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望著漸漸微弱的星光想,一個人一生可以達到的,自己在這一個晚上已經全部達到了,然後就睡著了。又一天的太陽升起來了,他拿出了那隻耳環,交給姑娘說:“那輪月亮是我的悲傷,這只耳環是我的歡樂,你收起來吧。”姑娘歡叫了一聲。

 

銀匠說:“要知道你那麼喜歡,我就該下手重一點,做成一對了。”姑娘就問:“都說銀匠會偷銀子,是真的?”銀匠就笑笑。 

姑娘又問:“這隻耳環的銀子也是偷的?”銀匠說:“這是我唯一的一次。”埋伏在暗處的人們就從周圍衝了出來,他們歡呼抓到偷銀子的賊了。銀匠卻平靜地說:“我還以為你們要等到太陽再升高一點動手呢。”被帶到少土司跟前時,他把這話又重復了一遍。少土司說:“這有什麼要緊呢,太陽它自己會升高的。就是地上一個人也沒有了,它也會自己升高的。”銀匠說:“有關係的,這地上一個人也沒有了,沒人可戲弄,你的日子就不好過了。”少土司說:“天哪,你這個人還是個凡人嘛,比賽開始前我就把該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為什麼還要抱怨呢。再說偷點銀子也不是死罪,如果偷了,砍掉那隻偷東西的手不就完了嗎?”銀匠一下就抱著手蹲在了地上。

 

按照土司的法律,一個人犯了偷竊罪,就砍去那隻偷了東西的手。如果偷東西的人不認罪,就要架起一口油鍋,叫他從鍋里打撈起一樣東西。據說,清白的手是不會被沸油燙傷的。 

官寨前的廣場上很快就架起了一口這樣的油鍋。

 

銀匠也給架到廣場上來了。那個牧場姑娘也架在他的身邊。幾個喇嘛煞有介事地對著那口鍋念了咒語,鍋里的油就十分歡快地沸騰起來。有人上來從那姑娘耳朵上扯下了那一隻耳環,扔到油鍋里去了。少土司說,銀匠昨天沾了女人,還是讓喇嘛給他的手唸唸咒語,這樣才公平。銀匠就給架到鍋前了。人們看到他的手伸到油鍋里去了。廣場上立即充滿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