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萊爾艦長茫然地看著菲利克斯將軍,好半天才理解了他的話的含義。他默默地走到海圖桌面前,從一個抽屜里拿出自己的手槍,他看著槍,無言地沈思著。突然,他聽到了一聲悠揚的嘶鳴,是那匹小飛馬發出的。艦長擡槍對著小馬射出三發子彈,那個美麗的小精靈倒在血泊中。

又一個措手不及的尷尬場面出現了:在早期航母中,輕武器是由各戰位分散保管的,但由於自二戰以來艦上人員從未有使用輕武器的機會,所以不知從什麽時候起,現代航母上的輕武器都在一個專用倉庫中集中保管。林肯號上有近六千人,除了崗位不能離開的人外,有近四千人擁向位於航母中層的軍火庫中去領槍,一時把狹窄的通道堵塞了。軍火庫門口更是亂做一團,負責發放武器的軍官只能把槍向人群中扔,領到槍的人也擠不出去,只能把槍向後傳,看上去很像近代某個城市暴動的場面。這時林肯號廣闊的飛行甲板只能由艦上數量不多的海軍陸戰隊守衛了。

第一個飛人在林肯號的飛行甲板上著陸了,他那雪白的雙翅輕盈地抖動,雙腳接觸到甲板時沒發出一點聲音。這時誰也不會認為他是魔鬼,這是希臘神話中才有的人物,是神靈的化身,它來自遠古的夢幻,如同一個美麗的幻影降落到人類這粗陋的鋼鐵世界中。甲板上的陸戰隊員被他那驚人的美震撼了,很多人呆呆地站著,忘了開槍。但這個飛人戰士還是很快被來自各個方向的彈雨擊倒了,飛人倒在甲板上,雙翅上雪白的羽毛被他自己的鮮血染紅了。緊接著又有三個飛人著艦,其中一名幸存下來,躲到飛行甲板左舷的一個光學引導裝置後面同陸戰隊員們對射起來。

又有幾個飛人降落被擊斃後,飛人戰士們意識到這時著艦代價太大,就開始從空中向航母投擲手榴彈。航母上的人們也嘗到了被轟炸的滋味,當一大群飛人呼嘯著從飛行甲板上空掠過後,手榴彈如冰雹般劈哩啪啦地落下,然後在一片爆炸聲中,那些仍停在甲板上的昂貴的“雄貓”和“大黃蜂”一架架被炸成碎片。

來自空中的手榴彈成功地遏制了航母上的輕武器火力,飛人的第二次強行降落取得了成功,很快就有上百名飛人戰士登上了林肯號,他們依托著左右舷的下陷結構和甲板上飛機的殘骸同艦上的陸戰隊和水兵槍戰,掩護更多的飛人著艦。

現在,令林肯號的守衛者們最尷尬的局面出現了:首先,他們在人員素質上處於劣勢。經過基因優化,又在非洲叢林中成長的飛人是天生的戰士,在這傳統的近戰中,他們驍勇敏捷,所向無敵。而林肯號上的人,除了為數不多的海軍陸戰隊員外,其他人與其說是軍人還不如說是工程師和技師,受過的陸戰訓練不多,在這殘酷的近戰中根本不是飛人戰士的對手。最可憐的要數那些飛行員了,這些曾令多少敵人聞風喪膽的空中殺手,航母戰斗群的刀鋒,現在什麽都不是了。布萊爾悲哀地從艦長室的窗中看到一名中校飛行員,縮在F14的座艙中,伸出手槍亂打一氣,彈夾打光了還在不停扣扳機,直到一名臉上塗著紅黑相間條紋的飛人爬上飛機,用一把獵刀砍下他的腦袋為止……

更令“第一倫理”行動的執行者們無法忍受的是,他們現在在武器上也處於劣勢!在這樣的近戰中,他們的M16步槍並不比桑比亞飛人手中古老的AK47好多少。而且,林肯號上輕武器庫中的步槍只有不到兩千支,這樣,艦上大部分人只能用手槍作戰了。林肯號上的6000官兵不過是被堵在鋼鐵中的一堆肉而已。

在三個足球場大小的飛行甲板上,飛人仍在以很快的速度降落,現在,他們在艦上的人數已過千人。林肯號雖然在人數上仍占優勢,但大部分人都被剛才飛人從空中的手榴彈轟炸堵在艙內,飛行甲板漸漸被飛人戰士控制。現在,他們重點攻擊的目標有兩個:一個是飛機升降機口,這是進入艦體內最寬敞的通道;另一個是塔島,這是航母的神經中樞。

一群飛人從艦長室外掠過,可以聽到手榴彈乒乒乓乓地砸在艙壁上,有一枚破窗而入,落到海圖桌上。看著那個冒著青煙旋轉的東西,菲利克斯將軍仿佛走進了時間隧道,又閃回到他的青年時代。那是在熱帶暴雨中的越南叢林中,18歲的他也看到一枚手榴彈在眼前冒著青煙旋轉,甚至外形也同眼前這顆一樣,是前華約國制式武器,彈體和彈柄都是綠色的……對歷史和現實的感觸都凝縮在這生死一瞬,將軍出神地盯著那個東西,多虧一名參謀把他撲倒在地。

又過了十幾分鐘,著艦的飛人已超過兩千,他們完全控制了飛行甲板,也成功地阻擊了周圍的巡洋艦和驅逐艦上的增援。現在從外面看,林肯號上已全是飛人的身影,AK沖鋒槍嘶啞粗放的射擊聲蓋住了一切,M16步槍纖細的啪啪聲只能零星聽到。

突然,布萊爾艦長聽到了一聲爆炸,從升降機方向傳來。同到處響起的手榴彈爆炸聲相比,它很沈悶,只是隱隱約約能聽到。他的心頓時沈到了底,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軍人他不會聽錯的,這是飛人戰士在用塑性炸藥炸開艦體內部的水密門,他們已進入了林肯號。菲利克斯也意識到了這點,他知道,現代巨型航空母艦的內部結構是極其復雜的,即使艦上人員,在沒有地圖的情況下也會迷路。但對於飛人戰士,這可能不是個太大的障礙,因為他們要找的地方都是體積龐大的方位明確的。林肯號有三個致命處:彈藥庫、航空油庫(存放著供艦上作戰飛機使用的8000噸航空燃油)和為全艦提供動力的兩座壓水核反應堆,飛人戰士找到這三樣東西中的任何一樣,林肯號就死定了。同時,核動力航母是一個極其復雜的系統,在內部隨意的破壞也可能帶來致命的後果。

那不詳的爆炸聲又響了起來,一聲比一聲更沈悶,如同一只巨獸的腳步,一步步走向林肯號的深處走去……

現在,結局只是時間問題。

著艦的飛人已過五千,甲板上的戰斗基本停止了,而指揮塔島同全艦和外界的聯系幾乎中斷,雖然塔島還未完全失守,林肯號已失去了大腦。

在以後的一個多小時內,林肯號幾乎沈靜下來,只有艦體內的爆炸聲能隱約聽到,而且向不同的方向擴散。飛人戰士像進入林肯號這只巨獸體內的無數只螞蟻,正在吞食著它的內臟。同時,飛人加強了對塔島的攻擊,在從下面攻打的同時,他們從空中直接跳到塔島的上層建築上。

突然,林肯號微微振動了一下,布萊爾沖到窗邊,看到大團的白色蒸氣從艦體兩側升起,並聽到一陣隆隆聲,那是艦體下面的海水沸騰的聲音。艦長知道,飛人戰士找到了林肯號三個致命處的一個:核反應堆。雖然反應堆在艦體的最下部,但它們的方位是最明確的。

飛人戰士顯然已炸毀了反應堆的冷卻系統,布萊爾可以想像,堆中的反應物質如火山巖漿般流了出來,但它比巖漿灼熱許多倍,它流到航母的艦底,就如同把燒紅的火炭放到硬紙板上一樣,很快就把艦底燒穿了。

又一陣冰雹般的手榴彈扔到艦長室周圍,震耳欲聾的爆炸後,AK沖鋒槍密集地在外面響了起來,好像是一陣突然爆發的狂笑。保衛艦長室的陸戰隊員們在艙門和窗口相繼倒斃,一群飛人戰士撞開門沖了進來,他們的翅膀合在身後,像是披著白色的斗篷。布萊爾艦長伸手去拿放在海圖上的手槍,立刻同幾名年輕參謀一起被眼疾手快的飛人戰士亂槍打死。菲利克斯將軍手里握著槍,但沒舉起來,飛人戰士盯著他肩上的四顆星,沒有再開槍,他們就這樣對峙著。

飛人們突然向兩邊分開,伊塔博士走了進來。他們仍披著那塊披布,同周圍戎裝的飛人戰士形成鮮明的對比,一個飛人用生疏的英語讓菲利克斯放下武器。

菲利克斯仍緊握著手槍,用另一只手整理了一下軍服:“開槍吧,黑鬼。”

伊塔博士擡起頭來,菲利克斯又一次看到了他那深邃的雙眼。

“將軍,我們的血也是紅的。”

“你們可以擊沈林肯號,但最後一個也跑不掉的!”

伊塔笑了一下,這是菲利克斯第一次看到他笑。“他們當然能跑掉,他們可以任意飛越國境,雷達系統不能把他們同飛鳥區別開來,他們到處都能得到食物,即使是現代社會,要消滅這樣一批人也是不容易的。更重要的是,他們很快就會成為合法的人,將享有作為一個人的一切權利。”

“這我不明白。”

“您是個聰明人,正如您所說,即使在所謂的文明世界,只要有需要,倫理是第二位的。

那里的人們當然不需要吃野草和樹葉,但他們肯定需要飛翔,這是人類最古老的夢幻,沒人能抵擋它的誘惑。您將會看到,想像中的魔鬼並不存在,天使時代即將到來,在那個美好的時代里,人類在城市和原野上空飛翔,藍天和白雲是他們散步的花園,人類還將像魚一樣潛遊在海底,並且以上千歲的壽命來享受這一切。將軍,您已經看到了這個時代的曙光。“

伊塔博士說完,轉身走了出去,同時用桑比亞語說了句什麽,接著所有的飛人戰士都轉身走了,沒有一個人再看菲利克斯一眼。

林肯號航空母艦直到黃昏時才完全沈沒,當艦上的塔島最後沈入水中時,被壓出的空氣發出巨大的嘶鳴,像非洲海岸淒厲的號角,菲利克斯將軍站在一艘巡洋艦的艦橋上,用困惑的目光望著遠方古老的土地。

在那塊百萬年前誕生人類的土地上,飛人群正在夕陽中盤旋。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