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72)第3卷·第五章 議會

(1)沒有明智的議會

同前面的群體不同,議會是我們研究的第一個有名稱的異質性群體。

不過,這種區別也僅僅限於名稱而已。

盡管議會成員的選舉方式隨著時代的變遷而變化,各國之間也有所不同,不過,這些議會之間都有著十分相似的特征。在這種場合下,人們會感到種族的影響削弱了,因為各國的議會看上去都是一個樣子,不過這並不會妨礙他們的表現。.許多大不相同的國家,比如希臘、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法國和美國,它們的議會在辯論和投票上卻表現出很大的相似性,使各自的政府面對著同樣的困難。

然而,議會制度卻是一切現代文明民族的理想。這種制度是一種觀念的反映,人們往往會認為,在某個問題上,一大群人要比一小撮人更有可能做出明智而獨立的決定。一個五百人組成的議會,肯定要比十幾個人組成的內閣要高明,從我們的群眾心理學角度分析,這種觀念肯定是徹底錯誤的,但是在至今為止的時間裏,卻得到了普遍的贊同。我們必須要下一個結論,在這個世界上,絕不會存在著一個明智的議會,除非這個議會只有一名議員。我們可以在議會中看到群體的普遍特征,比如頭腦簡單、情緒善變、容易受暗示、喜歡誇大感情以及少數領導人物的主導作用。

可以說,議會具備了群體的普遍特征,也就連帶著會犯群體犯過的大部分錯誤。

不過,因為議會成員的特殊構成,使得它也會有一些獨特的表現,下面,我們就來做一下簡單的說明。


(2)議會的特征


議會最重要的一條特征,就是他們總是將意見簡單化。

在所有的黨派中,尤其是在拉丁民族的黨派中,無一例外地存在著一種傾向。就是根據適用於一切情況的最簡單的抽象原則和普遍規律來解決最復雜的社會問題。

換句話說,這些黨派總是把問題想的過於簡單,常常會認為有一種方法能夠包治百病。當然,每一個黨派都有著自己的原則,但是僅僅因為個人是群體的一部分這個事實,他們便總是傾向於誇大自己原則的價值,一定要把它貫徹到底不可。由此產生的結果是,議會更嚴重地代表著各種極端意見。議會總是有著特別天真的想法,在這方面,法國大革命時期的雅各賓黨人為此提供了一個最完美的典型。

他們往往用教條和邏輯對待人,頭腦裏充滿各種含糊不清的普遍觀念,喜歡忙不疊地貫徹死板的原則,卻不去關心事實如何。

在談到他們時,人們不無理由地認為,他們經歷了一場革命,但卻並沒有看清這場革命的實質。

在那些十分簡單的教條的引導之下,這些人以為自己能夠把這個社會從上到下重新改造一遍。結果卻適得其反,讓一個高度精致的文明倒退到了社會進化更早期的階段。他們為實現自己的夢想而采用的辦法,與那些極端質樸的人有著同樣的特點。實際上,他們不過是把攔在他們道路上的一切統統毀掉。不管他們是吉倫特派、山嶽派還是熱月派,全都受著同樣的精神的激勵。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