩了罐頭,見了罐頭如同見了“敵人”。

“敵人”的氣味讓他們反胃,讓他們痛恨和無奈,只好努力開發紅蘿蔔和土豆的吃法,直到這兩樣東西也變成“敵人”。

連長陳小林說,在山下能吃八個饅頭的兵,到了山上可能連一個饅頭也吃不下。現在連里有了光榮傳統,每逢換防的新兵上山就搞吃飯比賽,一碗及格,兩碗良好,三碗優秀。可惜能得優秀的不多,為吃飯挨批評的不少。後來,軍區來了個代職幹部,人家會總結提煉,給咱連總結出了一首《紅蘿蔔歌》。

戰士們為我們唱起了這首歌:紅蘿蔔絲,紅蘿蔔片,味道香又甜,營養賽過鮮雞蛋。戰友們,為了生存,為了守山,請多吃點,請多吃點。

曲調並不悠揚,歌詞也很直白,卻讓聽的人想掉淚。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