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賀點點頭,帶著些許猶豫問:“方便再跟我去一個地方嗎?就在附近。”

“好呀,可是……哪里不對勁嗎?”

“嗯,總之跟我走吧。”加賀含糊帶過便邁開腳步。

兩人沿新大橋大道前進。究竟要去甚麼地方?香織毫無頭緒。

途中經過便利商店,加賀要她稍等一下,徑自走進店里。出來後,他拿著熱的瓶裝日本茶和一罐奶茶。

“挑一個吧。”他將飲料遞到香織面前。

“那麼,我喝日本茶。謝謝。”

“原本想買熱可可,可惜店里只有兩種熱飲。”

“您喜歡熱可可?”

“不,只是想說不含咖啡因的飲料比較好。”

“啊……”原來加賀是顧慮到她的身體狀況。真是個貼心的人,香織自己都沒考慮那麼多。

加賀打開奶茶,香織也跟著轉開寶特瓶。

“對了,冬樹最喜歡可可。”她喝口熱茶,繼續道:“去家庭餐廳時,他總會點飲料喝到飽,然後狂喝可可。”

“他很喜歡甜食嗎?”

“嗯,這樣的男生很少見吧,不過他也很愛酒【註:日本有個說法,通常愛吃甜食的人不愛喝酒,而愛喝酒的人不愛吃甜食。前者稱為”甘黨“,後者稱為”辛黨“。】。”

可是,永遠無法再和他去家庭餐廳,也不能一起去居酒屋乾杯了。

“妳身體狀況如何?不能走太久吧?”加賀握著奶茶罐,邊走邊問。

“不要緊,孕婦得適度運動。”

“是嘛?那就好。對了,有沒有告訴親友妳懷孕的事?”

“還沒,但也該通知一下故鄉的朋友了。”

“那他……八島先生呢?他有沒有提過,曾把這件事告訴誰?”

聽到加賀稱呼冬樹“八島先生”,而不是“嫌犯八島”,香織有些高興。

“沒有。其實,他這陣子沒跟任何人碰面……”

香織與冬樹在東京沒親近的朋友,不然應該能幫困苦的兩人出些主意。

走到一處大十字路口,加賀停下腳步,身旁是掛著大型人形燒廣告牌的店家。

“請問……我懷孕一事,跟案件有關係嗎?”


“不,還不確定。是說,妳曉得水天宮嗎?是一座以保佑安產聞名的神社。”



“好像有印象……”


“去參拜過嗎?”

“沒有。”

“所以,也不曾和他聊這方面的事嘍?”

“嗯……”香織不自主地撫著下腹部。她從未想過要祈求神明“保佑安產”,若是一般即將添小寶寶的夫婦,身旁一定有許多能給建議的親友吧。“您為甚麼問這個呢?”

加賀指著斑馬線另一頭,“那里有間派出所吧?”

“對。”

“從這邊看不太清楚,不過再過去就是水天宮。所以,妳瞧,這個路口就叫……”

香織望向號誌燈旁的路牌,恍然大悟。牌子上寫著“水天宮前”。

“其實,遇害的青柳武明先生曾到水天宮參拜許多次,而且是定期的。”

“咦?”香織看向刑警。

“如何?有沒有讓妳想到甚麼?”

“我不太懂您的意思。畢竟,我根本不認識這號人物啊。”

加賀溫和地點點頭,似乎對香織的回答不意外。

“也是。好,我明白了。”

“請問……究竟怎麼回事?”

“不清楚。”加賀搖搖頭,“大概是某處還有另一個人懷孕吧。”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