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還甭說,老掌櫃這一招兒使對了。要知道,這一輩子有誰像白三爺這樣對待過驢財神?沒!眼瞅著大夥兒愣把這麼好個人兒逼走了,他心裡能不難受嗎?不能!可自個兒又結巴帶窩囊, 

阻止不了,於是白三爺這一走,便把他的魂兒也勾去了。只留下小瘸驢又有什麼用?它會陪笑臉兒嗎?它會解悶兒嗎?它會討好說話兒嗎?它會出主意想點子嗎? 

一句話,驢身上有人的影兒……

 

老掌櫃這一登門說明原由,驢財神一聽要給自己請回白三爺,那積極性大了,當時就牽著小瘸驢難得地出了府邸。剛一到白三爺家的門口,便是一聲「一日不見如三秋兮」的號陶,愣把白三爺嚇得一下子就蹦出了自己那「茅廬」。一見面,陳爺似有千言萬語要往出結巴,可白三爺卻先摟著那小瘸驢兒委屈地抽泣起來。 

瞧!傷心卻仍不忘玩驢…… 

「三爺!」老掌櫃這時才開了口,「瞅瞅這情份兒,您還能不回去麼?」

 

「您哪!」白三爺哽咽得更厲害了,「真不愧薑是老的辣,可您就不該愣把我往這是非窩兒裡扯啊!」 

「不扯?」老掌櫃聲兒也很淒涼。「事兒可就鬧大發了!陳爺不出山,大褲襠胡同可眼瞧著給毀了!」 

「那是陳爺的能耐!」白三爺堅持認為。

 

「瞧您!」老掌櫃有點兒發急。 

「憑我白三兒能有什麼本事?」白三爺仍不退讓。 

「好、好!」老掌櫃也來了絕的,「那就聽聽陳爺怎麼說吧!」

 

「哇!……」陳爺卻又是一聲慘人的號啕。小驢兒也馬上嘶叫著呼應了。 

「您?!……」老掌櫃還是只顧盯著白三爺。 

「我?!……」白三爺還是只顧得痛苦地搖著頭兒。

 

「哇!……」又是一聲絕望的號啕,又是一聲呼應的嘶叫。 

「三爺……」老掌櫃又恰到好處地輕輕呼喚一聲。 

「這……唉!」白三爺只得仰天一聲長歎,「老掌櫃,真有您的!我白三兒還能說什麼呢?就是火坑,我白三兒也只好咬著牙往下跳了!」

 

「夠意思!」老掌櫃及時地一伸大拇指,「我老頭子替大褲襠胡同燒高香了!」 

陳爺也難得地咧嘴樂了…… 

不知白三爺是能避邪還是能壓陣,說也奇怪,自從他一回到陳爺府邸,那御馬石畔的瘸驢和木轆轤車就少了一多半兒。又過了半天,就連那位自稱是驢財神親兒子的小玩鬧也驟然改了口:

 

「誰給爺兒們造謠?除非瞎了眼睛才能看上他!紅眼圈兒、爛眼邊兒、不滿五尺的老羅鍋兒、內漬麻花地他配狗去吧!」 

得!驢財神又跟著倒了大霉! 

古泉居茶樓外,正氣顯然一轉眼就回升了。人們一開頭還總嘀咕,白三爺是不是和這幫子爭創名牌的各種驢肉陳有什麼關係?但一細瞧,大夥兒就發現不是這麼一回子事情。即使只剩下了一個冒牌貨,也架不住人家眼勤、腿勤、嘴勤,嚷嚷的聲音能把整個大褲襠胡同灌滿了,喊得連茶樓都直顫悠:

 

「諸位、諸位!誰愛賣驢肉我管不著,可有一點兒,千萬別沾陳字這個邊兒!話說前頭了,我白三兒受陳爺委託,就專管這冒名頂替的事兒!諸位、諸位!該姓什麼您還姓什麼,驢肉陳這塊老招牌可不願招蒼蠅!要不然,可別怪我白三兒告你坑、蒙、拐、騙、外帶詐!」 

瞧!冒牌貨果然聞聲逃竄了!一正避百邪嘛…… 

更絕的一手是,人家回來剛不幾天,十代單傳的湯褪驢肉就又熱氣騰騰地出鍋了。這天一大早,就聽得古泉居茶樓前一陣小鞭炮兒乒乒乓乓山響,人們剛讓震到路兩邊兒,就只見那頭小瘸驢兒拉著那輛木轆轤車,又肉香撲鼻地轆轤過來了。驢車後還是跟著那麼位油漬麻花、不吭不哈的小羅鍋兒,只不過如今年齡大了點兒。

 

像夢、簡直像是一場夢……

Views: 2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