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頭天冷,她穿上外套,圍條圍巾才出門。搭地鐵到人形町站很快,她走進營業中的食堂詢問有座弁慶像的公園在哪里,得到大嬸親切的指引。

深呼吸一口,胸腔頓時竄進一股寒意,她忍不住想縮起肩膀。天這麼冷,呼出的氣息卻沒化成白霧,真不可思議。

四下靜得有點恐怖,但香織仍走向林中的步道。長椅錯落在茂盛的林間,那一夜,冬樹藏身在哪里?是不是縮著軀體躲在暗處?

“香織……”

耳邊響起冬樹呻吟般的呼喚,正是那晚冬樹打來時的第一聲。

“我……犯了不該犯的錯。糟糕,該怎麼辦?”

他究竟想說甚麼,如今已無從知曉。通話後,他就為了逃離警察被車撞上。

冬樹一定遇上極不走運的狀況,只有這個可能。他絕對幹不出殺人那種事。

此時,香織瞥見長椅上有一大團像行李的東西,好奇地上前探看,卻嚇得倏然停步。灰毛毯外露出一只手腕,原來是有人蜷著身子睡在長椅上。

她不禁心生恐懼,這一區的樹木特別茂密,四下尤其陰暗。

香織立刻折返原路,眼看弁慶像就在前方,卻又發現旁邊站著一名高大的男子。由於逆光,香織看不見對方的表情,總覺得對方正盯著她。

香織連忙別開臉,打算離開濱町綠道。

“中原小姐。”

對方竟然喊了她的名字,她嚇得倒抽口氣,腳下一個踉蹌。

男子立刻沖過來。“妳沒事吧?”

原來是認識的人。對方是刑警,日本橋署的加賀刑警。

“抱歉,好像嚇到妳了。”對方露齒一笑。潔白的牙齒讓她頓時安心不少。

“該說抱歉的是我。對不起,夜里看不清楚,沒認出您。”

“這種時間,妳怎麼在這里?莫非是想……”

“嗯。”香織點點頭,“想看看他最後打電話給我的地點,還有車禍現場。”

“果然。不過,他先是躲在這邊,出車禍的地點則在另一頭。”加賀指著反方向的步道。

“這樣啊……”

“要去瞧瞧嗎?我可以帶路。”

“真的嗎?”

“當然。”

還是跟著刑警安心,於是香織接受了對方的好意。

“今天松宮先生沒和您一起?”香織邊走邊問。

“剛分別不久。工作以外,我盡可能避開他。一天到晚大眼瞪小眼,早就看膩了。”

大概是想讓香織放輕松,加賀才故意這麼說。香織回以一笑。

“那加賀先生怎麼會來這里?”


“沒特別的理由。遇到瓶頸時,就不斷回到原點重新審視。這是我的辦案方式。”


“原點……”


“這里正是原點,所以妳才會過來吧?”

香織默默點頭。從這位刑警身上,她也漸漸感受到與松宮同樣的溫暖。原本他給人很強烈的壓迫感,不知何時,那種感覺已消失無蹤。不曉得是所有刑警都這樣,抑或兩人比較特別?

地面依舊樹影幢幢。之前眼中恐怖的景象,此刻卻變成帶著夢幻氛圍的圖紋。

綠道出口就在不遠的前方,外頭是大馬路,車輛川流不息。

“他就是衝上那條新大橋大道。”加賀告訴香織。

“居然往那種地方沖……”

冬樹真是亂來。看看那條大馬路,單側就有三線道,另一側則是高速公路的出口。

腦海浮現他撞上卡車的幻影,香織不由得緊緊閉上眼,內心一陣激動,淚水就快奪眶而出,但她拚命忍住。

深呼吸數次後,她睜開眼。“謝謝您替我帶路。”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