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7)第3卷·第四章 選民群體

(1)選民群體的特征

有權選出某人擔任職務的集體,就叫選民群體。

選民群體的成員可以有著各種特點、各種職業、各種智力水平,因此說,它是一個典型的異質性群體。

盡管如此,但是由於他們的行為,僅限於一件規定得十分明確的事情,那就是在不同的候選人中做出選擇,因此,他們只具有前面說到過的少數特征。在群體所有的特征中,選民群體往往會表現出極少的推理能力。

同樣的,他們也沒有批判精神,容易輕信,容易發怒,而且頭腦極度簡單。

此外,從選民群體的決定中,我們還可以找到群眾領袖的影響,也能看到前面所說的那些因素和手段,比如斷言、重復以及傳染的作用。

毫無疑問的是,在那些群眾領袖登上政治舞臺的過程中,這些特征都一一地發揮了作用。

假如選民團體有著足夠的推理能力,就絕不會在1848年選舉的時候做出如此愚蠢的行為。一個名叫路易·拿破侖·波拿巴的人,在這次選舉之中得到了總票數七百萬張中的五百五十萬張,超過了其他幾位候選人得票的總和。

而令人感到費解的是,在他當選之前,並沒有人了解他,他也只不過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政客而已,恰好遇到全國大選,就報名碰碰運氣。

結果卻令他本人驚訝萬分,他的得票率之高,仿佛是全體法國民眾齊聲呼喚著他一樣。

說到底,這些所謂的選民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選出來一個怎樣的人。他們只是看到這個名字,聯想到波旁王朝的統治者的仁慈,又想到了拿破侖曾帶來的榮耀,於是就齊刷刷地做出了這樣的決定。假如選民群體存在著一點批判精神,就絕不會將巴貝夫的公社理論奉若神明,那些將私人財產收歸國有、在城市中開荒種地的想法經不起絲毫的推敲,卻得到了大多數人的響應。

同樣的,沒有選民團體的輕信,羅伯斯庇爾絕對無法用他所謂的“民主”一呼百應;沒有選民團體的易怒,也就不會有聖巴托繆、九月慘案、拉雪茲公墓等地的血腥罪行。

所有的這些,都證明了我們的論斷。看起來,這樣的情況並不會隨著時代的進步而稍稍減少,因為只要選民團體的性質不改變,它就會永遠具有異質性群體的一切特征。


(2)如何在選舉中取得成功


現在,就讓我們來看一下,究竟要如何說服選民群體,在選舉之中取得成功。關於這一點,我們有著不少得到驗證的套路,從這裏面我們也可以很容易地發現他們的動理。

第一點,由於名望對群體有著巨大的支配力,它超越了一切其他的因素。因此,候選人一定要享有名望,或者盡量去博取它。

能夠取代個人名望的因素只有財富,除此之外,學識、才幹、甚至於天才,都不是非常重要的成功因素。我們可以看到,在相同的條件下,一位名人在競選中勝出的概率,要大大高於一個默默無聞的普通人,其原因就在於名望的作用。在選民群體看來,把票投給一個他們熟知的名人,要比隨便投給一個陌生人更可靠,哪怕這個名人是個徹頭徹尾的惡棍,選民群體也會覺得他們起碼對他的缺點有所了解。

第二點同樣重要,那就是享有名望的候選人,必須能夠迫使選民不經過討論就接受自己。

由於大部分選民都是些工人或者農民,因此他們很少選出自己的同行來代表自己,其原因就在於他們蔑視和自己一樣的人,這種人在他們中間也沒有名望。也許有人會有疑問:有許多人不正是從社會基層中脫穎而出嗎?在前一天他們還在工廠裏擰螺絲帽,在田間播散糞肥嗎?像這樣的人又是如何被選民推舉出來的呢?

不錯,這樣的例子的確存在,不過這並不足以推翻我們的論斷。

當選民偶然選出一個和自己相同的人時,一般來說都是由於一些次要原因。比如說,他們為了向某個大人物或有權勢的雇主泄憤,而這些人往往是選民依靠的對象,當選民對他們不滿時,就會用這樣賭氣的方式來發泄。或是僅僅想要通過這種方式,滿足自己想要做一次主人的幻覺。第三點:一位候選人如果想要保證自己取得成功,那麼他只有名望是不夠的。選民同樣具備群體愛走極端的特點,因此就要盡量在他們面前表現出這一點來。

候選人必須用最離譜的哄騙手段,才能夠征服選民,同時還要毫不猶豫地向他們做出最令人異想天開的承諾。

比如說,如果選民是工人,那就要盡量侮辱和中傷他們的雇主,這樣的行為再多也不過分。

對於競選的對手,必須利用斷言法、重復法和傳染法,竭力讓人確信他是個十足的無賴,他惡行不斷是人盡皆知的事實,如果把票投給了他,就意味著一場大災難將要降臨。

美國作家馬克·吐溫在他的作品《競選州長》中曾經記載過,當他決意想要競選州長時,只在幾個星期之內,他的名聲就從一個老實人變成了通奸者、溺嬰犯、酒鬼、無賴、騙子和小偷。這樣的描寫雖然存在著誇大其辭的文學成分,卻也能說明一個候選人究竟應該怎樣對付他的對手。

第四點:假如你的對手正在詆毀你,那麼就必須要記住,為任何表面證據而費心是沒有用處的。假如一個人對群眾心裏缺乏了解,那麼他就會用各種論證來為自己辯護,而不是用斬釘截鐵的斷言來否認那些傳聞。這樣一來,他也就沒有任何獲勝的機會了。第五點:一個候選人千萬不可以把寫成文字的綱領處理得過於絕對,一定要為自己留下一定的余地,否則你的對手將來就會用它來對付你。當綱領成為白紙黑字之後,就是板上釘釘的證據,容不得否認與抵賴。

不過,如果你只是在口頭敘述中闡述你的綱領,那麼再誇誇其談也不算過分。你可以面無懼色地向聽眾承諾最重要的改革,也可以大言不慚地向聽眾宣講美好的未來。

我們要知道,群體歡迎極端誇張的東西,說出這些偏激的話語,能夠在群眾中產生巨大的效果,但是在實際的政治領域,它們對未來根本不存在約束力。因為事情總是會變化的,任何改革都需要不斷地觀察,而選民既沒有精力,也沒有機會來看到這些事,他們甚至絕對不想為這事操心,他們也並不想知道,自己支持的候選人在實施它的競選綱領上走了多遠,改革究竟進行到了什麼程度,盡管選民以為正是這個綱領,才讓他的選擇有了保證。

Views: 3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