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內·夏爾《致阿貝爾·加繆》(2)

詩人的任務就是把舊仇變成可敬的對手,所有富饒的明天都為實現這目標而存在,特別是在這時,帷幔的音階高聳、纏繞、衰落、焚燒,這時大陸之風把它的心靈還給深淵。 

這場戰爭會一直持續到柏拉圖式的停戰之後。政治的概念會在悖論中建立,在動亂中,和自負的虛偽掩蓋之下。不要微笑。拋開軟弱的懷疑論;準備好你必死的靈魂,去抵擋城墻內冰冷的魔怪,它們好似微小的精靈。 

保存的本能在擁有的本能的壓迫下坍塌,理性的生命便失去了壽命長度的概念和日常的平衡。他們開始對天氣的顫抖含有敵意,毫無廉恥地屈服於謊言和惡。在冰雹不吉的墮落中,他們可憐的生存環境被風化。 


瘋狂的亞瑟,在最初的遲疑過後,加入了我們的冒險,帶來他全部的決斷稟賦。我給他分配的任務,應該可以滿足他行動的饑渴。他服從並自我控制,怕被責備。不這樣,天知道他會把英勇用於何種困境中!忠誠的亞瑟,古時的戰將。 

10 全部的勢力,策略和才華不能取代一點點真理的召喚。這是人所共有的,我相信自己已經完成對它的改造。 

11 我音信全無的修枝刀兄,曾說他自己是龐貝貓的近親。我們知道了他被押走的消息,他的監獄不會再開啟;鎖鏈挑戰他的勇氣,奧地利把他扣押。 


12 
把我帶入世間又我趕出去的人,只在我脆弱的時候降臨。我出生時她是老人。我離世時她是年輕的陌生人。孤單的唯一的行者。 

13 通過圖像看到時間的一望無際。存在和時間有根本的不同。圖像閃耀,它超越了存在和時間。 

14 經過兩次使人信服的經驗,我輕鬆地得出以下結論:偷偷混入我們之間的賊是不可救藥的。支持(他以此為榮)寄生蟲的兇惡,在敵人面前躊躇,如一頭圈里的豬他在聽噩耗時顫抖;毫無希望,除了最沈重的煩惱,他這個放蕩之徒。他還可能引來卑鄙的流體。我自己會解決一切。 


15 
孩子們在周日無所事事。麻雀建議每周要二十四天,把周日切割。就是說把一個周日的每個小時分給其它的日子,最好是在用餐時間,因為幹面包早沒了。 不應該和它再談周日。 

16 和天使在一起的聰慧,我們原始的憂慮。(天使,常駐人心中,遠離宗教的妥協;他的聲音來自最崇高的沈默,含義不可估量。肺的調音師,給不可能的維生素葡萄鑲金。懂得熱血,不知道什麽是天界。天使:向心臟東面傾斜的蠟燭。) 

17 
我的心總是很高興在沃弗納戈逗留,在巴爾多昂家用餐,和菲戈耶爾和印刷工人馬里于斯握手。勇敢之心的懸崖,友誼的城堡。所有可能把把清醒束縛的和把信任減速的,都被驅逐。我們從此在本性面前結合。 


18 
把想像的成分放在最後,它有轉化成行動的可能。 

19 詩人不能長時間在詞的同溫層停留。他必須在新的眼淚中盤屈,並在他的勛章中成長。 

20 我想起了這支逃跑者的軍團,他們有著獨裁者的胃口;在這個健忘的國度,渡過這令人難懂的時代後,幸存的人可能看到他們依舊控制著權利。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