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蕪《我詛咒你那麽一笑》(1)

如今一想起那麽一付笑容,我還要狠狠地說一聲,我詛咒你! 

事情的發生,原是有好幾年了。但印象太深,總使人不易忘去,雖然我是極願意在心里埋葬了這麽一件不愉快的事情。

那時候,我正在野人山中的一家客店里,做一名不三不四的夥計,過著半天苦工半天教書的日子。


每天日頭落山的時候,總有好些馱貨的馬隊,從山峰上面, 帶著黃昏,走了下來,在谷里的店家過夜。另外,隔不兩三天, 還有干崖壩 (雲南人叫做夷方壩) 的擺夷婦女,尤其多的是農家少女,挑著本鄉的產物:像雞呀,鴨呀,鵝呀,蛋呀,果物呀, 以及一些不知名的,夷地才出產的東西,經過這兒,也來在山家店里,息宿一晚,才走到緬甸北部的大商埠,八募去,換了些洋線,洋布,洋針,洋油,洋火之類回來,再行經過這兒, 住下去,等待次日的晨光,才又同著朝霞一道兒去了。

她們成群結隊地,走在三四天少有人煙的,全是原始森林的野人山中,當然也摻雜些男子,但男子比起女的來,總是為數寥寥的。一隊差不多有二三十個人,每人的肩上都挑有兩個裝滿雜貨的竹筐子。那樣兒,看起來,全不像漢人挑東西的辦法:竹筐子上拴著四股索子,索子系在扁擔的兩端。他們的呢, 卻不要什麽索子,只把扁擔的兩端,插進竹筐子里面,便挑起走了。像這樣挑著擔子的隊伍,白天緩緩地走在群山里面,一路說著笑,一路唱著歌,勞倦和辛苦,便都給年青的銳氣征服著了。


正午,就把重甸甸的擔子,放在坡邊的樹下,取出竹筐子內的銻鍋,裝些菜和米,走到不遠的澗邊,淘洗乾淨,拿回來放在三塊石頭支成的竈上。同時,另一個女伴,已在路旁的林中,檢得一抱枯乾的枝條和落葉,笑盈盈地走來燃火。

飯後又重新登上熟識的旅途,同著蒼茫的暮色,一齊走進山村的茅店,鎮日的勞苦,便和肩上的擔子,一同卸脫了。她們走進店子的時候,仿佛回到自己的家一樣,也不通知主人, 也不做出客氣的招呼,只是笑聲,話聲,和著人影,一夥兒湧了進來,就急急忙忙,爭先佔據著好的房間,好的鋪位,然後, 趕到廚房去,搶著水瓢,爭取清涼的水,一個個仰起脖子,咕咕地喝著,笑著。

我們的山谷,整天都是靜悄悄的,非常的清冷。尤其在正午之後,大家都要躺息一會兒,店門外也少有人行走了,這時就更見寂寞,竟連四周的群山,都仿佛沈入了遠古的夢中。但當她們一從山上走了下來,山谷里的茅草店子,就里里外外通換上了一種熱鬧的而又是歡愉的空氣。


這一隊漂泊的夷家女子,喝好水,息足氣,便各自拿著一條潔白的汗巾,到溪邊去洗澡去了。直到夜色埋著整個山谷, 家家茅屋透出點點燈火時,才一面低聲唱著,一面絞著水濕的頭髮,帶著涼爽的夜氣回來。登時店家的院落里,點綴起了堆堆煮飯的野火,同時彌漫著憂郁的,而也是快樂的歌聲。火光閃現著,她們微紅發光的面龐,晚風吹拂著,她們滴落水珠的長髮,真像一群魔女似的突然在夜間出現了,也可說是江中的水妖,林間的精怪,到來了吧。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