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賁:毛主席贈芒果的一種解讀(4)

從公共領域的政治角度看,這是一種根本無法解釋的極端政治愚昧。但從隱私領域的親子倫理來看,那又是再自然不過的人倫之情了。家庭親子關系中,不只中國講究“父為子隱,子為父隱”,西方人亦不在法庭上傳喚直接親屬提供犯罪證據。以“隱”對待親子關系,私域價值連接(不是替代)公域價值的邏輯是,親子關系中隱過不是要人違背社會正義,沆瀣一氣,而是要人分辨父子間有更為根本的信托關系。若是守不住這個根本的信托,哪裏還談得上一個人基本的正直?一個不正直的人又如何能堅持更大的社會正義?孟子說,“父子不相責善,”意思是,父母與子女之間,不能以完善的道德行為來相互要求。如果這麽做,在一方做不到時,難道要斷絕父母子女的自然關系不成?在朋友、同事關系間可以“道不同,不相為謀,”在親子關系中卻行不通。

 在革命行為中,由於公域價值和私域價值的混淆,人際關系出現錯亂的情形。明明是父子,卻要“道不同,不相為謀”。於是親人間相互監督,相互揭發,分清敵我,出現了無數政治離婚、劃清界限、甚至斷絕親子關系的人倫悲劇。另一方面,明明不是親子關系,卻又不能“道不同,不相為謀。”同黨之人雖然彼此鬥得你死我活,恨得咬牙切齒,卻仍然不能不是“革命同志”。他們既不能分道揚鑣,又不能就此散夥。為了“革命團結”,就是把你滅了,也不能讓你就這麽走了。由於不能相互擺脫,革命家庭成為薩特在《沒有出路》一劇中所描繪的那種“他人即地獄”的關系。

 

 二、不可讓渡的禮物和不可讓渡的權力

 

 “禮物之靈”(“豪”,hau)是莫斯《論禮物》的核心概念。1980年代這個概念在人類學對禮物的討論中再次被激活。人類學家們不再沿用莫斯原來對“豪”的解釋,而用不可讓渡(“inalienability”)這個概念來解釋贈與者和接受者之間的一種心靈和非功利關系,淡化禮物研究先前強調的那種經濟理性“互惠”模式。

 最不可讓渡的是神的禮物。當禮物被神聖化的時候,它也就獲得了一種宗教特性。神聖的禮物與世俗的禮物是有區別的。一個是神的賜予,另一個是親朋關系或商業交換的混合行為。神聖化的禮物在基督教傳統中來自“上帝”,在非基督教的中國傳統中則來自“上蒼”或“上天”。這是一種起源性質的賜予(original endowment),一種至高的“恩寵”或者“恩惠”。“恩寵”之所以至高至大,是因為它普及眾生,大慈大悲,完全不求回報,所以也無以回報。一切其它形式的禮物,包括親朋之間、陌生人之間或者個人與群體之間的禮物,都因為從“原初禮物”獲得意義,這才涉及不求回報的“愛”和“贈與”。

 在基督教傳統中,神聖禮物與“犧牲”和“得救”聯系在一起。出於這種聯系,“無回報的禮物變成從束縛下得到解放,……放棄世俗的自我,贖罪,因此成為一種解救。”因此,最高的博愛是模仿上帝的愛,以犧牲自己來拯救他人。神聖禮物為神治世界提供了合法性,這種宰制要求把“現世”與“來世”區隔開來,“不斷地貶抑現世(contemptus mundi),導致一種滅人欲的制度,用世俗的禁欲苦行,來表現(自己)那種博愛的禮物。”

 中國雖然是非基督教國家,但在中國,“為革命而貢獻一切”和“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這樣的口號包含著與基督教相似的禮物邏輯。革命被神秘化和神聖化為一種超然至上的目的。革命一方面被神聖化,另一方面又被庸俗化,變成殘酷迫害異己的工具。神聖化和庸俗化看上去相互矛盾,其實互為表裏。以宗教名義(基督教、伊斯蘭教)進行的迫害殘忍酷烈,它的極端殘忍和酷烈必須從神那裏獲得正當性,才能在人間獲得合法性。而且,暴力一旦以神的名義進行,就必須進行到極致,否則不足以表現神的威嚴和人必須對神奉獻的極度虔誠。

 在神聖化的革命意識形態中,現世也是與來世區隔開來的。活在現世中的人們雖然很少會設想革命的終極境界(“共產主義”)能在他們的有生之年實現,但卻仍然有人相信它必然會在未來實現。這種“信仰”是革命教義最核心的部分。沒有它,革命便會失去它的終結合理性(teleological goal)。革命代理人(政黨、領袖、幹部)就會失去他們的歷史先進性和政治合法性。

 參加革命便是自動接受為革命奉獻自己的義務,如吳運鐸的《把一切獻給黨》。這種義務和對神的義務在性質上並沒有什麽不同。這種義務是終身的,無條件的。革命者心甘情願地接受它的束縛。革命者履行義務雖說是“自覺自願”,但卻受到“組織”的嚴格管督。革命意識形態和組織設立的“革命模範”是這樣的人,他把自己當作不求回報的禮物,無條件地奉獻給至上的革命。他放棄世俗的自我,在高尚的革命境界中得到贖救。如果他模仿並體現無私的愛,為拯救他人而犧牲自己,那麽他就會成為永垂不朽的烈士。他一方面極度自我提升,另一方面又極度自我貶抑。提升的是精神,貶抑的是人欲。如果能這樣,即使他以平凡的方式死去(如雷鋒),他仍然可以有“禮物”的價值,因為他為一切他人提供了榜樣。

 神聖的禮物是一種絕對“至上而下的禮物”。在基督教裏,上帝給人以生命的禮物,人無以充分報答,必須永遠感恩。在革命教義中,這種神聖的“大禮物”就是所謂的“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領袖旨意成為一種神聖禮物,它為世人著想,恩澤普世,深刻得世人難以參透。所以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無條件地執行,這本身就是一種對恩澤的“報答”。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