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與青柳先生同行的便另有其人……”

“就是這麼回事。”加賀嘴角微揚,目光卻完全不帶笑意。

“而那個人就是兇手?”

“很難講。”加賀偏著頭,“有待進一步調查。不過,確定的是,萬一八島沒去那家咖啡店,剛才會議中編的故事將被全盤推翻。”

“可是,店員沒看到青柳先生的同行者,這點很難證明啊。”

“是嗎?要證明某人沒出現在某地方,不是有個老方法?我們一向都這麼幹。”

“老方法?”松宮思索片刻,應道:“你是指‘不在場證明’?”

“沒錯。”加賀點點頭,“假使八島冬樹並未進咖啡店,那麼,離開‘STOCKHOUSE’到案發之間,約莫兩小時的空檔,他去哪里、做些甚麼,就是我要調查的。”

“你要怎麼查起?”

加賀沒回答,扔下一句“傍晚見”便大步離開,松宮甚至來不及出聲喊住他。


23


悠人走進輔導室,導師真田見他進來,強光炫目般連眨數次眼,指著對面的椅子說:“坐吧。”

於是,悠人拉開椅子坐下。

“最近如何?心情有沒有平靜點?”真田問。

悠人偏著頭,“案子偵破前,暫時沒辦法恢復平靜吧。”

“也是……”真田嘆口氣,目光落在手邊的資料上。“現下你可能沒心思想那麼遠,但關於畢業後的出路,老師必須和每位同學談過,所以還是找你來。盡量回答就好,讓老師知道你目前的志向。”

“嗯。”悠人回道。

“先談最基本的。剛升三年級的那次畢業出路輔導,你說想繼續讀大學,這個志向依然沒變吧?”真田望著資料問。

悠人沒立刻答覆。不,其實是答不上來。

真田擡起頭,“怎麼?不是嗎?”

悠人呼出胸口郁積的氣,應道:“我還在猶豫。”

“猶豫?”

“因為……呃……”悠人垂下臉。

“錢的問題嗎?”

“那也是原因之一。”

“‘也是’?還有其它原因嗎?”

悠人沈默不語,眼下甚麼都不能說。

“青柳,先擡起頭。”

悠人依言擡頭,目光卻依舊低垂。

“老師明白你的心情。父親遇到那種事,你一定很擔心家里的狀況。升大學需要錢,而且金額不小,所以你考慮去工作貼補家用,是嗎?”

真田的揣測與悠人的想法天差地遠,但悠人姑且回道:“嗯,大概是那樣。”

真田點點頭,“果然。你能這麼想,非常了不起。要是你堅持走這條路,老師會盡力幫忙。可是,那不容易喔,只有高中學歷很難找到工作。老師每年都負責協助幾名同學就業,外頭的狀況卻一年比一年嚴苛。你若有心擔起養家的責任,至少讀到大學畢業吧,不然念專門學校也行。”

聽不懂真田在講甚麼。悠人壓根沒考慮過找工作,升不升大學也無所謂,重要的是現在。悠人只想知道現在該怎麼辦。

“你有沒有親戚能援助呢?”或許是悠人一直沒吭聲,真田講起籌錢的事,“不過,你父親職位那麼高,或許有留下一些存款?”

“這個……我不太清楚。”

“你和母親討論過畢業後的出路嗎?”

“案件發生後就沒再提起。”

“這樣啊。”真田雙手交握放上桌面,“找個時間跟母親談談吧。雖然是我的猜測,不過母親肯定希望你繼續升學。錢的問題,可以申請獎學金之類的,總有辦法。先跟母親好好商量,明白嗎?”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