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薩杜爾《世界電影史》(96)

第二十二章·動畫片(1890-1962)(5)


他們起初製作了一些很有個人特色的動畫片(如《祖父和甜菜》、《禮物》和《彈簧玩偶》)。1947年

「毛線衫兄弟」小組的動畫片廠在愛德華·霍夫曼的領導下繼續在布拉格發展。在它獲得成功的作品中,有布爾岱卡和K.洛塔克的《1900年幻想曲》和《飛艇與愛情》、L.洛塔克和杜巴的《十字路口的原子彈》、斯德內克·米勒的《偷盜陽光的百萬富翁》,后一部動畫片近似石印畫,主要是用疊化的手法來產生活動的效果。霍夫曼本人也把約瑟夫·卡貝克為兒童繪製的連環畫改編為動畫電影《小狗與小貓》,接著又把法國人讓·埃菲爾的連環畫《創世紀》拍成分集動畫片。

哥特瓦爾德小組是在1940年左右形成的,該城(當時還稱為茲林)是拔佳的首都。這位皮鞋大王想利用動畫片為他的企業做廣告,由此產生了這個製作動畫片的小組。戰后,海爾密納·梯爾洛瓦專門為兒童攝制木偶片,這些木偶片很有新穎感,很獲成功(如《木偶造反》、《失敗的木偶》),與此同時,卡雷爾·齊曼也攝制了一組名為《普羅庫克先生》的教育短片,片中的主人公普羅庫克先生是個木製的傀儡,四肢安有彈簧。在那部有些矯揉造作的《啟示》中,齊曼表現了使一些玻璃制的塑像活動起來的巧妙手法。他的第一部長動畫片《拉弗拉王》描寫一個斯拉夫式的邁德斯王1,仍帶有組片《普羅庫克先生》的風格。他在《鳥島的寶藏》中把木偶與動畫結合使用,在《史前探險記》中則把真人和木偶結合在一起。

1希臘神話傳說中人物,有點金的法力。——譯者。

齊曼還不斷創新,攝制了他的傑作《毀滅的發明》,是根據儒勒·凡爾納的原作的自由改編。他採用了多種技術把1880年的木刻版畫變成動畫,並在影片中用了機器與真人演員,這種做法並未造成不協調或引起觀眾的厭煩,因為他這部作品充滿詼諧、天真、詩意、新穎感與想像,在這方面他的《克拉克男爵》》又比上一影片更高出一籌,這部木偶片的精神與風格同梅里愛的影片很為相近。

至於布萊蒂斯拉夫·波亞爾,他曾長期與透恩卡合作,在他製作的動畫片、剪紙片與木偶片中顯現出一種諷刺的才能與豐富的想像力,如《多喝了一杯》、《獅子與歌曲》、《浪漫曲》和《演說者》等。

在法國,保羅·格里墨早先拍過廣告動畫片,戰爭使他未能完成長動畫片《大熊星座的遊客》,但在1940年后,他用一種和迪斯尼毫無共同之處的手法(這在當時是十分例外的),拍了幾部精細而稍帶文學氣息的短片(《賣筆記本的商人》、《稻草人》、《偷避雷針的人》)。他的傑作是那部令人難以忘懷的《小兵士》,動作靈活、動人而優雅。這部動畫片系根據雅克·普列維所寫的劇本拍攝,是對戰爭的一個激烈而悲痛的譴責。

根據同一作者的劇本,格里墨花了五年功夫來製作《牧羊女和掃煙囪的人》,這是一部高雅、充滿雄心、時而也給人以崇高感覺的作品。但是格里墨未能完成這部長片,觀眾看到的是經過刪剪、上色由別人完成的影片。此后,格里墨又回到製作廣告片的老行業。

他在攝制廣告片的工作中發現了當代最偉大的動畫片家之一——亞歷克賽耶夫,這位動畫家以一種精益求精的藝術手法,變換畫面的色調,使物體活動起來,還用幾根來回擺動的線創造想像的立體感。這種種手法都是為了誇耀各種牌號的石油、婦女胸衣和香皂。埃基安·拉依克也善於此道,在他一些出色的實物活動片中也賦予打火機、紙煙、布匹等以生命。

在30年代時處於領先地位的法國動畫片到1955年,作為一種「純藝術」,幾乎已經消失了。但動畫片的藝術家至少創造了一種傑出的廣告電影,其中成功的作品為數還是很多。在今天的動畫片作家中(讓·伊馬奇、奧梅爾·布蓋、讓·米施萊等),名列前茅的應該是動畫片技師阿卡蒂以及安德烈·馬丹和亨利·格呂埃爾。格呂埃爾把兒童畫冊拍成動畫片《茨岡人和蝴蝶》與《巴達布的旅行》,並在《佐貢多》這部特技攝影片中顯示出他豐富的想像力。

在英國,有400個動畫片專家為25家公司(幾乎都是廣告公司)所僱傭,約翰·哈拉斯和喬伊·巴切勒小姐合作,從1940年起製作了許多短片和兩三部長片(如1946年拍攝的《船舶交易》)。哈拉斯后來同喬治·鄧寧合作,攝制了兩部傑出的短動畫片:《蘋果》和《飛翔的人》。

這兩部影片的筆法有些近似約翰·哈勃萊。這位美國動畫片作家同鮑蘇斯托夫分手,離開了「聯合動畫製片公司」后,到倫敦工作了一個時期,在那里他發揮了一種很有個人特色的筆法,他繪製的水彩動畫片使人聯想到博納爾1的藝術手法。這位傑出的動畫片作家在1955—1966年間以一些動人心弦的極有感染力的作品稱霸英倫,如《星號歷險記》、《柔軟體操》、《星星和人》、《洞孔》和《帽子》這些動畫片都用一種新的技術很好地配上音響。上述這些動畫家製作的影片大多具有教學與教育的性質。

1皮埃爾·博納爾(1867—1947):法國裝潢家、風景畫家與肖像畫家。——譯者。

此外還應提到:描寫動物的動畫片作家戴維德·漢德,鮑伯·哥德弗雷攝制的剪影動畫片,彼得·福爾德斯拍攝的反原子彈的短片《瞬間景象》,以及很年輕的加拿大籍動畫片作家狄克·威廉斯攝制的那部極引人興趣的寬銀幕中型影片《小島》。

蘇聯在1940—1945年間,動畫片作家主要致力於製作一些供兒童們觀看的美術片。這些影片大多是動物寓言片,手法上很受迪斯尼的影響(迪斯尼的《小鹿班比》在蘇聯極受觀眾歡迎)。許多動畫片作家致力於創造一些人物,既想避免平淡無味,又想擯棄漫畫色彩,這當然很不容易做到。在這方面,柴克漢諾夫斯基頗有成就,人們很讚賞他的《七瓣花》、根據普希金詩作改編的《金魚》,尤其欣賞他改編的契訶夫作品《卡欽卡》,這部動畫片中有某些鏡頭以傑出的手法表現了1900年街頭上行人熙熙攘攘的景象。阿塔瑪諾夫、巴比琴科、勃龍姆堡兄弟、戈洛莫夫、伊凡諾夫—凡諾、諾索夫和科達塔耶娃、巴希欽科等人都作了類似的努力。亞歷山大·伊凡諾夫、阿克申楚克、阿馬爾利克與波爾科夫尼科夫、布萊第斯、德吉金—菲里波夫都是以製作描寫動物生活為主的動畫片專家。

1954年以來,蘇聯動畫片趨向多樣化,攝制了一些供成年人觀看的諷刺片。過去曾使普圖什科《格利佛遊記》一片贏得全世界讚賞的木偶,此時又被尤特凱維奇和卡拉諾維奇廣泛應用在他們的《礦泉浴場》這部根據馬雅可夫斯基原作改編的非常尖銳的影片中。

在荷蘭,約普·吉辛克和他創辦的「陶萊塢」影片公司專門製作木偶片,他的木偶塗上油漆,這種作法沿襲喬治·帕爾的傳統,后者此時在美國成了製作質量平庸的科教片的導演兼製片人。從1947年到1957年,吉辛克為荷蘭、英國、德國、意大利、美國等國的影片公司製作了近百部的廣告短片。馬爾登·通德爾也和吉辛克一樣靠拍廣告片為生。

在意大利,《製造炸藥的兄弟》和《巴格達的玫瑰花》這兩部長動畫片毫無獨創性,但是布魯諾·博澤托(攝有《城堡》)

卻以一種極其簡潔的和獨特的筆法而顯得與眾不同。

在挪威,伊沃·卡普利諾拍攝的木偶片(如1956年攝制的《卡里尤斯和巴克杜斯》)主要是借助於牽線與機械裝置,而不是靠逐格拍攝法製作的。

在羅馬尼亞,伊昂·波貝斯科—戈波善於在他線條簡明的動畫片中表現幽默和極富個性的獨特風格,因此使他製作的《簡短的故事》和《七種藝術》在戛納電影節上獲得金棕櫚獎。

在波蘭,約翰·萊尼卡和W.鮑羅維茨克把動畫片和先鋒派電影中各種技術結合在一起,攝制了《房子》和《話說從前》,這兩部動畫片都很別緻、傑出,就如同他們描寫一個畫家在星期天的藝術創作的《獲得報答的感情》一樣。萊尼卡還同法國人格呂埃爾合作,拍了他的傑作《首長先生》,並且攝制了《音樂家揚柯》和《迷宮》。鮑羅維茨克后來定居巴黎,拍了《復活》和劇情非常激烈的《天使們的遊戲》。

在南斯拉夫,薩格勒布市有一個新的學派從1955年起推出了幾位傑出的動畫片作家,他們有的受「美國聯合動畫製片公司」的影響,有的受西方某些繪畫風格的影響,但他們都有一種獨特的和吸引人的想像力。在這些新湧現的天才作家中最傑出的是瓦特洛斯拉夫·米米卡(攝有《一個男人》、《快樂的結局》、《稻草人》、《照相師》)、尼科拉·科斯特拉克(攝有《首次演出》、《復仇者》)、杜桑·伏科維奇(攝有《驅病咒語》、《月里奶牛》和《代用品》,后一影片曾獲1962年動畫片奧斯卡獎)。

在日本,金井吉郎、山本、大籐延郎和村田安次是1925年前后日本動畫片的創始者。大籐利用一種只有日本才出產的彩色透明紙拍了立體的皮影戲影片。他第一部成功作是1927年拍攝的《鯨魚》。到1952年他用彩色玻璃紙代替日本特有的彩色透明紙,重新攝制了這部動畫片。

1930年以后,湧現了新一代的動畫片作家,其中有葦田巖雄(拍有《蜜月曆險記》)、荒井和五郎、正岡等人。安日田在1958年拍攝了他的第一部長動畫片《白娘子的傳說》(《白蛇傳》),該片取材於中國一個古代傳說,但用了一種過於西方化的表現手法,正如他的其他動畫片很像迪斯尼的動畫片一樣。

在中國,頭幾部動畫廣告片是在1925年前后在上海攝制的。經過多年以后到1940年終於生產了一部重要的長動畫片《鐵扇公主》,這部由萬籟鳴和萬古蟾繪製的動畫片取材於著名的民間故事《西遊記》,片中主角是一隻猴子和一頭豬。以后我還要談到:有幾部動畫片和木偶片是在「游擊區製片廠」里製作的。

1950年以后,上海有一家製片廠專門拍攝美術片。廠長靳夕是採用逐格拍攝法攝制木偶片的行家(如《神筆》),但他也直接拍攝用牽線或拉桿操作的木偶戲,這類木偶戲在中國流行很廣,如同皮影戲一樣。錢家駿等人的美術片(《烏鴉為什麼是黑的》等片)受到蘇聯動畫片的影響,不過《蝌蚪找媽媽》

這部描寫一些小蝌蚪的影片卻表明1961年中國的動畫片已經恢復了中國的傳統造型藝術。

在巴西,阿納利奧·小拉梯尼花費五年艱苦的勞動,終於在1953年完成了《亞馬孫河交響曲》,在這部長動畫片中,可以看到各種動物和印第安民間故事中的人物,它可以說是一部成功的作品,但表現手法有些過於迪斯尼化。

儘管動畫片過分遷就廣告與商業的要求(這在西方尤其這樣),但是,人們還是可以說,動畫電影正處在成為一種獨立藝術的前夕,它和故事片顯然有別,正如繪畫和雕塑同歌劇顯然不同一樣。

Views: 4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