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發企業創造力魔課師札記:法蘭克·活出意義來

“我不只談到未來及其陰影,更提到往昔和往昔的一切歡樂,也談到了過去的光輝如何照耀著此刻的昏暗。為了避免流於說教,我再度引用了一位詩人的詩句:「爾之經歷,無人能奪。」不只我們的經驗,連我們做過的一切事,受過的一切痛苦,甚至腦海中有過的一切重大思考雖然已成過去,但全部都未曾消失;只因為我們已把它孕育成形,使其存乎人間。曾出現過的也是一種存在,而且可能還是最明確的存在。(奧地利維多克法蘭克,1998,<活出意義來>,楊趙可式、沈錦輝、朱曉權譯,北京三聯書店,87頁)

“這樣子強化內心生活,就可以在空洞、貧血、孤絕的俘虜生涯中,以遁入過往的方式,找到一個避難的港口。只要你不自羈絆,就可以任想象力馳騁於過往,咀嚼一些無關宏旨、微不足道的前塵往事,你會以懷舊的心情,把這些前塵往事一一加以美化,使其顯得遙不可及,也使得你滿心渴望再度身臨其中。我自己就常在想象中搭上公共汽車,打開家門,接聽電話且撚開電燈。這些瑣事和記憶每每令我低徊不已,乃至潸然淚下。

內在生活一旦活絡起來,俘虜對藝術和自然的美也會有前所未有的體驗。在美感的影響下,有時連自身的可怕遭遇都會忘得一乾二凈。從奧斯維辛轉往巴戈利亞一集中營的途中,我們就曾透過車窗上的窺孔,凝視薩爾茲堡附近山巒沐浴在落日余暉中的美景。當時,如果有人看見我們的臉容,一定不會相信我們是一批放棄了生命和獲釋希望的俘虜。盡管(也許正因為)放棄了一切希望,我們仍(才神往於暌隔已久的大自然美景,並為之心醉神迷。

一個人即使在集中營裏,也可能叫身旁正在勞動的難友擡頭觀賞落日余暉的巴戈利亞森林(一如畫家丟勒――Durer――在其一幅名水彩畫中所示)。在該處森林中,我們興建了一座巨大而隱蔽的軍需工廠。有天傍晚,我們已經捧著湯碗,疲勞萬分地坐在茅舍內的地板上休息;一個難友沖進屋裏,叫大家跑到集合場上看夕陽。大夥兒於是都站到屋外,看到西天一片酡紅,朵朵雲彩不斷變幻其形狀與顏色,整個天空真是絢爛之極,生動萬分。相形之下,灰黑的破茅舍顯出強烈的對比;泥濘的集合場上,大大小小的坑窪則映出燦爛奪目的晚天。大夥兒屏息良久,一個俘虜才慨然一嘆:“這世界怎麼這麼美啊!”

又有一次,我們在壕溝裏勞動。周遭是灰蒙蒙的晨曦,頭上是灰蒙蒙的天空,眼前下的是灰撲撲的雪,連大夥兒身上的破衣,以及每個人的面孔,都是清一色的灰暗。當時,我再度默默與妻交談――或者該說是我正努力為自己身受的痛苦和淩遲尋找一個原因。就在我與死亡陰影做最後也最激烈的抗辯之時,我意識到我的靈魂掙脫了把我團團困著的陰郁,且超度了這無望無意義的塵世。突然間,我聽到一聲勝利的肯定,從某處遙遙傳來,仿佛是在答復我針對生存的終極目的而提出的疑問。就在那時,遙遠的地平線上,有棟農舍在巴戈利亞灰暗的晨曦中亮起了一盞燈――那盞燈,就這樣照亮了周遭。一連好幾個鐘頭,我站著挖掘冰凍的雪地,警衛從我身旁走過,辱罵了我幾句,我於是再度和妻交談。我愈來愈感覺她就近在眼前,同我在一起。恰在那時,一只鳥悄然無聲地飛下來,而且就棲息在我面前――在我剛剛挖出來的土地上――還目不轉睛地望著我。

(奧地利維克多法蘭克,1998,《活出意義來》,楊趙可式、沈錦輝、朱曉權譯,北京三聯書店,87頁,第15節,《死囚的美感經驗》)

Views: 13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