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通話後,松宮轉告石垣的指示,加賀卻難以釋懷地偏著頭說:“在路上偶遇……唉,也不無可能。”

“不知上頭打算怎麼解釋刀子的問題?目前的假設不太合理啊。”

“大概想硬編個理由帶過。總之,我們照做吧,本來就得確認青柳先生當天的行蹤。”

加賀與松宮搭日比谷線返回人形町,踏上已熟悉到不需要地圖的街道。至於路線,不用提,當然是巡訪參拜七褔神。他們逐一拜訪神社周邊的商店,試圖打探出目擊證言,連之前調查過的店家也再度上門詢問。或許受訪店家之前一時沒憶起,後來又想到甚麼相關線索。

然而,兩人耗費數小時四處走訪,還是沒找到案發當天青柳武明參拜七褔神的證據。

“搞不好,他那天途中都沒進店里歇腳。”經過寶田惠比壽神社時,松宮說道。此時天色已暗。

“或者,他根本沒進行參拜……”加賀低喃。

“怎麼可能?那他幹嘛到日本橋這一帶?”“不清楚。不過,每次要參拜七褔神時,他不是都會帶上一百只紙鶴嗎?可是,水天宮並未發現新的紙鶴串。”

“不一定會帶吧。”

加賀一臉存疑,陷入沈默。不久,兩人走到昭和大道。那間和紙專賣店就在轉角,一樓店面還沒打烊。

加賀停住腳步,“去看一下。”

“咦,昨天不是才去過?”

加賀當沒聽見,徑自走進店門。松宮沒辦法,只好跟上。

昨天接待他們的女店員微笑迎上前,神情卻難掩不安。“需要請主任過來嗎?”

“不用了,只是有件事想麻煩妳。方便再借看‘和紙十色’嗎?”加賀問。

“啊,這個嗎?”

加賀接過,仔細地端詳。那與昨天買的是同款和紙。

“哪里不對勁嗎?”松宮出聲。

“不好意思,”加賀對女店員說:“這款和紙顏色的排序,每套都一樣嗎?還是有不同的排列方式?”

女店員有些困惑,留下一句“請稍待”,便走進店後頭。

松宮望向架上的“和紙十色”。每套最上面都是粉紅,接著是正紅、橘、褐、黃、綠……的順序。

“顏色排序有問題嗎?”松宮追問。

此時,女店員返回。“抱歉讓二位久等。剛確認過,這款商品只有一種形式。”

“了解,感謝妳的協助。”加賀將和紙放回架上。

“怎麼回事?”待女店員走遠,松宮開口:“顏色照甚麼順序排列不都一樣?”

加賀緩緩轉向松宮。“記得在水天宮打聽到的情報嗎?第一次出現的紙鶴是哪種顏色?”

“當然,社務所那位先生說是黃色。”

“沒錯。據我們推測,青柳先生買下十套‘和紙十色’,取出同色的紙,折出一串一百隻的紙鶴。但,不覺得奇怪嗎?換成是你會怎麼做?通常是拿最上層的色紙來用吧。這款商品最上頭是粉紅色,黃色在中間。為何刻意挑夾在中間的顏色先折?”

松宮再度望向“和紙十色”,確實如加賀所說。“你是指,他有非從黃色折起不可的理由……”

“嗯,我是這麼認為的。癥結在於,那個理由究竟是甚麼。”加賀的語氣分外沈重。


21


弁慶像比想像中小,雖然一如預期得擡頭瞻仰面容,卻和成人的身高差不多。而且,既非設在高臺上,也沒架起圍欄,一伸手就能摸到。

香織來到濱町綠道。時間接近晚上十點,空氣寒冷乾燥,樹木的枝葉遮蔽了街燈光線,連腳下都看不清楚。

香織看新聞報導才曉得,案發當晚,冬樹就是逃進這座公園。雖然沒記下公園的名字,電視屏幕映出的弁慶像卻成為線索。

在家吃晚餐時,香織突然想去那個地點瞧瞧──那個冬樹最後與她通話的地點。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