饑餓的眼睛貪婪地吞吃海景,只為一葉

美味的帆。


海平線把它穿上無限的線。


行動滋生狂亂。我躺著,


駕駛著裝上肋木的一片椰影,


生怕增多我自己的腳印。


吹著沙,薄如煙,


膩煩了,移動一下它的沙丘。


浪潮像孩子似的厭倦了它的城堡。


鹹的綠藤和黃的喇叭花,


一個網緩緩移過空無。


空無一物:充塞白蛉子頭腦的憤怒。


老人的樂趣:


早晨,沈思的後撤,想著


枯葉,自然的安排。


陽光下,狗糞


结了硬殼,發白如珊瑚。


我們結束於土,開始於土。


在我們的內臟裏創世。


細聽,我就能聽見珊瑚蟲在營建,


兩個海浪擊出一片靜默。


掐開一只海虱,我使雷霆爆裂。


像神一樣,我殲滅神性、藝術


和自我,我拋棄


已死的隱喻:杏樹的葉形心。


成熟的腦爛得像個黃核桃


孵出它


亂糟糟的海虱、白蛉和蛆,


那個綠酒瓶的福音,被沙塞死了。


貼著標簽,船的殘骸,


握緊的漂木蒼白而帶著釘,如一隻人手。



飛白譯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