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悠人回到教室。雖然已放學,教室里仍有幾個男同學,杉野是其中之一。他們看見悠人,紛紛拿起書包離開,只有杉野留下。

“你不和他們一塊走,沒關係嗎?”悠人問,“跟我待在一起不太好吧。”

“沒那回事。”杉野板起臉,話聲卻沒甚麼精神。

“隨便啦。對了,我聯絡不上黑澤,你有他的消息嗎?”

“黑澤?”

“他沒回我的簡訊,電話也不通。那傢伙該不會換手機了?”

“不曉得。你找黑澤幹嘛?”

“我有話想說。你也一起,我們三人談一下。”

杉野似乎一驚,倏地睜大眼,神情僵硬。“難不成……”

“嗯。”悠人點點頭,“和那件事有關。”

杉野別開臉,“事到如今,還有啥好說。”

“才不是‘事到如今’。現在也不遲,所以想找你們談談。”

杉野目光低垂,“誰跟你講了甚麼嗎?”

“沒有誰跟我──”悠人一頓,“不,算是有吧。”

杉野瞅悠人一眼,“誰?”

“我爸。”

“啊?”杉野渾身一顫,“你爸不是……”

“那不是重點。總之先這樣,幫忙聯系黑澤吧,拜托。”語畢,悠人拿起書包走出教室。

踏出校門,悠人趕過幾個悠哉的同學,快步前往車站。他臉泛潮紅,冷空氣拂過,感覺很舒服。一想到即將進行的事,就不禁陷入憂郁。那不得不扛起的過往,搞不好會沈重到壓昏自己,但他明白,再也不能逃避,得正視事實。

搭上地鐵,在中目黑站下車。走到自家附近時,他發現前方有個認識的人。

悠人加快腳步,幾乎要並肩同行時,對方注意到他,於是停下腳步。

“喔喔,是悠人啊。”小竹的方臉擠出笑容,“剛放學嗎?”

“嗯。您有事找我媽?”

“對,公司那邊不少事要交代,便由我負責聯絡。”

“隱匿職災的事後續如何?”

小竹一聽,似乎不甚愉快,頓時撇下嘴角。

“那件事已處理妥當。雖然期間你可能不太好過,總之你不用管。而且,勸你早點忘記比較實際。”

“怎麼‘處理妥當’的?說我爸……青柳武明是一切的幕後指使者,你們就是這樣把事情處理掉的,對吧?”

“甚麼幕後指使者,太誇張啦。”小竹別開臉苦笑。

悠人見狀,氣得渾身發熱。

“那你呢?”悠人大吼,“不用負任何責任嗎?”

小竹忿忿瞪向悠人,“聽著,我也被函送檢方嘍,罪名是隱匿職災的共犯。”

“但公司沒開除你,也沒要你辭去廠長一職。你們把所有過錯都怪到我爸頭上。”

“我只是聽你爸的命令行事。”

“謊話連篇!”

“謊話?”

“我爸不可能命令下屬幹那種骯髒事,根本是你一手主導的吧。”

“明明甚麼都不懂,聽你這小鬼在胡扯。”小竹不屑地吐出一句,便邁步向前。

悠人頓時熱血沸騰,還來不及思考,身體便已行動──他握緊拳頭,重重揍上小竹的方臉。

24

松宮接到加賀的電話時,正要前往拜訪八島冬樹手機通訊簿中的第四名友人。時間剛過午後五點,一路問下來,前三人都沒能提供有力的消息。雖說是八島冬樹的友人,其實只是在同一個打工地點短暫相處,或在同一家公司面試後聊過幾句。即使交換過電話號碼及電子信箱,之後幾乎沒聯絡。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