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這時,忽然聽到鳥的樂園裡,眾烏友一驚一乍地發出一陣喊叫聲。緊接著便是枝丫飄搖,樹影篩動,有幾位鳥友已經撲出小樹林嚷嚷上了: 

「宗二爺!宗二爺!」 

「您在哪兒呢?您在哪兒呢?」

 

宗二爺聽後一怔,侯七早就聞聲竄到了前頭。小樹林裡又是一片呼喚,只見侯七一轉身子就報大事不好: 

「二哥!莫非關老爺子不等咱哥兒們下手,就把小妞子失聲叫出的錯音兒判定為髒口?天哪:這可壞了醋啦!」

 

宗二爺又是一怔。就是這麼能穩得住神兒的人兒,也顯得手腳失措了。剛等候七前腳鑽出去,他就緊跟在後頭,撥開枝枝丫丫趕來了。 

眾鳥友紛紛迎上,似都想急切地和宗二爺說些什麼,但他已顧不了這個,一揮手兒制止了大夥兒的瞎喳喳,目光嗖的一下,就落在了自己那鳥籠子上。

 

小樹林裡戰戰兢兢,籠罩著一層神秘的氣氛…… 

宗二爺的目光呆滯不動了,只見在一技平伸的丫字型樹杈子上,自己的小妞子正和關老的老閨女並排掛著,不吭不哈,在鳥籠裡都很矜持,而在這兩個鳥籠子前頭,正站著令人難解的關老爺子,倒背著手兒,瞇縫著眼兒,微探著頭兒,正神神叨叨地研究著這一對鳥兒。

 

「關老爺子!出、出什麼事兒啦?」侯七搶先發問。 

「哦?」關爺子像才醒過神兒,目光連侯七撩都不撩,逕直投向了宗二爺,神秘莫測,似驚、似喜、似憂、似怨、似嘲弄、似感歎,直把宗二爺瞅得差點暈了過去,半晌才從牙縫裡哼出聲兒來:

 

「嘿嘿!您這是戲耍老頭子吧?」 

「什麼?什麼?我、我敢嗎?」宗二爺更覺莫名其妙了。 

「不敢,嘿嘿!您把大夥兒都蒙在鼓裡,當掐了頭的蒼蠅玩兒!」

 

「您哪!話可不能這麼說!」宗二爺更感到惶恐不安。 

「您逼得呀!嘿嘿,賞大夥兒個臉兒,給咱露露您這鳥兒的底吧!」 

「哦!這、這……」宗二爺更覺得大事不好,眼前一陣發黑。

 

似乎連平時這些喜歡和睦清靜的鳥友」,今兒個也在聽著這糟老頭子的指揮瞎起哄。一個勁兒「二爺!二爺」的喊,眉宇間甚至都彷彿透著一股幸災樂禍的神情。再看侯七,也好像忘了昨兒個酒宴上的海誓山盟,正和一個鳥友悄悄地咬耳朵。猴里巴肌的臉上,表情更為複雜,還不時地直朝他翻白眼兒。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