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9)

唐·若奧五世將不得不為有個女孩子而高興。人們並非都能得到一切,有許多次要求的是這個,得到的卻是那個,這就是祈禱的奧秘所在;我們懷著一種意圖把祈禱拋向空中,但祈禱詞選擇自己的道路,有時落到了後面,讓後來出發的祈禱詞超過了;另一種情況也不罕見,即一些祈禱相互交配,生出了變種的或混血的祈禱詞,它們既不是原來的父親,也不是原來的母親,說不定還會吵鬧起來,在路上面紅耳赤地爭是論非,於是乞求的是個小夥子,而生下來的卻是個姑娘;你看,來的正是個姑娘,這女嬰身體健壯,肺部發達,這從哭叫聲中可以聽得出來。不過,整個王國幸福異常,這不僅因為王室生下了繼承人,還下令張燈結彩慶祝3天,而且還因為,人們總指望向神力的乞求產生次要的效果,消除眼下嚴重的旱災;乾旱已持續8個月之久,祈禱之後下起雨來,這隻能是由於祈禱的緣故,不可能是別的原因,已經有人說公主的降生帶來了吉兆,雨下得這樣大,只能是上帝的旨意;我們一再祈求,他不耐煩了。農民們冒著雨下地了,田壟像嬰兒出生一樣在潮濕的土地上出現了,但它們不會像嬰兒那樣哭叫,感到被鐵犁劃開也不嘆息一聲,只是躺在一邊,油光閃閃,任憑雨水落進胸懷,不過現在雨下得小了,慢了,像空氣中難以摸到的微塵,為的是不改變休閑地的形狀,以其現在的皺格迎接金黃的麥田。這種分娩非常簡單,不過要是沒有原來的乞求,沒有人們的努力和種子也做不到。所有的男人都是國王,所有的女人都是王后,親王們是所有人勞作的結果。 

但是,不應當不看到差異,相當多的差異。公主的洗禮是在聖母日舉行的,這一天極為矛盾,因為王后已經無須為其圓圓的肚子而難為情,人們不難看出,並非所有的王子都一樣,這一點,某位王子或公主命名和洗禮時的顯赫和隆重程度便表現得一清二楚;這一次,整個王宮和王家小教堂以布幔和黃金器皿裝飾一新,王室成員身穿禮服,但由於飾物太多、氣氛過於熱鬧而難以看清每個人的面孔和身段。王后臥室的隨從人等經過德國式客廳前往教堂,後面是身著拖地無袖長袍的卡達瓦爾公爵,他在傘蓋下緩緩前行,手中的權杖表明他擁有最高爵位,擔任國家顧問職務;公爵雙臂抱著的正是麻紗繈褓中的公主,繈褓用絳緞裹住,下邊垂著流蘇;傘蓋後面跟著已任命的保姆,即聖塔·克魯斯·維利亞伯爵夫人,還有王宮所有的貴婦人,有的相貌美麗,有的倒也平常;最後是幾位侯爵和公爵之子,他們帶著布、鹽、油等等各自的徽號。

 

7位主教為她命名洗禮,他們站在主祭臺的臺階上,像7個黃金白銀太陽。從此她被稱作馬麗婭·沙維爾·弗朗西斯卡·萊奧諾爾·巴爾巴臘,並且立刻在名字前面冠以唐娜的頭銜,盡管她還那麽小,還抱在懷里,還在流口水,但已經是唐娜;以後會長大的,一開始先戴上了一個填滿鑽石的十字架,那是她的教父和叔父唐·弗朗西斯科王子送給她的,價值5千埃斯庫多;唐·弗朗西斯科王子還送給他的乾親和王后一根裝飾羽毛,說我這是為了獻殷勤而已;還送了幾個鑽石耳墜,這才是真正的禮品,價值高達25000埃斯庫多,堪稱藝術品,不過是法國貨。 

這一天,國王以其陛下之尊不是在百葉窗後面而是公開露面,不是在自己的看臺而是王后的看臺,以示對她非常尊重,這樣,幸福的母親雖然坐在稍低一點的椅子上,但畢竟在幸福的父親身邊;當晚張燈結彩。“七個太陽”和布里蒙達從城堡那邊下來觀看彩燈和飾物,觀看掛著簾幔的王宮,觀看工匠們受命搭起的拱門。他比平常更加疲倦,或許是為了慶祝降生和洗禮舉行的一個個宴會,他扛的肉太多了。他把肉拉出來,拖過去,掛起來,用的都是左手,現在左手很疼。現在鉤子在肩頭的旅行背袋里休息,布里蒙達拉著他的右手。

 

在過去幾個月的某一天,安東尼奧·德·至若澤修土歸天了。除非能在國王的夢中出現,否則就再也不能來提醒國王所許的願。不過我們應當放心,不要借給窮人錢,不要欠富人債,不要向修士許願,唐·若奧五世是位言而有信的國王,我們必定會有修道院。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