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土司說,這下他恐怕真地要成為一個瘋子了,如果他知道其實是鬥不過我的話。這時,月光里傳來了銀匠敲打白銀的聲音:叮咣!叮咣!叮咣!那聲音是那麼地動聽,就像是在天上那輪滿月里回蕩一樣。循聲找去的人們發現他是在土司家門前那一對虎頭上敲打。月光也照不進那個幽深的門洞,他卻在那里丁叮咣咣地敲打。下人們拿了家夥就要衝上去,但都給少土司攔住了。少土司說:“你是向人們證明你不是瘋子,而是一個好銀匠嗎?”銀匠也不出來答話。

 

少土司又說:“嗨!我叫人給你打個火把吧。”銀匠這才說:“你準備刀子吧,我馬上就完,這最後幾下,就那麼幾根鬍鬚,不用你等多久。我只要人們相信我確實是一個銀匠。當然我也瘋了,不然怎麼敢跟你們作對呢。”少土司說:“我為什麼要殺你,你不是知錯了嗎?你不是已經在為你的主子幹活了嗎?我還要叫人賞賜你呢。” 

這一來,人們就有些弄不清楚,少土司和銀匠哪個更有道理了,因為這兩個人說的都有道理。但人們都感到了,這兩個都很正確的人,還在拼命要證明自己是更加有道理的一方。這有什麼必要呢?人們問,這有什麼必要呢?證明了道理在自己手上又有什麼好處呢?而且就更不要說這種證明方式是多麼奇妙了。

 

銀匠幹完活出來不是說,老爺,你付給我工錢吧。而是說,土司你可以殺掉我了。少土司說,因為你證明了你自己是一個銀匠嗎?不,我不會殺你的,我要你繼續替我幹活。銀匠說,不,我不會替你幹的。少土司就從下人手中拿過火把進門洞里去了。人們都看到,經過了銀匠的修整,門上那一對虎頭顯得比往常生動多了,眼睛里有了光芒,鬍鬚也似乎隨著呼吸在顫抖。 

少土司笑笑,摸摸自己的鬍子說:“你是一個銀匠,但真的是一個最好的銀匠嗎?”銀匠就說:“除去死了的,和那些還沒有學習手藝的。”少土司說:“如果這一切得到證明,你就只想光彩地死去是嗎?”銀匠就點了點頭。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