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湯池。一些人拉家帶口結伴去搓背,難得一見的景象。蜂蜜、浴鹽、牛奶。奢侈的體驗。浴後大廳里上百人的睡衣晚餐,難得一見的慣常景象,公社式的都市休閑活動。


移動後的上海音樂廳,奧地利莫扎特管弦樂團的演出,莫扎特作品,244號等等。奧地利式的矜持、冷漠和不耐煩——奧地利與我何來如此印象——依照流行的詮釋,在莫扎特的音樂中沒有這種東西。想起另一個喜歡談論、演奏莫扎特的人——傅聰,在移動之前的這個建築里,聽過一場他的演奏會。他不斷地捋著油光閃亮的額髮,在差不多每一個樂句的間隙。他的新書《望七了》,倒是一個頑童式的、莫扎特式的好名字,他在此書收錄的訪談中說,他在演奏時頭髮幾乎紋絲不動。好像是他說過:貝多芬奮鬥了一生所達到的地方,莫扎特生來就在哪兒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音樂廳移到了的地方,看上去倒像是它該在的地方。誰知道呢?

入場前,圍著被墊高了的建築轉了兩圈,見識了原先淹沒在民居中的建築側面——如今它被修繕過了。休息時,在西側的露臺上喝水。夜間已經有點涼意,四周是新植的大片樹木。幾個西裝隨從,領著幾個西裝官員參觀擠滿了觀眾的露臺,隨從比較禮貌地請觀眾為官員閃出地方,那禮貌中帶著一點不耐煩。觀眾也比較禮貌和比較不耐煩。比起徹底的驅逐和完全的不耐煩,隨從還是克制了他們的不耐煩。至於那些官員,在他們的臉上,你永遠也看不見他們的不耐煩。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