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紫《行軍散記》(5)不准拉

「我們是有紀律的正式隊伍,不到萬不得已時不准拉0的。」

官長們常常拿這幾句話來對我們訓誡著。因此,我們每一次的拉0,也就都是出 於「萬不得已」的了。

大約是離開衡州的第三天,給連長挑行李的一個長0,不知道為什麼事情,突然半路中開小差逃走了。這當然是「萬不得已」的事情嘍,於是連長就吩咐我們揀那 年輕力壯的過路人拉一個。

千百隻眼睛,像搜山狗似地,向著無邊的曠野打望著。也許是這地方的人早已知道有部隊過境,預先就藏躲了吧,我們幾個人扛著那行李走了好幾里路了,仍舊還沒有拉著。雖然,偶然在遙遠的側路上發現了一個,不管是年輕或年老的,但你 如果呼叫他一聲,或者是隻身追了上去,他就會不顧性命地奔逃,距離隔得太遠了, 無論怎樣用力都是追不到的。

又走了好遠好遠,才由一個眼尖的,在一座秋收後的稻田中的草堆子裡,用力地拉出了一個年輕角色。穿著夾長袍子,手裡還提著一個藥包,戰戰兢兢地,樣子像一個鄉下讀書人模樣。

「對不住!我們現在缺一個長夫,請你幫幫忙……」

「我,我!老總爺,我是一個讀書人,挑,挑不起!我的媽病著,等藥吃!做做好……」

「不要緊的,挑一挑,沒有多重。到前面,我們拿到了人就放你!」

「做做好!老總爺,我要拿藥回去救媽的病的。做做好!……」那個人流出了眼淚,挨在地下不肯爬起來。

「起來!操你的奶奶!」連長看見發脾氣了,跳下馬來,舉起皮鞭子向那個人 的身上下死勁地抽著。「敬酒不吃,吃罰酒!我操你個奶奶……」

那個人受不起了,勉強地流著眼淚爬起來,挑著那副七八十斤重的擔子,一步 一歪地跟著我們走著,口裡不住地「做做好,老總爺!另找一個吧!」地唸着。

這,也該是那個人的運氣不好,我們走了一個整日了,還沒有找到一個能夠代 替他的人。沒有辦法,只好硬留著他和我們住宿一宵。半晚,他幾次想逃都沒有逃 脫,一聲媽一聲天地哭到天亮。

「是真的可憐啊!哭一夜,放了他吧!」我們好幾個人都說。

「到了大河邊上一定有人拉的,就比他挑到大河邊再說吧。」這是班長的解釋。

然而,到底還是那個傢夥太倒霉,大河邊上除了三四個老渡船夫以外,連鬼都 沒有尋到一個。

「怎麼辦呢?朋友,還是請你再替我們送一程吧!」

「老總爺呀!老總爺呀!老總爺呀!做做好,我的媽等藥吃呀!」

到了渡船上,官長們還沒有命令我們把他放掉。於是,那個人就急得熱鍋上的螞蟻似地,滿船亂撞。我們誰也不敢擅自放他上岸去。

渡船搖到河的中心了,那個也就知道釋放沒有了希望。也許是他還會一點兒遊泳術吧,靈機一動,趁著大家都不提防的時候,撲─通─一聲,就跳到水中去 了!

湍急的河流,把他衝到了一個巨大的遊渦中,他拚命地挣扎著。我們看到形勢 危急,一邊趕快把船駛過去,一邊就大聲地叫了起來:

「朋友!喂!上來!上來!我們放你回去!……」

然而,他不相信了。為了他自身的自由,為了救他媽的性命,他得拚命地向水中逃!逃……

接著,又趕上一個大大的漩渦,他終於無力挣扎了!一升一落,幾顆酒杯大的 泡沫,從水底浮上來;人,不見了!

我們急忙用竹篙打撈著,十分鐘,沒有撈到,「不要再撈了,趕快歸隊!」官長們在岸上叫著。

站隊走動之後,我們回過頭來,望望那淡綠色的湍急的渦流,像有一塊千百斤重的東西,在我們的心頭沈重地壓著。

有幾個思鄉過切的人,便流淚了。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