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创作的,少一点对自己的认识行吗?少一点对自己的打气行吗?向心理学大师维琴尼亚萨提尔学一学“尊重自己”的基本功吧;全世界说你不行无所谓,自己要看得起自己。

Rating:
  • Currently 4.42857/5 stars.

Views: 12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Rajang 左岸 on June 4, 2021 at 7:16pm


羅蒂:自我創造首推新語匯的創造

由於自我創造首推新語匯的創造,因而浪漫主義文學和美學成為典範。比如英國詩人布萊克的詩歌想象力之豐富、風格之獨特都是令人驚嘆的,但是布萊克卻不歸功於自己,而是將想象力視為一種依賴神啟的精神力量。

柯勒律治也將天才的特征理解為想象力,想象活動不是天馬行空無所依侍,而是最終歸結到神,神的意志是天才詩人創造力的源泉。

這些觀點都有柏拉圖主義的回響。當浪漫主義者把心靈比作燈或蠟燭,不僅是指藝術家的心靈照亮世界萬物,不僅是指藝術作品是藝術家的獨創,同時可能意味著,這光亮不過是對永恒之光的分有。

德國學者烏爾夫·舒倫貝格的著作《浪漫主義和實用主義: 理查德·羅蒂的詩性文化概念》,論及羅蒂的實用主義對於浪漫主義的改造( Schulenberg 5)

舒倫貝格指出,浪漫主義並未徹底放棄形而上學,而羅蒂解構了形而上學並使其失去神秘,可謂非常中肯的評價。

如果說公共語匯比如“苦難”“正義”“團結”的想象還是有據可依的,可以進行歷史、文化、政治制度之間的比較,而個人完美角度的想象力則是人類精神的極致,比如克爾凱郭爾作為“孤獨個體”的獨特思考,比如王國維“偶開天眼覷紅塵,可憐身是眼中人”的徹悟,比如里爾克“仿佛遙遠的花園從空中凋零”的奇異經驗。
(李曉林《論理查德·羅蒂“想象力”概念》,2018,文藝理論研究2018 年第5 期)

Comment by Rajang 左岸 on May 30, 2021 at 11:38pm


德里達的影响力

從古至今文學批評理論可謂汗牛充棟,什麼實證批評、精神分析批評、新批評、原型批評、社會批評、歷史批評、結構主義批評不一而足,可見文學批評的遊移不定。其實它們無不是偏居一偶,實施著批評話語的霸權。


從文學批評的實踐上看,批評也是一種“發明”。莎士比亞在 1601 年創作的《哈姆萊特》已有四百余年,據統計評論哈姆萊特的論文,平均每天一篇,這樣大約就有14萬左右的評論文章。就算哈姆萊特形象再豐富、性格在複雜,也不可能有這麼多的“發現”吧!


而中國的一部《紅樓夢》則催生了一個紅學學派。研究的方法可謂流派紛呈,有評點派、考證派、文本派、統計派。研究成果的差異性,更是令人吃驚,有言情說、色空說還有預言說,正如魯迅先生說的,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

假如《紅樓夢》能復活的話,它一定會站出來說,你們研究的不是我。其實,古今中外的評論家都是在借題發揮,正象吳亮說的:“我評論的就是我自己。”

綜上所述,德里達對西方傳統文化的解構,動搖了西方傳統文化的“根基”和“始源”,為哲學、詩學等文化的發展提供了無限自由創造的可能性。他思想的震撼力絕不亞於哥白尼的“太陽中心說”所產生的影響。

他的思想在新歷史主義、後殖民主義、女權主義、文化研究中都留下深深的“影子”。
(北京大學韓廣信,2004,論德裏達的詩性哲學與哲性詩學)

Comment by Rajang 左岸 on May 23, 2021 at 9:01pm


巴迪歐·抵制歇斯底里症

巴迪歐從七十年代法國政治的全面退潮中,看到的是一種重燃的迫切需要:我們迫切需要一種哲學去解釋那些重要的稀有事件,這些事件能夠永久改變我們對何為可能的認識和感知。在巴迪歐的語匯中,“事件”並不是指改變本身(無論其具有多大的世界歷史意義),而是指那些為思想與行動提供新的突破口的事情;他給出的例子不僅包括68年五月風暴,還有格奧爾格·康托爾(Georg Cantor)有關無窮的數學概念,勛伯格的十二音列體系,以及任何兩個墜入愛河的人。對他而言,哲學的功能是抵制按部就班的日常,思考並肯定新的可能性,也就是說,籠罩在懷疑主義之下的那種漫無邊際的批判思想,就像一種歇斯底里症,必須加以抵制。就藝術而言,哲學必須避開上述所有三個選項:藝術不能變成唯一的真理,但在藝術裏存在具體的事件,這些事件能夠生產專屬於藝術,同時又具備哲學和政治意義的真理形式。巴迪歐在《電影》(過去幾十年中他有關“第七種藝術”的論述文集)中告訴我們,關於藝術的哲學思考應該朝向一種肯定主義(affirmationism),“只有當它們暗示了能夠改變世界的某個點,才能說藝術所催生的理念構成對世界的判斷。”
 文/ 尼克・鮑姆巴赫(Nico Baumbach)譯/ 杜可柯

Comment by Rajang 左岸 on May 22, 2021 at 2:06pm


詩性文化:讓民眾成為民主外在的制約力量

按照羅蒂的邏輯,“強力詩人和烏托邦革命家”,應該是“自由主義的反諷主義者”。

然而,成為一個最低限度的自由主義者相對容易,成為一個不斷自我質疑的反諷主義者卻很困難。

困難的原因,“強力詩人和烏托邦革命家”,不僅從思想上更容易陷入,柏拉圖主義的“宏偉”和浪漫主義的“深奧”,而且也更容易沈迷於“領袖”“先知”“神父”“精英”的身份幻覺中

他們的“想象力”既有促進社會完善的一面,也有可能使烏托邦想象,演變為現實中的集權主義和專制主義,所以與其寄希望於他們成為反諷主義者,不如寄希望於民眾的啟蒙,讓民主成為外在制約力量。
(李曉林《論理查德·羅蒂“想象力”概念》,2018,文藝理論研究2018 年第5 期)

延續閱讀 》

民主的外在制約

讓文學取代宗教、哲學主導地位


“想象力”概念的意義 / 時間病患 / 充分起作用的人

與時間和好的輕鬆關係

福柯·關懷自身

Comment by Rajang 左岸 on May 10, 2021 at 8:41pm


全球午睡運動


歷史上不少精力最充沛、最成功的人士都是打盹成癖的,如約翰·F·肯尼迪、托馬斯·愛迪生、波拿巴·拿破倫、約翰·戴維森·洛克菲勒、約翰尼斯·勃拉姆斯等。丘吉爾曾發表了最雄辯的捍衛午睡的演講:"不要以為你白天睡覺就少幹活了。那是沒有想像力的人的想法。你會有更大的收獲,你一天有兩天的收獲—哦,至少一天半。"(奧諾德《放慢腳步》【42】)

                                                                                                        (Napping like a pro)

March 14 is National Napping Day and it's the perfect day to help you recuperate from the “spring forward.” Don't doze off as I tell you this, I promise this won't be a snooze fest! Napping is actually scientifically proven to be better for you than coffee or energy drinks

Comment by Rajang 左岸 on March 25, 2021 at 3:48pm

陳明發《我願》

我願分享豐富心靈素質的糧

我願分享生命的空氣、陽光和水分


我願天天幫助失魂落魄的人


因為我不再經過這條路



我願和失望流淚的人分享喜樂的油


我願和他們分享無疑無懼的信心


我願想行屍走肉這輕描人生的美


因為我不再經過這條路



我願想怨天尤人者詮釋偉大的愛


我願與懷恨者分享寬恕的喜悅


我願回答柔和使他們怒氣消退


因為我不再經過這條路



我願和他們分享希望和使命


我願踐行偉人成為不朽的歷程


我願天天學習服務和犧牲


因為我不再經過這條路


(《馬來西亞二十一世紀心靈素質學方案》—— 1995年《熱情·財富、權威》課程教材)

                                                                          (Source: Sand City)

Comment by Rajang 左岸 on March 17, 2021 at 2:45pm


陳明發文創體驗培訓《內心儲憶》

溝通開始於我們的思想。

我們用語言、聲調和肢體語言來表達我們的思想,從而和人溝通。

在表達思想出來以前,我們先在腦海裏處理我們的感官。


當我們想到自己看到、聽到、感覺到、嗅到或嚐到某樣東西時,我們的內心會重新體驗這些視覺、聽覺、感覺、嗅覺和味覺。


我們利用我們的五種感官,去了解外在世界。


然後,於內在去體驗,並把這種體驗儲存於腦子裏,對於勝利有住直接的影響。

這個過程叫做:內心儲憶(REPRESENTATIONAL SYSTEM)。

                                                          Eye Accessing Cues & Representational Systems

Comment by Host Studio on April 29, 2015 at 7:41pm

泰.蒙塔古:如果你想抬高售價,先想個好一點的故事吧!
Ty Montague:If You Want to Raise Prices, Tell a Better Story

若你問任何一位執行長,想不想花一大筆錢來分析他們公司的故事,他們可能會把你趕出辦公室。但如果你告訴他們說,你有很獨到的深入見解,能幫助他們提高所有產品的售價,他們可能會邀你到家裡吃晚飯。換句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不幸的,大部份的公司仍不太知道故事對定價策略的影響力,或至少並未充分運用這個方法。

定價策略通常採取以下四種做法當中的一種。1.由下而上:計算出製造一項產品的所有成本,然後再加上不錯的利潤率。2.由側面切入:分析並採用競爭者產品的價格。3.由上而下:以某個人口或經濟能力族群為目標消費群,然後依據預定的產品售價來設計產品。4.動態做法:進行複雜的即時計算,來衡量供需狀況,這種做法常需仰賴演算法。

你應該從沒聽過第五種做法,我把它稱為故事分析(story analysis):分析某項產品滿足人類某個深層需求的各種能力,向顧客訴說一個讓他們的生命變得更有意義的故事。在一個物資豐富的世界,你的產品能為顧客做些什麼固然重要,但重要性遠不及產品對他們的意義。而後者,也就是你產品的故事,能夠產生最大的定價力量。

半信半疑嗎?參考以下的故事。

2006年的夏天,《紐約時報雜誌》的專欄作家羅伯.渥克(Rob Walker),想探究為什麼一個物件會比另一個物件更有價值。有哪些因素讓一雙鞋的價格高過另一雙,雖然兩雙鞋都能夠提供基本的功能,像是舒適、耐穿、保護雙腳等?為什麼會有藝術品一件要價八百萬,而有的只要一百元?是什麼原因讓一台烤吐司機只賣20美元,但有的卻賣到400美元,它們的功能不都是烤吐司?渥克在反覆思量過這些問題後做出結論,他認為,創造價值的關鍵不在物件本身,而是情境(context),也就是物件的由來。換句話說,價值並非包含在物件裡,而是在故事裡、或是物件對擁有者所代表的意義裡。

渥克決定用一種簡單且直接的方式,來測試他的結論。他和一位朋友開始在低價商店隨機買一些無用或低價的東西。這些東西的售價從一到四美元不等,包括老木槌、遺失的飯店鑰匙、塑膠香蕉等。這些東西真的都是幾乎沒有什麼價值、可以隨手丟棄的東西。

下一步,渥克找來幾位匿名作家寫故事,每一篇故事都包含一件上述物品。故事不是直接以這些物品為主題,但讓那些物品處於一個與人有關的情境裡,賦予它們新的意義。

然後,渥克把這些東西放到拍賣網站eBay上去賣,並且附上那些故事。結果相當令人詫異。平均而言,東西的價值升高了2,700%。我沒打錯字,真的是2,700%。一個美奶滋小罐以不到一美元購入,卻賣了51美元。一個有破損的陶製馬頭用1.29美元買到,賣出的得標價是46美元。這些原本被丟棄的破銅爛鐵,搭配了一個故事之後,身價突然神祕地一飛沖天。

渥克的計畫相當成功(且有趣),因此他們連續做了五次,並將成果放在網路上,最後甚至寫成書。

渥克的實驗用清楚、非常具體的方式來提醒我們,價值的概念在人類大腦裡的運作方式:開罐器就只是開罐器,除非它是支由麥可•葛瑞夫(Michael Graves)所設計,永久收藏在現代藝術博物館(The Museum of Modern Art)。鞋子就只是鞋子,但若是一雙TOMS的鞋子,意義就不同了。我每買一雙TOMS,就會有一位從來都買不起鞋的兒童,獲贈一雙鞋。突然間,這些物品都變成具啟發性的故事裡的一部份—我可以用這個故事,向別人展現與我有關的某些有意義的事情。這就是我會願意掏腰包買下的商品。

真正的定價力量,就是由此產生的。

在全世界,產品和品牌的數量增加的速度激增,定價的力量也隨之持續提高。1997年,世界上只有250萬個品牌。那麼今天呢?這數字已逼近一千萬。因此當前的趨勢,就是任何東西都迅速大量商品化。在人們幾乎什麼都不缺的富裕年代,一個真誠、充滿意義的故事,就變成推升公司利潤率的最重要因素。

有誰想邀我共進晚餐嗎?

(陳佳穎譯,2013/8/20 哈佛商業評論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