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師看著中年人黑森森的串腮胡須,濃眉下一雙深窩子眼睛,好面熟,卻想不起名字:“唔!學校搞勤工儉學……”說了愈覺心裏別扭了,明明是為了自個賺錢,卻不好說出口。

“勤工儉學……也不該讓你來賣冰棍兒。這樣的年齡了,學校領導真混!”中年人說著,又反來問:“是派給每個老師的任務嗎?”

“不是不是。”王老師狠狠心,再不能說謊,讓人罵領導,“是老師們自己要賣的。”

中年人張了張嘴,把要說的話或者是要問的問題咽了下去,轉而笑笑,“王老師你大概不認識我了,我是何社倉,何家營的。”

“噢噢噢,你是何社倉。”王老師記起來了。他教他的時候,他還是個細條條的小白臉哩,一雙睫毛很長的眼睛總是現出羞怯的樣子。他的學習和品行都是班裏頂尖的,連年評為“三好”,而上臺領獎時卻羞怯得不敢朝臺子底下去看。站在面前的中年人的睫毛依然很長,眼睛更深陷了,沒有了羞怯,卻有一股咄咄逼人的直往人心裏鉆的力量。他隨意問:“社倉你而今做什麽工作?”

“我在家辦了個鞋廠。”何社倉說,“王老師你不曉得,我把出外工作的機會耽擱了。那年給大學推薦學生,社員推薦了我,支書卻把他侄兒報到公社,人家上了大學現在在西安工作哩!當時社員們攛掇我到公社去鬧,我鼓足勇氣在公社門口轉了三匝又回來了。咱自個首先羞得開不了口哇!”

王老師不無詫異:“還有這碼事!”

何社倉把話又轉到冰棍箱子上來:“王老師,我剛才一看見你賣冰棍兒,心裏不知怎麽就不自在,憑您老兒這一頭白髮,怎麽能站在學校門口賣冰棍兒呢?失了體統了嘛!這樣吧,你這一箱冰棍全賣給我了,我給工人降降溫。我去打個電話,讓家裏來個人把冰棍帶回去,你也甭站在學校門口受罪了。”說著,不管王老師分辯,徑自走進學校大門打電話去了,旋即又出來,說:“說好了,人馬上來。”何社倉蹲下來,掏出印有三個5字的香煙。

王老師謝了煙,仍然咕噥著:“你要給工人降溫也好,你到學校冰棍廠去躉貨,便宜。我還是在這兒慢慢賣。”

“王老師你甭不好意思。”何社倉說,“我在你跟前唸書時,老是怕人笑話自己。而今我練得膽子大了哩!不滿王老師說,我這鞋廠,要是按我過去那性子一萬年也辦不起來。我聽說原先在俺村下放的那個老呂而今是鞋廠廠長,我找他去了,想辦個為他們加工的鞋廠,他答應了。二回我去他又說不好弄了。回來後旁人給我說‘那是要貨哩!’我咬了咬牙給老呂送了一千塊,而且答應鞋廠辦起來三七分紅,就是說老呂屁事不管只拿錢。三年來我給老呂的錢數你聽了能嚇得跌一跤!”

王老師噢噢噢地驚嘆著。此類事他雖聽到不少,仍是由不得驚嘆。

“王老師,而今……哎!”何社倉搖搖頭,“我而今常常想到你給我們講的那些做人的道理,人的品行,現在還覺得對對的,沒有錯。可是……行不通了!”

王老師心裏一沈,說不出話。對對的道理卻行不通用不上了。可他現在仍然對他執教的六年級甲班學生進行著那樣的道德和品行的教育,這種教育對學生是有益的還是有妨礙?

又一輛摩托車馳來,一個急轉彎就拐上了學校門前的水泥路,在何社倉跟前停住。何社倉吩咐說:“把王老師的冰棍兒箱子帶走。把冰棍分給大家吃,然後把錢和箱子一起送過來。”

來人是位長得壯實而精悍的青年,對何社倉說的每一句話都要點兩下頭,一副俯首貼耳唯命是從的神氣。他把冰棍箱子抱起來往摩托車的後架上捆綁,連連應著: “廠長你放心,這點小事我還能辦差錯了?”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