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蕪《我詛咒你那麽一笑》(2)

對於這些夷家少女的樣子,似乎沒有誇寫的必要,不過我要略為說一點,就是走過好些地方,看過好些民族了,但要像擺夷婦女那樣的清秀,確是很少有的。第一稍稍使我感到詫異的,是她們生息的家鄉──怒江流域,檳榔江流域 (又名橄欖江及太平江) 全是些煙瘴毒烈漢人不敢長住的地方,怎麽會長出這麽佳麗的花呢? 大約在昆明吧,同時也在滇西的旅途中,都聽到這麽相似的話:

“到夷方麽? 那危險,誰也不會回來了。” 自然要尋根究底問下去,而回答的話是:

“你說為什麽? 你會給那里的女人抓著哪!  ”


意思就是說滇緬滇暹交界間,有一種夷人,女的要比漢人姑娘,好看些,容易誘惑人些。話雖是不免過分一點,但含義卻有一部分是對的。


這些下山谷來過夜的夷家婦女,多半是──似乎簡直照例是:先到我們這家店子來。實在住滿了,才到老劉的店子去。其餘的店子,卻很少有去住的。這並不是我們這家客店招呼客人,特別謙和些或是店錢少些。原因是,我們店里的老板娘和她的大女兒,都能夠講三種話,也可以說是這小山谷里的兩位語言學大家吧。老板娘在這兒學會了本地的野人話,同時又因為是漢人父親擺夷母親生的,自然漢人話和擺夷話,就非常熟練的了。她的大女兒呢,在語言學這一課程上,卻應當算是她媽媽的得意門徒的。因此,那些遠地到來的夷方女子,為了講話的便利,和又可以得著同族女主人和悅的招呼,便都高興跑來就宿了。


至於老劉的店子呢,他的女人是位野人婆,會說些擺夷話,但不甚精通,然而,比起那些連擺夷話也沒人懂的客店來說,也就算是外交上的人材,不見怎樣乏的了。所以,在我們店中住不下的擺夷,便也願意去宿夜的。

別家客店的老板,因為缺少這種外交上的語言人材,生意當然減色了許多,常常對這兩家的店子,尤其是我們這家的, 一面搔著頭皮,發出這麽羨慕的話來:

“嗯,我有這樣一個老婆就好了!  ” “半個也對哪,……像老劉的!  ”


我的老板呢,也非常自滿的,以為有了這麽一個老婆,做外交大臣,這麽一個女兒,做著幫辦,自己簡直可以在這小山谷里稱王了。不管那國的使者 (各色人種的旅客) 前來朝賀 (息宿)  進貢 (給店賬) 是一點也感不著外交上的困難的。

但有一次,進來一個買貨的客人,卻在外交上,因為語言的交涉,竟然也惹起了一點兒怪有興趣的事情。

莫非來人是個啞子麽? 不,還是精通三種語言的哩。你想哪, 這不是很有趣味嗎?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