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獨立電影工作者(二)陳翠梅

夢裏是一個沒有夏天的年份。

這些影像,是夜間王國的世界,一切轉變為神話,一切殘酷,一切唯美。

想象亨利羅梭的畫,天真的熱帶雨林裏,獅子吃掉了山豬,可怖又甜美。或者是熱內瑪格裏特,魚頭人腿的美人魚擱淺在沙灘上,有些悚然,有些促狹,但未嘗不合理呀!

“加勒比海的農場奴隸認識兩個世界,一個是白天的世界,是白人的世界。

一個是黑夜的世界,是 黑人的世界,有魔法、精靈和真正的神祗。對奴隸主來說,黑夜的非洲是一個幼稚的世界,一場嘉年華會。

可是對非洲人來說,唯一的真實世界在這裏,這個世界把白人變成鬼魂,把農場的生活變成單純的顛倒夢想。”

看完陳翠梅的《無夏之年》,想起奈保爾的這段文字。陳翠梅的電影裏也有兩個世界,白天是日 常,是平凡,是迅速被蒸發的時間。夜晚是記憶和夢想的國度,是在時間裏膨脹的舞臺。

歌手回到故鄉,和童年的夥伴去夜航,從此消失了,消失在黑夜的海平面下。陳翠梅的影像屬於夜間王國的世界,一切轉變成神 話,一切殘酷。

是的,我們是在談論殘酷,在夢遊般迷離的節奏裏,有凜冽的真相:一個人想結束他現有的生活,他試圖在永夜裏尋找新生。

拍出這樣的電影的她,是個多麽不循規蹈矩的姑娘。童年在東岸的漁村度過,家裏的相冊裏夾著一 張美人魚的照片,魚身人腿,父親對她講,這是死在鄰村海灘上的美人魚。

很多年後她知道,那相片是超現實主義畫家熱內瑪格裏特某張畫的復制品,盡管這樣,她仍願意相信美人魚會擱淺在鄰村的海灘上,魚身 人腿,又悚然又促狹,但未嘗不合理呀!

在封閉的漁村裏,她的想象力成了瘋長的野草,直到成年以後,在她眼裏的世界,魔幻是常態,而日常是偶爾醒來的夢。

《無夏之年》的靈感來自一條維基百科,1816年氣候反常,北半球沒有夏天,一些地方甚至在 六月降雪。後來科學家相信,這是1815年印尼 火山大爆發的後果。

陳翠梅對科普沒興趣,那條帶著魔幻色彩的維基詞條,觸到了她記憶裏最敏銳的角落,她想抓住些什麽,也許是像她喜歡的馬爾克斯筆下的馬貢 多,也許是帶著南洋蠻荒氣息的雨林裏的傳奇……又不完全是這些。

故事裏要有海洋和孤島,彌漫著獨特的窒息感,讓人想象起亨利羅梭的畫,天真的熱帶雨林 裏,獅子吃掉了山豬,可怖又甜美。最後,她所有瘋狂的想法成形:這是一部月光下的電影,月暈裏疊映著童年記憶,往事綽約如輕煙。

阿彼查邦看過《無夏之年》後說:“這電影的夜晚在我夢中綻放,喚起我們的童年時光,無論你是否遭遇過海洋與海怪……”

噯,陳翠梅的電影總是這樣,張開清澈的夢幻之眼,打量逝去的童年。

短片《流逝》和《南國以南》裏,在沙灘、漁船和草木之間,有鄉愁在仿徨。《蘑菇兄弟》裏,保存了帶著舊時風情的椰子屋的記憶,時間從此凝固。然後是《無夏之年》,曾經揮霍的少年時光逆著時間的湍流,蜿蜒地回來。

陳翠梅的短片集《我的失敗作》裏有一部叫《每一天每一天》,她的全部電影就是這樣呢:用鏡頭回眸消逝的每一天,帶著孩童第一次認識這個世界的天真眼睛,打量靜靜流淌的生活,在她的目光下,日常的土地上長出一片奇幻的雨林。

(編按:這篇文字原來的題目《馬來西亞電影的大空白與大可能》,在網上讀到的,說是原載於《文匯報》,可是我一直無法找到原來的網頁,更無法找到原文作者名字。特此註明,假如這是你的大作,請你聯系我,當立即補上。這大概是我讀過有關馬來西亞獨立電 影最好的分析文字,我很想認識原作者。11.2.2014補正,根據 yee cheing 提供的資料,原作者為: 山鲁佐德文匯報網頁

Views: 32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July 23, 2016 at 8:27pm

陳翠梅.培育劇本創作人才好起步

星洲電子報主辦、海鷗集團呈獻《星劇本》創作比賽,讓大馬優秀電影人陳翠梅表示,“這對我們來說是好事,不只大馬電影界缺乏好劇本,這也是全世界面對的問題。”她表示這是很好的起步,希望讀者把好的故事寄過來。“我個人希望看到很多更貼近我們的故事,因為有些人的劇本創作,像是從中港臺劇抄過來的,反而很少看到貼近我們生活的故事。”

星洲電子報主辦、海鷗集團呈獻《星劇本》創作比賽,讓大馬優秀電影人陳翠梅表示,“這對我們來說是好事,不只大馬電影界缺乏好劇本,這也是全世界面對的問題。”她表示這是很好的起步,希望讀者把好的故事寄過來。“我個人希望看到很多更貼近我們的故事,因為有些人的劇本創作,像是從中港臺劇抄過來的,反而很少看到貼近我們生活的故事。”

陳翠梅曾以首部電影長片《愛情征服一切》(Love Conquers All)獲得釜山電影節新浪潮獎以及影評人大獎、鹿特丹電影節金虎獎等,被譽為馬來西亞電影新浪潮的代表人物。她曾到北京參與賈樟柯監制的《語路》計劃,拍攝了調查記者王克勤的紀錄短片,在中國上映。

她表示自己拍攝短片的靈感,很多時候來自身邊的朋友還有她所關心的事情。“是對我狀況的自嘲、對朋友處境的反映,也拍過跟社會議題有關的,但我最滿意的還是帶自我省思的作品。”

《每一天每一天》是我創作狀況的自嘲

她表示自己10年前拍的短片《丹絨馬林有棵樹》,是她正處於生命焦慮的時期,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麽。“我26歲買了房子,我心想,我這輩子就這樣嗎?那其實是我跟自己的對話,我拍攝一位17歲小女生跟一個34歲男人在一個晚上的對話。一個充滿希望的女生,一個對很多東西失去希望的男人,如此的交流對談。另一部短片《每一天每一天》則是對我創作狀況的自嘲,當時的我寫不出東西,只想去很遠的地方。”

問她好的電影劇本需要具備什麽條件?她表示長片和短片是不同的形式,“對在寫作的人來說,長篇和短篇小說的架構和敘事不同,手法也是。”

她指自己喜歡拍短片,但平時習慣看的電影長片,在拍短片時未必可以沿用同樣的手法。“短片不是濃縮,而是有自己獨特的訴說。剛拍短片的人會忽略這點,所以節奏奇怪,故事像說不完。這是寫短片需要註意的。”

好文學作品是藍本
不是完整作品

而創作劇本的新人們應該註意什麽?“從事文學創作的朋友以為寫劇本也一樣,但其實對電影人來說,好的文學作品只是一個藍本,不是一個完整的作品。如果有些文字沒法轉化成電影語言,那會是劇本的致命傷。”她指自己喜歡的作家都抗拒自己的作品被改編,“像米蘭昆德拉的作品,就是沒法被拍的內在的哲學。”

已經從北京回來將近2年的她目前待產中,雖然處於半休息狀態,但仍不時辦電影工作坊,以推動及提升大馬的劇本創作,甚至怎樣做電影前期準備。“我們辦很多劇本班,談劇本創作文字。對我而言,劇本是怎樣的存在?大家想當導演,但很少人寫劇本,但我覺得大馬電影工業很缺編劇。”

找到盲點跳出框框

她目前在寫編大馬的武俠片,但自認可以參考的作品不多。“寫自己電影劇本的好處,就是知道自己要什麽,但如果遇到瓶頸,就會陷在裏面,沒辦法出來。我寫自己電影的劇本都花個兩三年,如果有合作的編劇會更快,那我就可以看到自己的盲點,甚至跳出自己的框框。所以我很想在大馬培養年輕專業的編劇,要我鼓勵大家參與《星劇本》創作比賽,我特別樂意。”

她建議《星洲日報》辦劇本比賽之際,也可以考慮開班,讓有文學創作底蘊的人可以學習劇本創作。“我要提醒文字創作者,有時好的角色比好故事更重要,很多時候我們犯的錯,就是人物被故事牽著走,人物成了道具。在寫人的故事時,還是要對自己筆下的人物很了解。”她希望大家珍惜機會,把好故事交上來,而她本身會很期待。

《星劇本》最佳作品得主將獲得1萬令吉現金獎及獎杯獎狀。專業電影團隊會將得獎劇本拍攝成微電影,並於頒獎禮上首映。參賽者可從即日至10月9日期間交上作品。欲知更多詳情,請撥打03-79658747詢問,或電郵至sc.beststory@gmail.com查詢,並歡迎關註星洲電子報臉書http://www.facebook.com/sinchewepaper文章來源:星洲日報.娛樂.報導:謝麗芬.2016.06.17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July 2, 2016 at 2:42pm

國油新春短片《橡樹男孩》涉嫌抄襲陳翠梅
在馬來西亞抄襲人家兩個點子沒有事?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6月25日訊)國油公司(Petronas)在今年農歷新年期間推出“Rubber Boy”(橡膠男孩)的新春廣告,內容溫馨催淚,賺到不少觀眾熱淚滿盈,但獨立短片導演陳翠梅申訴,廣告公司涉嫌取用其創意和故事結構。


廣告公司說辭

陳翠梅昨天在臉書貼文說,她和另外2名朋友與廣告公司對話時,對方律師卻說我國沒有保護點子(idea)的法律,廣告公司的編劇甚至說,他們只是使用她所提供故事結構的主要兩點,沒有完全取用整個故事。

向網民交代來龍去脈

“這幾個月來我選擇保持沈默,因為本身就不喜歡浪費時間在投訴上,但,作為以賣點子為賺錢工具的廣告公司卻這樣回應,我對國內創意工業的現況感到訝異。”

她稱,首次發布的控訴上傳內容,不到一個晚上忽然被刪除,所以她在接下來的數小時,不厭其煩地繼續在自己的臉書上,向網民交代事情的來龍去脈。

陳翠梅說,2014年12月15日,來自著名廣告公司的朋友邀請是否有意參與國油公司的新春廣告,因為該公司正物色“非商業性質”的導演。她隨後開始跟該公司制作隊展開討論工作,同時也在臉書開設一個名為國油新春(Petronas CNY)的群組,她當時也邀請另外2位朋友擔任制作人和編劇。

她稱,該廣告公司的制作隊當時已有4個故事,其中一個稱為“紅包收集者”的故事被顧客看中,內容大約述說以割膠為生的父親要求兒子收集所有紅包錢,以幫補家用。

“這時候我就向他們推薦另一個我在2014年在北京創作的故事,當時也有將這則小故事上載到微博中。我也將故事告訴編劇,由編劇寫成英文劇本後,就提呈給該公司。”

應註明創作出處

她提及,自己建議的故事其實是朋友的童年經歷。她認為,自己不曾要求得到報酬,但至少這故事曝光在媒體頻道前,應該註明創作出處。

“我不會覺得太糟糕,因為這故事已經不再屬於我的,況且我還可以創作很多故事。但作為一個著名的廣告公司,難道沒有考量這故事的價值嗎?”

陳翠梅說,本身的團隊不只提供故事,也還參與此短片的制作過程,包括尋找地點丶演員和起腳本。

“故事和創意本來就是應該流通,人和人之間就是不斷地交換故事。保護創意,用創意來賺錢是個很美國的想法吧?”

她也自嘲,這樣想想也覺得自己有點賤。應該把時間花去散步看書吃飯。

生活中那麼多美好的事。所以她也在撰寫最後這篇文章後,去散步和吃飯。(文章來源:星洲日報‧2016.06.25)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February 11, 2014 at 2:48pm

衷心感謝 yee cheing,看見你提供的鏈接,我有一種解脫的感覺。

網路上有高人,有很多值得收藏、推廣、欣賞的好內容,

我就是很希望做個連結的點,做好做作者的粉絲,絕不想竊佔他們的心血。

想你也是文創玩家吧,希望能接觸到你創作。謝謝,祝安好。

Comment by yee cheing on February 11, 2014 at 2:16pm

我想這個應該是原文作者的名字:山鲁佐德 。
這是我在文匯報的網頁看見的,或許你可以到一下的鏈接去看看。

http://whb.news365.com.cn/ys/201107/t20110716_3087712.htm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