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1)

“我沒有錢了。‘美洲豹’那小子是個強盜。”

“我借給你一些好嗎?”“奴隸”問道。

“你有錢?”

 

“有一點。”

“借給我二十索爾,可以嗎?”

“二十索爾,可以。”

 

阿爾貝托拍了對方一下,說:

“好極了,好極了。我一個銅板也沒有了。你要是同意的話,我可以用寫小說還賬。”

“奴隸”低下頭說:“不。最好是用寫信。”

 

“寫信?你?戀愛啦?”

“還沒有。”“奴隸”說道,“不過將來也許會有的。”

“好吧,夥計。我替你寫二十封。說定了,可是你得把她的信給我看看,了解一下風格嘛。”

 

幾間寢室好像又有了生氣。從五年級各班的宿舍里傳出腳步聲、開關衣櫥聲,甚至還有罵人聲。

 

“該交接班了。”阿爾貝托說,“咱們走吧。”

他們走進寢室。阿爾貝托走到巴亞諾床邊,彎腰解下一根鞋帶,然後用雙手推推黑人。

“你媽的,你媽的!”巴亞諾暴怒地叫起來。

 

“一點鐘了。該你的班了。”阿爾貝托說。

“要是你提前叫醒我,我就揍你屁股。”

寢室那一端,博阿在罵“奴隸”,他也是剛剛被叫醒的。

 

“步槍和手電在這里。”阿爾貝托說,“你如果願意,就繼續睡下去。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查哨的就在二班呢。”

“真的嗎?”巴亞諾說著坐了起來。

阿爾貝托走到自己床邊,開始脫衣服。

 

“這里的人可太有意思了,太有意思了。”巴亞諾叫起來。

“出什麽事情了?”阿爾貝托問道。

“有人偷了我一根鞋帶。”

 

“安靜點!”有人喊道,“值班的,叫這些狗娘養的閉上嘴!”

阿爾貝托聽到巴亞諾踮著腳走過來,接著便是一陣翻東西的聲音。

“有人在偷鞋帶!”他叫喊起來。

 

“詩人,總有一天,我要敲碎你的腦殼。”巴亞諾打著呵欠說道。

幾分鐘以後,值班軍官的哨聲劃破了夜空,阿爾貝托沒有聽見;他已進入夢鄉。

叠戈。費雷這條街的長度不足三百米。初次走過這里的行人,會以為它是條死胡同。確實,從與拉爾科大街交叉的路口上一望,過了兩個街區,就到了這條街道的盡頭。盡頭有一幢兩層樓的建築,樓前有一個帶綠色柵欄的小花園。這幢樓從遠處看去仿佛堵住了叠戈。費雷街的去路,但實際上它是波爾塔巷。這條小巷與叠戈。費雷街交叉,橫斷了後者的去路。在拉爾科大街與波爾塔巷中間,還有另外兩條平行的街道:科隆街和奧喬蘭街。它們把叠戈。費雷街一共切成三段。科隆街和奧喬蘭街橫切叠戈。費雷街之後,向西伸展大約二百米,在防波堤上猛然截止。這道紅磚的海堤環抱著米拉芙洛爾區,是城市的邊緣,它剛好建在懸崖之上,沐浴在利馬灣那奔騰咆哮的碧綠海水之中。

 

在拉爾科大街、防波堤和波爾塔巷所包括的地段里,有六個街區,共有一百多所住宅、兩三家食品店、一家藥房、一座冷飲亭、一家鞋鋪(一半藏在汽車修理間中),還有開設在一道圍墻後面的秘密洗衣店。東西走向的那幾條街的兩側,全種有樹木。叠戈。費雷這條街則沒有。上述那些店鋪統治著這里的經濟生活。這片地方沒有名字。為了參加每年一度的特拉薩斯俱樂部冠軍賽,小夥子們組織足球隊的時候,就用“快樂區”這個名字去報名。但是比賽一結束,這個名字便棄之不用了。因為,桃色新聞上經常把那條妓女街,即瓦底卡。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