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思妥耶夫斯基·拙劣的笑話(5)

伊萬·伊里奇靜下心來坐到沙發上,馬上有人急忙搬過來一張桌子。他環視一眼,發現只有他一個人坐著,其他的人,甚至女士們都是站著的。這可不是好的征兆。但還不是提醒和鼓舞別人的時候。客人們仍在後退,只有普謝爾多尼莫夫一個人依然躬著腰站在他面前。他仍然什麽也不明白,依然毫無笑意。糟透了,簡單地說吧:我們的主人公瞬息間經受了如此多的苦惱,他到下屬的加倫·阿利·拉希傑①之行真可算得上是一次偉大的創舉。但是,忽然間有個身影出現在普謝爾多尼莫夫身旁並行起鞠躬禮來。伊萬·伊里奇心里①引自阿拉伯童話故事。說的是國王加倫·阿利·拉希傑微服私訪庶民百姓。

真有說不出的興奮和幸運感。他馬上認出來,這是本辦公室的一個科長,叫阿基姆·彼得羅維奇·祖比科夫。他和他並不熟悉,但知道他是一個能乾而言語不多的官員。他馬上站起來向他伸出手去,是一只手,不是兩個指頭。阿基姆·彼得羅維奇懷著深切的敬意用雙手握住他的那只手。長官十二分得意,頓時得到了解圍。

的確,眼下的這個普謝爾多尼莫夫可說已經不是第二人稱,而是第三人稱了。伊萬·伊里奇正好把故事直接講給那個科長聽了,在這需要的時候他把他看作熟人,甚至看作親密的朋友,而這時候普謝爾多尼莫夫只能忍氣吞聲,仰慕得心里突突地跳。伊萬·伊里奇從而保住了體面。那個故事該說了,他也感覺到了,他看到所有的賓客都在期待著,連家里的人都擁擠在兩邊的門上,為了看看他,聽聽他講故事,幾乎壓在別人的身上。糟糕的是,科長笨得仍舊坐不下去。

“您真是!”伊萬·伊里奇難為情地指著身旁的沙發對他說。

“請原諒,大人……我就呆在這兒好……”阿基姆·彼得羅維奇連忙坐在普謝爾多尼莫夫匆匆遞過來的椅子上。普謝爾多尼莫夫自己依然站立著。

“您能想象這種事情嗎?”伊萬·伊里奇特意對著阿基姆·彼得羅維奇說。他聲音有些戰栗,已經失去控制,把每字拖長,斷開,音節讀得很重,字母a讀得近似於T。總之,意識到自己在裝腔作勢,但身不由己,為一種外在的力量所左右著。此時,他感到十分可怕,十分痛苦。

“您要知道,我剛從斯捷潘·尼基福羅維奇·尼基福羅夫家出來,您大概聽說過這位三等文官吧。喏……是那個委員會的…”

阿基姆·彼得羅維奇恭恭敬敬地向前彎著身子回答:“聽說過的,怎麽會沒聽說呢,大人!”

“他現在是你的鄰居了,”為了表現禮貌和瀟灑,伊萬·伊里奇轉而對普謝爾多尼莫夫說話。當他看見對方的眼色,知道他對此沒有興趣時,便馬上轉過頭來。

“您要知道,老頭子一生熱衷於給自己買所房子……嗬,買到了,一座漂亮的。對……他今天就在新居過生日。要知道,他過去從不過生日的,甚至還對我們保密哩,他很吝嗇舍不得花錢請客,嘻——嘻!現在高興有了新居,所以請了我和謝苗·伊萬諾維奇去。您認識吧,還有舒普列科。”

阿基姆·彼得羅維奇又彎了一下腰,深深地鞠了一躬!伊萬·伊里奇有些開心了。他想起來,科長大概猜到了這時候他是大人的一根頂梁柱。這可是糟糕不過的壞事。

“喏,我們三人坐在那里,他請我們喝香檳酒,我們閑聊著……談天說地……談論一些——問題……甚至爭——論起來……嘿——嘿!”

阿基姆·彼得羅維奇恭恭敬敬地揚起眉毛。

“不過問題不在這兒。後來,我同他告別。您知道,他這老頭是很注意時間的,他到了晚年睡得很早。我走出門來……

不見了我的車夫特里豐!我很著急,一再打聽:‘特里豐把我的馬車弄到哪兒去了?’原來,他以為我會坐很久,便上什麽相好或是什麽姐妹那里參加婚禮去了……只有天曉得!反正是在彼得堡郊外這里的一個什麽地方。所以就便把馬車也帶去了。”出於禮節長官又望了望普謝爾多尼莫夫。普謝爾多尼莫夫連忙彎著身子,但一點也不像給長官行禮。“沒有一點同情心,”這個念頭在伊萬·伊里奇腦海中閃過。

“您請說吧!”深為吃驚的阿基姆·彼得羅維奇說。人群中響起一陣驚訝的小喧嘩。

“您想得到我當時的處境吧……(伊萬·伊里奇望了一眼大家)無可奈何,我只得步行了。我想,我到了大街上就可以找到出租馬車的……嘿——嘿!”

“嘻——嘻——嘻!”阿基姆·彼得羅維奇恭敬地回答。人群中又起喧嘩,但卻是歡快的。這時,壁燈玻璃罩啪地一聲爆裂,有人趕快跑上去把它清理了。普謝爾多尼莫夫身子猝然一抖,緊張地看了一眼壁燈,不過,長官毫不在意,一切又覆歸平靜。

“我走著……夜色是那樣美麗、靜謐。我忽然聽到音樂聲、跺腳聲。有人在跳舞。我好奇地去問一個警察,他說是普謝爾多尼莫夫舉行婚禮。老弟,是你在舉辦整個彼得堡郊外的舞會吧?哈——哈!”他忽而又對普謝爾多尼莫夫說。

“嘻——嘻——嘻!是的,大人……”阿基姆·彼得羅維奇答道。客人們又騷動起來,但最愚蠢不過的是普謝爾多尼莫夫,他雖然又在行禮,可是,直到現在還一笑也不笑,活像個木頭人。“難道他是個傻瓜不成!”伊萬·伊里奇心里想道。“笨蛋也是會笑的嘛,那不就萬事順利了嗎。”他心急如焚。“我心想,讓我走進下屬家里看看吧,他是不會趕我走的……不管高興不高興,他都會歡迎客人的。老弟,請你原諒。

如果我對你有所打擾的話,那我就走……我只是順道來瞧瞧的……”

但是,整個人群又慢慢地開始騷動起來了。阿基姆·彼得羅維奇討好地瞧著,好像說:“大人,您怎麽會打擾我們呢?”

客人們都活躍起來,表現出一些無拘無束的初步跡象。女士們幾乎都坐了下來,這是值得讚許的吉兆,其中一些膽大的用小手帕給自己扇風。有個穿破舊的天鵝絨連衣裙的女人故意對一個軍官大聲說話,軍官本想大聲回敬她,但由於只有他倆才這麽大聲嚷叫,所以他忍住了。男士中大多是公務員,只有兩三個大學生,他們互相交換眼色,仿佛互相鼓動不要拘束。他們清著嗓子三步兩步地向四面散開。不過,沒有人特別膽怯了,可是大家都面色難看,差不多都暗自以敵對的目光望著那位破壞他們尋歡的不速之客。那個軍官羞於自己的膽子小,慢慢地往桌子那邊走去。

“餵,老弟,請問你的名字和父稱?”伊萬·伊里奇向普謝爾多尼莫夫問。

“波爾菲里·彼得羅夫,大人,”他瞪著兩眼像接受檢閱似的回答。

“波爾菲里·彼得羅夫,請介紹我認識你的新婚妻子……

帶我去吧……我……”

伊萬·伊里奇原想欠起身來,但普謝爾多尼莫夫飛也似地跑進客廳去了。其實,新娘就站在客廳門口,但是,一所到談論她就躲開了。過了一會,普謝爾多尼莫夫挽著她的手出來了,人們紛紛給他倆讓路。伊萬·伊里奇洋洋得意地欠起身子,向新娘報以最親切的微笑。

“非常非常高興認識你,”他說著致以地道的上流社會的微微鞠躬,“尤其是在這樣的日子里……”

他十分狡猾地笑了笑。女士們興奮得激動起來。

“UCDHF①,”穿天鵝絨連衣裙的女人幾乎嚷著說。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