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紅·《家族以外的人》(6)

“還說呢……還有臉?七八歲的姑娘……尿褲子……滾下來?墻頭踏壞啦!”他好象一只豬在叫喚著。

“把她抓下來……今天我讓她認識認識我!”

母親說著的時候,有二伯就開始卷著褲腳。

我想這是做什麽呢?

“好!小花子,你看著……這還無法無天啦呢……你可等著……”

等我看見他真的爬上了那最低級的樹叉,我開始要流出眼淚來,喉管感到特別發漲。

“我要……我要說……我要說……”

母親好象沒有聽懂我的話,可是有二伯沒有再進一步,他就蹲在那很粗的樹叉上:

“下來……好孩子……不礙事的,你媽打不著你,快下來,明天吃完早飯二伯領你上公園……省得在家里她們打你……”

他抱著我,從墻頭上把我抱到樹上,又從樹上把我抱下來。

我一邊抹著眼淚一邊聽著他說:

“好孩子……明天咱們上公園。”

第二天早晨,我就等在大門洞里邊,可是等到他走過我的時候,他也並不向我說一聲:“走吧!”我從身後趕了上去,我拉住他的腰帶:

“你不說今天領我上公園嗎?”

“上什麽公園……去玩去吧!去吧……”只看著前面的道路,他並不看著我。昨天說的話好象不是他。

後來我就掛在他的腰帶上,他搖著身子,他好象擺著貼在他身上的蟲子似的擺脫著我。

“那我要說,我說銅酒壺……”

他向四邊看了看,好象是嘆著氣:

“走吧?絆腳星……”

一路上他也不看我,不管我怎樣看中了那商店窗子里擺著的小橡皮人,我也不能多看一會,因為一轉眼……他就走遠了。等走在公園門外的板橋上,我就跑在他的前面。

“到了!到了啊……”我張開了兩只胳臂,幾乎自己要飛起來那麽輕快。

沒有葉子的樹,公園里面的涼亭,都在我的前面招呼著我。一步進公園去,那跑馬戲的鑼鼓的聲音,就震著我的耳朵,幾乎把耳朵震聾了的樣子,我有點不辨方向了。我拉著有二伯煙荷包上的小圓葫蘆向前走。經過白色布棚的時候,我聽到里面喊著:

“怕不怕?”

“不怕。”

“敢不敢?”

“敢哪……”

不知道有二伯要走到什麽地方去?

棚棚戲,西洋景……耍猴的……耍熊瞎子的……唱木偶戲的。這一些我們都走過來了,再往那邊去,就什麽也看不見了。並且地上的落葉也厚了起來。樹葉子完全蓋著我們在走著的路徑。

“二伯!我們不看跑馬戲的?”

我把煙荷包上的小圓葫蘆放開,我和他距離開一點,我看著他的臉色:

“那里頭有老虎……老虎我看過。我還沒有看過大象。人家說這夥馬戲班子是有三匹象:一匹大的兩匹小的,大的……大的……人家說,那鼻子,就只一根鼻子比咱家燒火的叉子還長……”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