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吳亮的新書封底寫的廣告詞:“他將繁雜的世界及對這世界的描繪熔鑄於獨特的個人風格,並以一種雄辯的語調將他的沈思默想彰顯於世。”這樣寫時,我好像是跳回了到二十年前。

看DVD《人性的汙點》。臺詞,“一九九八年是偽善的一年,在**垮臺之後,恐怖主義來臨之前,克林頓在白宮搞了實習生萊溫斯基……”。

老嚴寄贈艾柯《帶著鮭魚去旅行》一冊。先前在季風已購得一冊。艾柯稱這些為文學雜誌寫的專欄文章為“小紀事”。讀後令人笑得叉過氣去。想到另一個解構高手的小傳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斯洛文尼亞總理要齊澤克考慮出任政府部長一職,問他:你想要科學部還是文化部?齊澤克告訴他:你瘋了?誰要那堆破爛?我只對兩個位置感興趣——內務部部長或秘密警察首腦。這則傳聞是拉康式的還是佛洛伊德式的?這算是對傳統闡釋的顛覆還是新的闡釋學?

在言必稱政治正確的今日,此人認為自己在政治上是極不正確的。他就男性同性戀問題發表的高見如下:你證明說,同性戀有違人的天性,那麼我可以說,同性戀是純粹精神性的。任何一個白癡都能順其天性,既然如此,難道這麼說不是真正偉大的事情嗎——我是如此的愛你,以至於為了你,我可以違反一切自然規律。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