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定學:心智哲學12個問題探析(3)

美國哲學家托馬斯·內格爾(Thomas Nagel)在“成為蝙蝠可能是什麽樣子”一文中指出:“意識是使身心問題難以真正得到解決的東西。…… 如果沒有意識的話,心身問題將會是索然無味的;但如果有意識,心身問題又好像無望解決。”[9] 意識真的使身心問題無法得到解決嗎?在討論這個問題之前,我們首先必須搞清“意識”一詞的含義,這是因為長期以來,不同的哲學家往往對“意識”做出完全不同的解釋,假如不搞清“意識”一詞的含義,就很容易產生歧義和混亂。

那麽,內格爾所說的“意識”究竟是什麽含義呢?諾曼·馬爾科姆在“‘意識’一詞的兩種用法”中指出,“意識到”可以被“覺察到”或“覺知到”所替換。[10]按照馬爾科姆的解釋,意識其實就是覺察或覺知。在本文的第一節,我們也曾對意識進行過定義,我們認為意識是腦在認識過程中所達到的一種高級境界,意識是主體對自我以及非我的反思與覺悟。所謂“覺悟”就是指主體的“覺知”和“大徹大悟”,可以看出“覺悟”與“覺察到”或“覺知到”含義比較接近,這就是說,我們對意識的理解與馬爾科姆、內格爾是基本相同的,即意識是主體的“覺察”、“覺知”或“覺悟”。

主體為什麽能夠對自我(主體自己)和非我(與我不同的事物)產生“覺察”、“覺知”或“覺悟”呢?精神分子論認為,主體的這種能力來自於大腦,來自於大腦複雜而又高級的神經結構,這就是說,意識就是大腦的一種高級功能或屬性。意識是大腦的高級功能或屬性,那就是說意識產生於大腦,派生於大腦,它與大腦存在著同一性;又由於大腦是身體的一部分,所以意識與身體也存在著同一性。人之所以能夠對自我和非我產生“覺察”、“覺知”或“覺悟”,之所以能夠具有意識,原因就在自身,就在自己的身體,就在自己身體中的大腦,所以身與心(意識)必然是同一的。但需要指出的是,意識是大腦的一種功能或屬性,它不是物質實體,也不是獨立的個體事物,所以它與大腦或身體的同一只是物體與屬性、結構與功能的同一,並非是物質實體之間的同一。只要搞清了意識與大腦的關係,那麽意識就不會成為解決身心問題的障礙。

 

當然問題並沒有完全終結,哲學家朱利安·傑恩斯在“關於心靈起源的四個假說”一文中又提出這樣的問題:“意識怎麽可能通過自然選擇而從單純的物質中派生出來呢?”[11]我們的初步回答是,由於大腦這塊物質是生物進化的頂峰,是世界上最複雜、最高級的物質結構和信息結構,所以意識功能能夠從中派生出來。至於意識產生的具體機制,我們將另作探討。 

長期以來,人們之所以很難對心身問題和心物問題做出合理的解釋,根本原因就在精神或心智的本質。千百年來,哲學家們把心智和物質劃分為兩個截然不同的形而上學領域,他們認為心智的本質是“幽靈”那樣的非物質實體,而身體和外部事物則是實實在在的物質實體。假若心智的本質真的是“幽靈”那樣的非物質實體,那它就很難與物質實體——身體和外物發生關係,心身問題和心物問題也很難得到解決。心身問題和心物問題之所以會成為哲學的最大難題,之所以會有那麽多的哲學家被這個問題困惑,根本原因就在於此。精神分子論對精神或心智的本質提出了新的認識,精神的本質是分子,心智是大腦產生的高級物質,這樣心智和身體、精神和外物就同為物質實體,二者在本體論上就是同一的。既然二者在本體論上是同一的,既然二者同為物質實體,那麽,心智和身體、精神和外物就完全可以發生關係,完全可以進行信息的傳遞與交流,完全可以相互作用、相互影響,這樣心身問題和心物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首先搞清精神或心智的本質,然後再確定心身、心物之間的關係,精神分子論提出了解決心身問題和心物問題的一個新思路。 

 

心靈哲學家們認為,精神或心智在物理世界中的地位問題,是心靈哲學中的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12] 精神分子論對這個問題做出了新的解釋,精神或心智是大腦合成的高級化學分子,是大腦產生的高級物質,所以心智和物質屬於同一形而上學領域,心智也屬於物理世界,在物理世界中具有自己的地位。20世紀50年代,哲學家普賴斯(U .T. Place)、斯馬特(J. J. C. Smart)和費格爾(H. Feigl)等人曾提出“心-身同一理論 (the mind-body identity theory)”,該理論認為心理過程與大腦的神經過程同一。精神分子論進一步認為,不僅心理過程與大腦的神經過程同一,而且心智與大腦中的高級化學分子同一,所以精神分子論是更為徹底的同一論和還原論(reductionism)。

然而多年來,同一論和還原論一直受到一些心智哲學家的質疑與批評,他們認為心智和身體是屬於不同範疇的東西,硬是把概念上屬於不同範疇的存在物說成在本體論上是同一樣東西似乎缺乏足夠的道理和證據。[13] 作者認為,大腦是一個物質結構,大腦的認知過程也是一個物質的過程,而大腦的產物——心智也必然是一個物質的東西,而不可能是虛無縹緲的非物質,更不可能是神秘的“幽靈”,所以某些哲學家對心智本質的論斷是沒有科學依據的,也是不真實的。既然這些哲學家對心智本質的論斷是不真實的,那麽他們把心智和身體列入不同的範疇,把心智和身體劃分為兩個截然不同的形而上學領域,就是難以成立的。

假若心智的本質真的是物質實體,那麽,同一論和精神分子論把心智和物質列入同一形而上學領域就是有道理的、合理的。以上是邏輯的推理和論證,腦科學和認知科學的發展也日益證明,心智的本質不可能是虛無縹緲的非物質或神秘的“幽靈”,而更有可能的則是一種物質的東西,因為物質的大腦根本無法產生非物質的產物,大腦中的精神信息也無法把非物質的“幽靈”作為自己的載體。正如著名科學家、諾貝爾獲得者克裏克所說的那樣:“科學的信念就是,我們的精神(大腦的行為)可以通過神經細胞(和其他細胞)及其相關分子的行為加以解釋。”[14]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