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悲劇的誕生》(61) 神話指示出生活

那麽,神話指示出這種生活,是為了在我們面前美化它嗎?倘若不是,我們看到這些形象時所感到的審美快感究竟何在呢?我問的是審美快感,不過我也很清楚,許多這類形象此外間或還能喚起一種道德快感,例如表現為憐憫或慶幸道義勝利的形式。但是,誰僅僅從這些道德根源推導出悲劇效果,如同美學中長期以來流行的那樣,但願他不要以為他因此為藝術做了點什麽。藝術首先必須要求在自身範圍內的純潔性。為了說明悲劇神話,第一個要求便是在純粹審美領域內尋找它特有的快感,而不可侵入憐憫、恐懼、道德崇高之類的領域。那麽,醜與不和諧,悲劇神話的內容,如何能激起審美的快感呢?

現在,我們在這裏必須勇往直前地躍入藝術形而上學中去,為此我要重覆早先提出的這個命題:只有作為一種審美現象,人生和世界才顯得是有充足理由的。在這個意義上,悲劇神話恰好要使我們相信,甚至醜與不和諧也是意志在其永遠洋溢的快樂中借以自娛的一種審美遊戲。不過,酒神藝術的這種難以把握的原始現象,在音樂的不諧和音的奇特意義中,一下子極其清楚和直接地被把握住了,正如一般來說惟有與世界並列的音樂才能提供一個概念,說明作為一種審美現象的世界的充足理由究竟是指什麽。悲劇神話所喚起的快感,與音樂中不諧和音所喚起的快感有著同一個根源。酒神沖動及其在痛苦中所感覺的原始快樂,乃是生育音樂和悲劇神話的共同母腹。

這樣,我們借助於音樂中不諧和音的關系,不是把悲劇效果這個難題從根本上簡化了嗎?現在我們終於知道,在悲劇中同時既要觀看又想超越於觀看之上,這是什麽意思了。對於藝術上性質相近的不諧和音,我們正是如此描述這種狀態的特征的:我們要傾聽,同時又想超越於傾聽之上。在對清晰感覺到的現實發生最高快感之時,又神往於無限,渴慕之心振翅欲飛,這種情形提醒我們在兩種狀態中辨認出一種酒神現象:它不斷向我們顯示個體世界建成而又毀掉的萬古常新的遊戲,如同一種原始快樂在橫流直瀉。在一種相似的方式中,這就像晦澀哲人赫拉克利特把創造世界的力量譬作一個兒童,他嬉戲著叠起又卸下石塊,築成又推翻沙堆。

所以,要正確估價一個民族的酒神能力,我們不能單單考慮該民族的音樂,而是必須把該民族的悲劇神話當做這種能力的第二證據加以考慮。鑒於音樂與神話之間的親密的血緣關系,現在同樣應當推測,其中一個的蛻化衰落將關聯到另一個的枯萎雕敗。一般來說,神話的衰弱表明了酒神能力的衰弱。關於這兩者,只要一瞥德國民族性格的發展,就不容我們置疑了。無論在歌劇上,還是在我們失去神話的生存的抽象性質上,無論在墮落為娛樂的藝術中,還是在用概念指導的人生中,都向我們暴露了蘇格拉底樂觀主義既否定藝術、又摧殘生命的本性。不過還有一些值得我們欣慰的跡象表明,盡管如此,德國精神憑借它的美好的健康、深刻和酒神力量而未被摧毀,如同一位睡意正濃的騎士,在深不可及的淵壑中休憩酣夢。酒神的歌聲從這深淵向我們飄來,為的是讓我們知道,這位德國騎士即使現在也還在幸福莊重的幻覺中夢見他的古老的酒神神話。沒有人會相信,德國精神已經永遠失去了它的神話故鄉,因為它如此清晰地聽懂了靈鳥思鄉的啼聲。終有一天,它將從沈睡中醒來,朝氣蓬勃,然後它將斬殺蛟龍,掃除險惡小人,喚醒布侖希爾德——哪怕浮旦布侖希爾德(Bruennhild),瓦格納《尼伯龍的指環》劇中女主角之一,浮旦(Wotan)為同一劇中眾神之王。的長矛也不能阻擋它的路!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