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談看書(33)庫克之死

庫克上岸,沿途村人依舊跪拜如儀。問國王何在,便有人引了兩個王子來,帶領他們到一座小屋門前,肥胖的老王剛睡醒,顯然不知道偷救生艇的事。邀請上船,立即應允,正簇擁著步行前往,忽聞海灣中兩處傳來槍聲,接著大船開炮。一時人心惶惶,都拾石頭,取槍矛,穿上席甲,很快的聚上三千人左右。一路上不再有人叩首,都疑心是劫駕。 

海軍陸戰隊攔不住,人叢中突然有個女人衝了出來,站在國王面前哭求不要上船,是一個寵妃。兩個酋長逼著國王在地下坐下來。老王至此也十分憂恐,庫克只好丟下他,群眾方才讓他們通過。將到海灘,忽然土人的快船來報信,說海灣里槍炮打死了人。原來是布萊開槍追趕一隻船,大船上發炮是掩護他。李克門因也下令開槍,打死了一個酋長。當下群情憤激,圍攻庫克一行人,前仆後繼,庫克被小刀戳死,跟去的一個少尉僅以身免。另一個少尉在海邊接應,怯懦不前,反而把船退遠了些。


但是事後追究責任,大家都知道是最初幾槍壞事。如果不是先開槍,李克門比他還更年輕,絕對不會擅自開槍。布萊不但資格較老,做庫克的副手也已經兩年了。金少尉繼任指揮,寫著報告只歸罪於土人,但是後來著書記載大名鼎鼎的庫克之死,寫開槍"使事件急轉直下,是致命的一著"。這書布萊也有一本,在書頁邊緣上手批:"李克門開火,打死一個人,但是消息傳到的時候,攻擊已經完畢。"不提自己,而且個個都批評。
 

那次是他急於有所表現,把長官的一條命送到他手里,僥幸並沒有影響事業。十年後出了邦梯案,不該不分輕重都告在里面,結果逮回來的十個人被控訴,只絞死三個。海五德案子一了,他家里就反攻復仇,布萊很受打擊。又有克利斯青的哥哥愛德華代弟弟洗刷。克利斯青與大詩人威治威斯先後同學,愛德華一度在這學校教書,教過威治威斯。威治威斯說他是個"非常非常聰明的人"。愛德華訪問所有邦梯號生還的人,訪問記出了本小冊子,比法庭上的口供更詳盡。布萊二次取麵包果回來,又再重新訪問這些人,也出小冊子打筆墨官司。但是他的椰子公案已經傳為笑柄。上次丟了船回來倒反而大出風頭,這次移植麵包果完成使命回,竟賦閑在家一年半,拿半俸,家里孩子多,支持不了。

 

此後兩次與下屬涉訟,都很失面子,因為不是名案,外界不大知道。他太太不斷寫信代為申辯。晚年到澳洲做洲長,她得了怔忡之疾,不能同去。"甜酒之亂"他被下屬拘禁兩年,回國後還需要上法庭對質,勝訴後年方六十就退休了,但是一場官司拖得很久,她已經憂煎過度病卒。他這位太太顯然不是單性人用來裝幌子的可憐蟲。她除了代他不平,似乎唯一遺憾是只有六個女兒,兩個患癡呆症,一個男雙胞胎早夭。

布萊的身後名越來越壞,直到本世紀三○年間上銀幕,卻爾斯勞頓漫畫性的演出引起一種反激作用,倒又有人發掘出他的好處來。邦梯號繞過南美洲鞋尖的時候,是英國海軍部官場習氣,延誤行期,久不批准,所以氣候壞,剛趕上接連幾個星期的大風暴,驚險萬分。全虧布萊調度有方,鼓勵士氣無微不至,船上每層都生火,烤乾濕衣服,發下滾熱的麥片與沖水的酒,病倒的盡可能讓他們休息,大家也都齊心。

他一向講究衛生,好潔成癖,在航行日錄上寫道:"他們非得要人看著,像帶孩子一樣。"不管天氣冷熱,颳风下雨,每天下午五時至八時全體在甲板上強迫跳舞,活動血脈,特地帶了個音樂師來拉提琴。在艱苦的旅程中,他自矜一個水手也沒死,後來酗酒的醫生過失殺人,死掉一個,玷汙了他的紀錄,十分痛心。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