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英雄(5)

在這批女士當中,有M先生提到的我的那位金發女郎。

M先生還談到過她的眼淚。她仍然像往常一樣,哈哈大笑,像個不懂事的孩子,正騎著一匹漂亮的駿馬,急速疾馳。等到他們與我們並排走著的時候,H先生摘下了帽子,但他沒有停下馬來,也沒對M夫人說一句話。我望了M夫人一眼,差點沒有嚇得大叫起來:她站在那里,面色比白手帕還白,大顆大顆的眼淚從她的眼中不斷流出。我們的目光偶然相遇了。

M夫人忽然臉色緋紅,趕緊扭過頭去,不安與懊喪的神情明顯地閃現在她的面龐上。我是一個多余的人,比昨天的境況還要壞,這是不言自明的,但是,我該怎麽辦呢?

突然,M夫人好像猜透了我的心思,把她手里捧著的一本書打開來。她的臉又紅起來了,她顯然在竭力不看我,好像突然想起來似地說道:“哎呀!這是第二部,我拿錯了。請你把第一部拿來!”

怎麽能不明白呢!我的角色已經扮演完畢,但她不能直截了當地將我趕走。

我帶著她的書跑走了,沒再回來。第一部書這天早晨安然地擺放在桌子上……

但是,我卻不能自己。我的心在怦怦地直跳,好像我不斷受到驚嚇。我想方沒法,竭力做到不再見到M夫人。但是我卻懷著某種異樣的好奇心,去觀察自命不凡的M先生。似乎在他的身上現在一定會出現某種特殊的東西。我完全不明白我可笑的好奇里面,到底包含著什麽用意。我只是記得,這天早晨我的所見所聞,使我感到非常奇怪、驚訝。不過我的一天才剛剛開始,但它對我來說,出的事情卻已經夠多了。

這一次,我們的中餐吃得很早。傍晚決定全體去鄰村作一次愉快的旅行,參加那里舉行的一次鄉村節日活動。因此需要時間進行準備。三天來我一直在想著這次旅行,期待著無數的歡快場面出現。幾乎所有的人都集合在陽台上喝咖啡。

我小心翼翼地跟在別人的後面,藏在三排圍椅的後面。我受到好奇心的誘惑,同時我又無論如何也不想讓M夫人瞧見。

說來也真巧,我被安排坐在離戲弄我的金發女郎不遠的地方。

這一次她身上可出現了奇跡,簡直是不可想象的奇跡:她顯得加倍地漂亮。我不知道這是怎麽發生的?為什麽會如此?一般的女人身上出現這樣的奇跡,也是少見的。就在這一時刻,在我們之間,出現一位新來的客人。這位高個子、白臉龐的年輕人,是我們金發女郎真正的崇拜者。他剛剛從莫斯科來到我們這里,好像是特意來替代離去的H先生的。有人傳說,這位H先生已經狂熱地愛上了我們的美人。至於新來的這一位,他早與她關系曖昧,同莎士比亞《無事生非》中的培尼狄克和貝特麗絲的關系一模一樣。簡單地說,我們的美人在這一天是非常成功的。她開的玩笑,無聊的閑談,都是那麽優美、動聽,那麽天真、可信,雖是粗心大意,卻又情可原。

她懷著那麽優美的自信,堅信她會受到大家普遍的歡迎,真的會時時受到大家的推崇。驚訝的觀眾,開始對她進行欣賞,緊緊地圍著她不肯走開。她從來沒有這麽迷人過。她說的任何一句話都具有誘惑力,人們都覺得好奇,於是,抓住它,互相轉告;她開的任何一個玩笑,任何一個乖常的行為,都不會被人白白放過。看來,誰也沒有料到她有那麽風趣,有那麽多的才華和智慧。她所有的優秀品質平時都被她的任性、嬌縱行為淹沒了。她的任性和淘氣有時簡直達到胡鬧的地步。所以很少有人發現她的優秀品質,即使發現,也不敢相信,所以這次取得的非凡成就,使人不勝驚訝,引起人們普遍的、熱烈的悄悄低語。

但是,促使這一成功的,有一個特殊的、相當微妙的情況。至少根據M夫人的丈夫當時所扮演的角色來看,是如此。

那個好作弄人的金發女郎竟然決心向他發起猛烈的進攻(需要補充說明的是,這使所有的人都感到高興,至少是所有的青年人感到滿意),這里面原因很多,其中不少在她看來非常重要。她和他展開了一系列的對攻,舌劍唇槍,你來我往,互不相讓,諷刺、挖苦、嘲笑,無所不用其極。她的話句句俏皮、不僅無懈可擊,不給對方以可乘之機,而且彈不虛發,句句擊中要害,只能使對方疲於奔命,陷對方於瘋狂、絕望的可笑境地。

我無法肯定,但我總覺得,這一全套把戲是早有預謀的,而不是即興之作。早在吃中飯的時候,這一場激烈的決斗,就已經開始了。我說“激烈”,是因為M先生並沒有很快放下武器。他必須鼓足勇氣,動員他說俏皮話的全部能力,使出他罕見的全部機智,以免遭到迎頭痛擊,被徹底打垮,從而蒙羞出醜。戰斗是在戰斗參加者和所有目擊者不斷地發出陣陣哄笑聲中進行的。對於M先生來說,今天的情況至少與昨天不同。很明顯,M夫人好幾次想制止自己粗心大意的朋友,然而根據各種可能和我記得的情況來看,再就是根據我在這次決斗中所扮演的角色來看,她的這位朋友卻硬要讓她嫉妒的丈夫穿上極其可笑的醜角服裝,也就是說讓他扮演“藍胡子①”的角色。

這事是以最可笑的方式,突然發生的,完全出乎意料。這時我好像故意站在最顯眼的地方,沒懷疑會遭殃,所以連前不久保持的警惕性,也忘了。突然,我被當作M先生的死對頭和自然而然的情敵,提到了首位,折磨我的那個女郎當即賭咒發誓,說她掌握有確鑿的證據,證明我在瘋狂地愛著他的妻子,而且愛到了極點。比如今天她就在樹林中看見……

①藍胡子系法國民故事中狂暴的丈夫,曾經先後殺死六個妻子。

但是,她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我就在對我極關緊要的時刻,打斷了她的話。這個時刻是她喪盡天良安排好的。她想以出賣我的方式來結束這場滑稽可笑的鬧劇。這個結束場面安排得非常巧妙,同時又非常滑稽可笑,以致怎麽也制止不住大家哄堂大笑。她便以這種如同爆炸一樣的笑聲來慶祝這場鬧劇的最後一幕。盡管我當時已猜想到,最惱火、最尷尬的角色不是我,但是我還是感到非常狼狽、憤怒和驚恐,兩眼充滿了淚水,滿懷愁苦和絕望,同時羞得喘不過氣來,於是我穿過兩排圍椅,向前沖去,用因哭泣和憤怒而變得斷斷續續的聲音,對著我的戲弄者大聲叫喊:“您怎麽不覺得害羞……當著所有的女士的面……竟敢大聲……編造這樣卑鄙的……謊言?!……您真像個小孩……

當著所有的男人的面……他們會說什麽呢?……您年紀這麽大了……還是個出了嫁的女人呢!……”

但是,我的話還沒說完,就響起了一陣震耳欲聾的掌聲。

我的這一舉動,獲得了真正的furore①。我天真的手勢,我的眼淚,而最主要的是好像我挺身而出,保護M先生,所有這一切使大家差點笑破了肚皮,即使到了現在,一想起來,我自己也覺得非常可笑……我不知所措,幾乎被嚇得失去了理智,我全身發燒,好像一個火藥桶,兩手捂著臉,飛快跑了出去,在門口撞翻了走進房來的仆人手中端著的托盤,然後飛身上樓,跑進自己的房間。我拔掉插在門上的鑰匙,從里面把門反鎖起來。這件事我做得好,因為很快就有人追上來①法語:熱烈的喝彩。

了。不到一分鐘,一大群住在這里的最漂亮的女士就圍在門口了。我聽到了她們響亮的笑聲、頻繁的交談聲、時高時低的說話聲。她們一齊嘰嘰喳喳,活像一群小燕子。她們一個個又是央求,又是哀告,要我把房門打開,那怕是打開一分鐘也行。她們賭咒發誓說她們對我並無半點惡意,她們只是想親親熱熱地吻我一下。但是……還有什麽比這種新的威脅更可怕呢?我只是在我的房門後面羞得全身發燒,把臉龐藏在枕頭里,既沒有開門,甚至也沒有應聲。她們還敲了好久的門,苦苦地哀求我,但是我無動於衷,充耳不聞,真正是個不懂事的十一歲的孩子。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