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漢顯然沒覺察到這輛車的慢行與自己有什麽關系,直到許雪萍叫住了他。

“你好!”許雪萍搖下車窗說,流浪漢站住,轉頭看著她,臉上復蓋著這個階層的人那種厚厚的麻木,“有地方住嗎?”許雪萍微笑著問。

“夏天哪兒都能住。”流浪漢說。

“冬天呢?”

“暖氣道,有的廁所也挺暖和。”

“你這樣過了多長時間了?”

“我記不清了,反正征地費花完後就進了城,以後就這樣了。”

“想不想在城里有套三室一廳的房子,有個家?”

流浪漢麻木地看著女富豪,沒聽懂她的話。

“識字嗎?”許雪萍問,流浪漢點點頭後,她向前一指,“看那邊——”那里有一幅巨大的廣告牌,在上面,青翠綠地上點綴著乳白色的樓群,像一處世外桃源,“那是一個商品房廣告。”流浪漢扭頭看看廣告牌,又看看許雪萍,顯然不知道那與自己有什麽關系,“好,現在你從我車上拿一個箱子。”

流浪漢走到車廂處拎了一個小提箱走過來,許雪萍指著箱子對他說:“這里面是一百萬元人民幣,用其中的五十萬你就可以買一套那樣的房子,剩下的留著過日子吧,當然,如果你花不了,也可以像我們這樣把一部分送給更窮的人。”

流浪漢眼睛轉轉,捧著箱子仍面無表情,對於被愚弄,他很漠然。

“打開看看。”

流浪漢用黑乎乎的手笨拙地打開箱子,剛開一條縫就啪地一聲合上了,他臉上那冰凍三尺的麻木終於被擊碎,一臉震驚:像見了鬼。

“有身份證嗎?”朱漢楊問。

流浪漢下意識地點點頭,同時把箱子拎得盡量離自己遠些,仿佛它是一顆炸彈。

“去銀行存了,用起來方便一些。”

“你們……要我干啥?”流浪漢問。

“只要你答應一件事:外星人就要來了,如果他們問起你,你就說自己有這麽多錢,就這一個要求,你能保證這樣做嗎?”

流浪漢點點頭。

許雪萍走下車,沖流浪漢深深鞠躬:“謝謝。”

“謝謝。”朱漢楊也在車里說。

最令滑膛震驚的是,他們表達謝意時看上去是真誠的。

車開了,將剛剛誕生的百萬富翁丟在後面。前行不遠,車在一個轉彎處停下了,滑膛看到路邊蹲著三個找活兒的外來裝修工,他們每人的工具只是一把三角形的小鐵鏟,外加地上擺著的一個小硬紙板,上書“刮家”。那三個人看到停在面前的車立刻起身跑過來,問:老板有活嗎?朱漢楊搖搖頭:“沒有,最近生意好嗎?”

“哪有啥生意啊,現在都用噴上去的新塗料一通電就能當暖氣的那種,沒有刮家的了。”

“你們從哪兒來?”

“河南。”

就是“一個村兒的?哦,村里窮嗎?有多少戶人家?”

“山里的,五十多戶。哪能不窮呢,天旱,老板你信不信啊,澆地是拎著壺朝苗根兒上一根根地澆呢。”

“那就別種地了……你們有銀行賬產嗎?”

三人都搖搖頭。

“那又是只好拿現金了,挺重,辛苦你們了車上拿十幾個箱子下來。”

“十幾個啊?”裝修工們從車上拿箱子,堆放到路邊,其中的一個問,對朱漢楊剛才的話,他們誰都沒有去細想,更沒在意。

“十多個吧,無所謂,你們看著拿。”

很快,十五個箱子堆在地上,朱漢楊指著這堆箱子說:“每只箱子里面裝著一百萬元,共一千五百萬,回家去,給全村分了吧。”

一名裝修工對朱漢楊笑笑,好像是在贊賞他的幽默感,另一名蹲下去打開了一只箱子,同另外兩人一起看了看里面,然後他們一起露出同剛才那名流浪漢一樣的表情。

“東西挺重的,去雇輛車回河南,如果你們中有會開車的,買一輛更方便些。”許雪萍說。

三名裝修工呆呆地看著面前這兩個人,不知他們是天使還是魔鬼,很自然地,一名裝修工問出了剛才流浪漢的問題:“讓我們干什麽?”

回答也一樣:“只要你們答應一件事:外星人就要來了,如果他們問起你們,你們就說自己有這麽多錢,就這一個要求,你們能保證做到嗎?”

三個窮人點點頭。

“謝謝。”“謝謝。”兩位超級富豪又真誠地鞠躬致謝,然後上車走了,留下那三個人茫然地站在那堆箱子旁。

“你一定在想,他們會不會把錢獨吞了。”朱漢楊扶著方向盤對滑膛說,“開始也許會,但他們很快就會把多余的錢分給窮人的,就像我們這樣。”

滑膛沈默著,面對眼前的怪異和瘋狂,他覺得沈默是最好的選擇,現在,理智能告訴他的只有一點:世界將發生根本的變化。

“停車!”許雪萍喊道,然後對在一個垃圾桶旁搜尋易拉罐和可樂瓶的小臟孩兒喊,“孩子,過來!”孩子跑了過來,同時把他拾到的半編織袋瓶罐也背過來,好像怕丟了似的,“從車上拿一個箱子。”孩子拿了一個,“打開看看。”孩子打開了,看了,很吃驚,但沒到剛才那四個成年人那種程度。“是什麽?”許雪萍問。

“錢。”孩子擡起頭看著她說。

“一百萬塊錢,拿回去給你的爸爸媽媽吧。”

“這麽說真有這事兒?”孩子扭頭看看仍裝著許多箱子的車廂,眨眨眼說。

“什麽事?”

“送錢啊,說有人在到處送大錢的。”

像扔廢紙似“但你要答應一件事,這錢才是你的:外星人就要來了,如果他們問起你,你就說自己有這麽多錢,你確實有這麽多錢,不是嗎?就這一個要求,你能保證做到嗎?”

“能!”

“那就拿著錢回家吧,孩子,以後世界上不會有貧窮了。”朱漢楊說著,啟動了汽車。

“也不會有富裕了。”許雪萍說,神色黯然。

“你應該振作起來,事情是很糟,但我們有責任阻止它變得更糟。”朱漢楊說。

“你真覺得這種遊戲有意義嗎?”

朱漢楊猛地剎住了剛開動的車,在方向盤上方揮著雙手喊道:“有意義!當然有意義!!難道你想在後半生像那些人一樣窮嗎?你想挨餓和流浪嗎?”

“我甚至連活下去的興趣都沒有了。”

“使命感會支撐你活下去,這些黑暗的日子里我就是這麽過來的,我們的財富給了我們這種使命。”

“財富怎麽了?我們沒偷沒搶,掙的每一分錢都是干凈的!我們的財富推動了社會前進,社會應該感謝我們!”

“這話你對哥哥文明說吧。”朱漢楊說完走下車,對著長空長出了一口氣。

“你現在看到了,我們不是殺窮人的變態兇手。”

朱漢楊對跟著走下車的滑膛說,“相反,我們正在把自己的財富散發給最貧窮的人,就像剛才那樣。在這座城市里,在許多其他的城市里,在國家一級貧困地區,我們公司的員工都在這樣做。他們帶著集團公司的全部資產:上千億的支票、信用卡和存折,一卡車一卡車的現金,去消除貧困。”

這時,滑膛注意到了空中的景象:一條由一顆顆銀色星星連成的銀線橫貫長空,哥哥飛船聯合體完成了解體,一千多艘子飛船變成了地球的一條銀色星環。

“地球被包圍了。”朱漢楊說,“這每顆星星都有地球上的航空母艦那麽大,一艘單獨的子船上的武器,就足以毀滅整個地球。”

“昨天夜里,它們毀滅了澳大利亞。”許雪萍說。

“毀滅?怎麽毀滅?”滑膛看著天空問。

“一種射線從太空掃描了整個澳洲大陸,射線能夠穿透建築物和掩體,人和大型哺乳動物都在一小時內死去,昆蟲和植物安然無恙,城市中,連櫥窗里的瓷器都沒有打碎。”

滑膛看了許雪萍一眼,又繼續看著天空,對於這種恐懼,他的承受力要強於一般人。

“一種力量的顯示,之所以選中澳大利亞,是因為它是第一個明確表示拒絕‘保留地’方案的國家。”朱漢楊說。

“什麽方案?”滑膛問。

“從頭說起吧。來到太陽系的哥哥文明其實是一群逃荒者,他們在第一地球無法生存下去,‘我們失去了自己的家園。’這是他們的原話。具體原因他們沒有說明。他們要占領我們的地球四號,作為自己新的生存空間。至於地球人類,將被全部遷移至人類保留地,這個保留地被確定為澳洲,地球上的其他領土都歸哥哥文明所有……這一切在今天晚上的新聞中就要公布了。”

“澳洲?大洋中的一個大島,地方倒挺合適,澳大利亞的內陸都是沙漠,五十多億人擠在那塊地方很快就會全部餓死的。”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