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您要罵就罵我吧……」宗二爺的聲兒特別虔誠。 

「什麼?」關老爺子一愣。 

「都怪我,」宗二爺更誠懇了,「在這裡幫您找不出這麼個人兒!(鳥友們感激)您、您哪!誰不知是愛鳥界少有的正派人兒?(老頭子感激)人正不怕影兒斜!聽螻螻蛄叫還不種莊稼了?」

 

「對!」關老爺子來勁兒了,「我就不信這個邪!說我賣國?嘿嘿!我倒要賣出個模樣兒讓這缺德主兒瞧瞧!老閨女,走!有勁兒咱到大公園使去!」 

喝!說完他真提著鳥籠子走了。雖然鳥友們一眼就看出,他一提鳥籠子,老閨女就衰敗地一個趔趄,可大夥兒誰都不敢提。就算侯七,也是等老頭子跨過了石帶橋,隱沒在柳蔭深處,才敢跳起來日娘操祖宗:

 

「呸!這老幫子有什麼了不起?他還以為咱不知道,大公園裡那些洋鳥派兒,成天拿他當老古董玩兒!張口就是:關老!拿您的老閨女給您換回個小老婆行不?嘿嘿!猴子穿馬褂兒,他倒跑到咱爺兒們跟前假充七品官兒來了!罵誰?還不是老少爺們一人攤一份兒!」 

「就是嘛!就是嘛!」也有幾個鳥友的火兒被點燃了。 

「諸位!諸位!」又得宗二爺出來圓場兒了,「別傷了和氣!別傷了和氣!咱們不就是圖個和睦清靜嗎?什麼和什麼呀,忍忍不就過去了!」

 

「不行!」侯七脖梗子一挺,「怪不得機關裡刷老幫子,就是糊塗,分不清個陰陽面兒!諸位瞧得清楚,那老閨女連架都落不穩了,咱可得抱成團兒,鳥協開張,誰選這老幫子當掌櫃的,我操他八輩祖宗!」 

「老七!你要再瞎嚷嚷,我可要生氣了!」宗二爺又忙著阻止。 

「二哥!」侯七可不理這茬兒,「您怕上頭批評,咱可不怕!要是非把這老幫子架在咱老少爺兒們的脖梗子上,我可真敢到市裡請願去!」

 

「你呀!你呀!」宗二爺急得直跺腳。 

據說,還是多虧了宗二爺連夜請客,才總算用酒壓下了侯七這股火氣,勉強使小樹林裡愛鳥界的和睦維持了下去。 

可一連兩天,關老爺子又不露面兒了,虯龍爪一直仍然空著。鳥無頭不飛,人無頭不走,這兩句話應在愛鳥界再恰當也沒有了。鳥友們總覺得心頭空蕩蕩地不是滋味兒。可宗二爺又總壓著小妞子不讓露臉。唉!這沒有一鳥挑頭,哪有百鳥齊鳴?玩鳥兒還有個什麼樂子。

 

這一晌午過得真沒意思。就連侯七這小子直到這工夫都沒來,缺了他那「老西子」的瞎喳喳,小樹林就更冷清沒勁了。大伙兒悶悶不樂地坐著,要不是宗二爺慷慨地給鳥友們散煙,准保早就各自回家伺候老婆孩子去了。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