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楨的詩《女巫》
這就是你留給我的路徑,

我沿着你的視線走回來,
直到進入你的眸子,
跌跪在祭壇前。

看見世間萬物在訴說
自己的故事,
完成我的身世。

你是女巫,
不斷提醒我:
少了他們,
我便不存在。

(Top Photo Appreciation: Pretty Green Eyes by BREAD AND SHUTTER)

Rating:
  • Currently 4.625/5 stars.

Views: 89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y 6, 2021 at 8:47pm


陳明發的詩《淚》


獨愴然而涕下的

那一滴悠悠
後勁很足


天地作為容器立見其小

溢出我心的
都遣散


到地下美術館,燒成海濤

陋巷音樂廳,潛進雕塑

(18.5.2020)

                                                                                                                     (surreal)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April 30, 2021 at 11:47am


陳明發的詩《想像》

魚躍出了水桶
大地的無邊砂土
都擁前成為舞臺
雖找不到龍門
但也沒了墻

無節制的彈跳翻轉
任由想像

想像中的我,怎麼也
無法把魚安頓於水桶
一次又一次的無節制
唯期待像魚尾那樣

最終緩緩放下
魚鰓合上

(2018年9月30日 臉書 《練字簿》22)

                                                                                  (Marija Jevtic)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27, 2021 at 10:27pm


陳明發的詩《旁觀者》

錯過火焰的熾熱

避過了

焚燒的過錯


過錯的灰燼我避過

沒錯過紅光的較勁

韻律的錯落


(2018年2月21日)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13, 2021 at 9:47am

陳明發的詩《悼詞


想到自己青春的墳頭去上束花

悼詞一直沒定稿,怕用詞蒼老

有隻手伸出來扯我

太華麗,有人在暗穴裡偷笑

 

所有留給雕刻的石頭

都藏著眼前斜陽的影子

嘴角揚起,因為相信

眉毛垂下,也因為相信

 

不吵了,我的故事不在年代脫離關係

按自己的意思做一座石頭

還是按石頭的鑿塑揣摩意思

 

事故發生於從移動的光影中

馴服一灘泥濘如狡猾的怪獸

定稿成詩 

 

註:創作《我的加雅街杜順公主》是個不小的掙扎,故事主幹早在腦子裡成形,只是旁枝很糾結;再撞上日常生活的瑣事與社會的怪現象,心頭一直覺得好像沒給這故事應有的深情。(May 31, 2014)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28, 2021 at 9:04pm

《陳明發的詩·寫詩,還要煩惱流派》

蘋果派鳳梨派沙丁魚派馬鈴薯咖哩雞肉派

現代後現代,個人口味各自品嚐各自愛

耳環唇環鼻環肚臍環,怎麼炫怎麼戴

寫詩不過是寒光孤星照身影

熱吻時候還顧著姿態混亂節拍

怎麼講都不自在;講得再好也不自在

(2.11.2014)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16, 2021 at 6:02pm


陳楨的詩《遺棄》 

隨口說一句老話當幽默 

把自己降為陌生人 

再也聽不懂鄉音,語詞失去聲量 

城裡適時颳了一陣風,然後是雷雨張狂 

構圖與線條都十分粗糙的複製圖騰 

從一面棄牆上遁走,來不及話淒涼 

夕陽恰好把空出來的位置照得輝煌

(2.9.2009)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10, 2021 at 10:46am


陳明發詩想《鳥》

有隻大鷹自我胸中飛出,直衝藍空。然後,我就聽見它快樂地唱起歌來。不聽還好,一聽就氣了,沒志氣的傢夥,居然在唱“我是一隻小小鳥”。徒養大志,沒點文字修養,很誤事。(2020年1月4日)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29, 2021 at 3:57pm


陳明發詩想《滄海一粟》

大海遼闊


能尋一粟


是詩人的功夫


粟上雕千言


需要截句的能耐了


(2019年10月31日 臉書)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25, 2021 at 8:53am

陳明發《藝術》

導覽員說藝術


是從多面多角的船隻開始的


問題是我們站在船的哪一處



急於看見藝術品的訪客忙問


那是一艘什麼船?


川行冰河的?航向遠洋的?


能否飛天遁土水陸兩全?


誰是船長誰的船?



或許它是某本書裏的幾行字吧?


我在呢喃



沒答案大家也走遠去


我還留在原處


自以為遇上了藝術


(21.1.2019 臉書)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20, 2021 at 9:47pm

陳明發的詩《字流》

想開家字流公司

走神經線路給詩想送快遞

打詩經經過馬六甲去卡夫卡

沈香香薰雨的口哨到神農架

只要繳足韻律和心跳

確保一秒鐘內提交

(3.3.201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